首页 露滴牡丹开 下章
第05章
老天爷,这也太戏剧化了吧?无论名字与期都完全吻合,加上照片上私处的生理特徵,无不证实了那天和我两度春风的‮子婊‬确实就是我多年好友的老婆。

 哎,天意弄人,只能慨叹这世界真细小。

 我继续看下去,当看到一辑3P的组图时,我又一次被德杰雷到了。那是他们夫与一个我不认识的单男在某酒店房间做的照片,有些是固定了相机自拍的,三人都有入镜,但大多数是德杰手持相机以各个角度拍下他老婆与单男做的情景。画面中的牡丹无比,口样样皆能,而且挥洒自如,毫不怯场,加上德杰高超的摄影技巧,竟然将靡的场面处理得像艺术照。

 另外一组是在KTV里拍的,单男又是另一人,这次德杰完全没有上镜,只是负责拍摄。可能是由于场地限制吧,牡丹和单男都没有光衣服,只有口的画面,最后是牡丹帮单男打,直到他高时把到杯子里。

 见我看得津津有味,德杰竟然邀请我也帮他客串一辑,他说:“小雨,一直以来我想拍套“爱十二式』,可是物不到合适人选,自己上镜又很难取得好角度,如果你肯帮我这个忙,真是感激不尽。我知道你没有过女朋友,缺乏经验,但不用担心,到时我有本外国画册给你参照,而且我从旁指导你怎样摆姿势,相信定能收到预期效果。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试试?”我心里偷乐:“哈,没有女朋友不等于没有经验,恐怕你做梦也想不到,我道别‮男处‬还是由你老婆开苞的呢!』可是嘴里却装作犹豫的说:“嗯,我这方面倒是没有问题,谁叫我俩是十多年的好哥们呢!但嫂子她…”一见我皱起眉头,德杰赶忙向我打包票:“行,你嫂子的思想工作由我做,只要你肯帮兄弟圆了这个心愿,保证有意外惊喜给你作为回报。”这么多年的相处,德杰一翘起尾巴我就知道他想干嘛,拍什么爱招式只是藉口而已,实质上是要拉我下水玩3P,好足他的慾。可是我一直梦想能再次与牡丹邂逅及做的绮念今天居然意外来临,又怎么会错过这个大好机会?

 虽然对象是哥们的老婆,但这场易是你情我愿,他多戴一顶绿帽、我多干一次美,兄弟俩各取所需,最终仍是双赢局面,于是我点头答应。

 德杰见游说成功,自是喜形于,拿起啤酒跟我碰罐,两人一饮而尽。接下来我们一边剥着花生、喝着啤酒,一边继续欣赏牡丹的体照,德杰毫无顾忌地对着萤幕指指点点,说他老婆的子多大多柔软,小多紧多润,却殊不知我早已统统尝试过了,还在他老婆的里放了两炮,呵呵,我们现在不但是相识多年的铁哥们,而且还是同的襟兄弟。

 忽然外面玄关传来开门声,原来嫂子逛街回来了。牡丹一进门就来到书房:

 “老公,我回来了…”骤然见到我跟德杰坐在电脑前,萤幕上是她纤毫毕现的户大特写,顿时住了口,脸一红,转身跑回他们的卧室去了。

 德杰拍拍我的大腿:“刚好,我去跟你嫂子说说,你继续看。”说完向我做了个OK的手势,连忙颠的也跟了过去。

 过了会,德杰领着牡丹过来,向我们两个作介绍:“这是小雨,和我自小玩到大的死,以前向你提到过的。这是牡丹,我老婆。”我们互相微笑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我当然认出她就是两个月前吃掉我童子女,可奇怪的是她彷佛记不起我这个嫖客,居然一点讶异的表情也没有。

 细心想想其实也有道理,我只记一个人当然印象深刻,可她要记住每一个客人就不容易了,就有如旅行团的导游,当时团里的每一个人他都叫得出姓氏,但是再带多几团人之后,即使在路上碰到以前的团员也认不出来。

 牡丹用手扇了扇风,向我和德杰说:“唉,外面热死了,只逛了一个圈就满身是汗。不好意思,小雨,你先坐坐,我去冲个凉。”说完,转身扭着她那丰股向浴室走去。

 德杰一副有成竹的样子,敢情他刚才已经在卧室里说服了牡丹,此刻只是按照他的剧本演下去而已。我也乐得坐享其成,装作若无其事的跟德杰继续海侃闲聊,其实我心里也没个谱,莫说当着哥们的眼前搞他老婆,就是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和女人做也是头一遭,只觉紧张得连手心都冒出汗来。

 德杰观言察,自然感觉得出我心绪不宁,顺水推舟的提议道:“天气也真的太热了,卧房里有开空调,不如我们转移阵地,过去那边再续摊?”我打蛇随上:“也好,不过会否太打扰了?”说着已经拿起啤酒、零食,站起身来。

 进入主卧,德杰开了对面墙壁上的晶大电视,招呼我坐在沿,一面从抽屉里拿出一大迭A片DVD让我挑选,一面拉上窗帘,我心说怎么搞到好像我在香港被你老婆破处那天租的时钟房?双眼却是在影碟封套上浏览,发现这家伙收藏的几乎清一全是多P群系列,于是随便拣了一片让他播放出来。

 电视上还在播着字幕,牡丹已经洗好澡回来,我一瞪马上鼻孔一热,只见她换上了一套鹅黄的透明睡袍,内里完全真空,就像那透过淋浴间玻璃看到的景像一模一样,上面两个红色的圆形、下面一块澹黑的倒三角,前两颗颤颤巍巍的大子随着走动而上下抛晃,我顿时感到一股热气向下冲去,巴开始有点抬头向美女致敬的迹像。

 经过德杰先前的斡旋,三人已经有了默契,牡丹向我瞟了眼,微微一笑,挪到上坐下,德杰靠过去抱着她,两人开始接吻。我在旁边略显尴尬的看着,正思忖着什么时候加入,就见德杰右手揪住牡丹睡袍的下摆徐徐向上掀去。首先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双修长的美腿,然后是洁白如霜的大腿,再来就是女人最神秘的私处,由于牡丹只在上有一小撮稀疏的,加上她‮腿双‬稍微张开,两片粉红色的小已经出在光滑的户外清晰可见。

 德杰就这样把他老婆的睡袍掀至小腹,让牡丹两腿间的风光完全暴在我眼前,左手搂住牡丹的头仍在热情地亲吻着,右手则伸进睡袍里把玩起一对豪

 他们两人早有群经验,我却是个3P新手,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参与,只觉巴越来越硬,可是又不得要领。

 终于还是德杰老到,把有点僵的局面纳回正轨,他扭头看了眼我裆前那座高高的帐篷,会心一笑,指了指浴室:“你先去洗个澡,回来换你接手。”立刻扫除了三人的隔膜,也让我的忐忑心情得到适当缓冲。

 洗完澡出来,他们两个已经身无寸缕,牡丹仰面躺在上,德杰蹲在她脑袋旁一手握着巴让她做口,一手伸到她‮腿双‬中抠着小,房间中弥漫着一片暧昧的气氛。见我下身还围着浴巾,德杰摇摇头,示意我向他们看齐,并指指牡丹头部的另一边,意思是要我也蹲过去,让他老婆为我们俩热身。

 第一次跟另一个男人一起翘着巴同室戈,我一时还不太适应,忸忸怩怩的解掉浴巾,像德杰一样握着起的具靠到牡丹嘴边去。没想才一械,他们两人竟同时一怔!

 德杰怔的是我的巴尺寸,比他的居然长了一个头,但随即又面欣喜之,笑道:“我果然没有找错人,你这神器具备了男人硬直长三大优点,拍“爱十二式』一定效果甚佳。哈,小雨,这么多年来我竟然没发现你身怀巨物,真是失觉。等下你一定要尽量发挥自己的长处,把我老婆搞得舒舒服服。”而牡丹怔的也是我的巴尺寸,不过这似乎唤回了她的记忆。她望望我,像在脑海中搜寻零碎的片段,又望望我的巴,忽然好像记起了什么似的盯着我的脸好一会,才失声而出:“你是…”我向她眨眨眼,牡丹马上会意的住了口,却是换而一口把我的巴含进嘴里去,快速的吐起来。

 我一面惬意地享受着牡丹的舌服务,一面伸手捞过她一只巨,又又捏的把玩起来。德杰见他老婆只顾为我口,无暇兼顾他的小弟弟,而且两人已经放开心情,开始融入互动的寻乐中,他脸上顿时展出一副完成大业的神情,高兴的对我们说:“那你们俩先酝酿一下情绪,我去准备摄影器材。”见老公过了隔壁书房,牡丹才吐出我的巴,把她心里奇怪怎么香港的一个嫖客居然会是她老公十几年的铁哥们、我又怎么会从广州跑到香港去等等的疑问一股脑的抖出来。  M.uyIxS.cOM
上章 露滴牡丹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