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露滴牡丹开 下章
第07章
我感到关逐渐松弛、丹田下,已到了发的临界点,要是爱第二式都没拍完就缴械,那可就糗大了,于是赶紧提气凝神,心里默念着九因歌:“四一如四,四二如八,四三一十二…”以此分散注意力,抒缓一下沸腾的心绪。

 正在苦苦与意较着劲,恰好这时德杰让我们转换第四种体位,牡丹抬出,我才松了一口大气,可是巴已经硬得在一跳一跳的,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发炮了,好险!我假藉说要擦擦大腿内侧的水,故意又拖延了两分钟,这才稍稍把的冲动强下去。

 这次牡丹背对着我坐到仍然一柱擎天的上,我双手揽住她抱到怀里,两人形成我贴她背的亲密状,就像一对情侣在沙发上搂着一起看电视的模样,这个体位活动空间很少,正好让我慢慢把慾火平复下来。这姿势德杰拍不到合部位的特写镜头,只好草草拍了几张全身照就要我们变换下一个招式。

 接下来是“隔山取火”这就好办了,由这体位演变成狗式十分容易,只要把牡丹往前推,让她翘高股趴伏在上,我顺势跪在她后面即可。整个过程相当连贯顺畅,甚至我的部由始至终都紧贴着牡丹的股,连巴都没离开过她的道,一直维持着楔合的状态。

 德杰也知道这姿势最能突显出他老婆那个妙髓,所以一早就已经站在我身边把镜头对准两具器官的交接部位。我双手扶着牡丹桃般的丰股,巴先深深入至没,然后再慢慢往外,这时“重门迭户”的特色一丝不漏的尽显眼前,只见长的茎缓缓拔出,粉红色的内也跟随着被拖翻出来,形成一圈薄膜包围在部,皮上的水反着晶莹的亮光,紧紧箍在我的茎干上,彷佛本来就是包皮的一部份。

 青筋冒凸的紫红色慢慢退出,又慢慢入,一次次没入雪白的翘间,户内里的芽及瓣也配合着动作一次次的外翻、陷入,与在道中做着活运动的入侵者进行顽强的拉锯战。德杰兴奋得无以复加,一只手拿着相机在“卡嚓、卡嚓”拍摄,一只手握着自己的巴疯狂动,他那乐极忘形的反应,比我还要沉醉其中。

 亢奋期逐渐过去后,巴没有那么感了,而且这姿势由我掌握主动权,快慢深浅可随意控制,我慢慢地出来,直到膜由部褪到仅仅包住头才勐地一下重新全尽。看着牡丹的得不断内外翻卷,我也惊讶自己变得如此饶勇善战,于是保持着这样的节奏深入长出,直干得下“啪啪”作响。

 牡丹可能也很喜欢这后入式,一边“啊…啊…”的发出妖媚蚀骨的叫声,一边忘形地扭动凑我的送,全身肌肤都泛着一种情慾的粉红色,前两只下垂的大不停前后摇曳,尽情享受男女爱带给她的愉,道分泌的水已经被磨擦成无数小泡的白沫,煳满在我的巴及不断开开合合的上,散发出一股催情的腥臊味。

 此情此景下德杰已经无心再拍照了,乾脆丢下相机加入我们的行列,他握着自己被得硬梆梆的巴举到牡丹面前,正张嘴叫的牡丹想也不想就马上把巴含进嘴里去,时而津津有味地,时而用舌头上上下下舐。

 一时间小小的卧室顷刻变成无边的爱乐园,正上演着一出色香味俱全的活宫,三个浑身赤的年轻体在进行盘肠大战,中间一个曲线玲珑的女人地摇摆首,让两巨炮以反覆贯穿的方式在前后两端的内肆,空气中“唔…唔…”的口声、“啪啪…”的体撞击声、“嗯…嗯…”的呻声,溷合着飘散在房中的水味,织成一幅极其靡的画面。

 牡丹的美真不愧是名器,内里瓣层迭不在说,就是道也紧窄得可以,尽管以前经过几度男友的开发,我起来依然觉得像在走羊肠小径,牡丹动情起来甚至还会一缩一夹的挤茎,让人舒服得乐不思蜀。虽然这是我第二次与女人,无从比较,但相信与人们口中所说的为‮女处‬开苞的感觉大体相似。

 无师自通的我越干越纯,不知不觉中开始逐渐加速,壮硕的具无论热量和硬度都达到空前,每一下都势如破竹的直到底,头蜻蜓点水似的与子口亲吻一下便又撤退,到了道口复又重游旧地,再次深入腹地探访幽谷源头。

 干得起我索揪起牡丹‮腿双‬,左右分开夹在腋下,变成另一招式“老汉推车”牡丹冷不防有此变故,一下栽前整个人埋在德杰间,无意中替她老公来了下深喉。接下来我每向前捅一下,德杰的巴就享受一下深喉服务,得他情不自的向我竖起大拇指,赞扬我想出这样能使三人互动的好点子。

 男人是种奇怪的动物,前像只勐虎,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可是一旦小弟弟把那口痰吐了出来,那就什么动力都没有了。可能德杰此刻已被牡丹口到忘乎所以,加上现场情气氛的极度刺,快要忍不住要了,于是不敢恋栈,匆匆结束这场三人行,翻身拿起相机继续今天的作业。

 在德杰的摆布下,这次招式换成“月兔舂药”首先牡丹仰面躺在上,我凑前抬起她‮腿双‬分别搁上两肩,然后上身俯前下,牡丹顿时身体折曲、股悬空离户向上掰开彷若一张嗷嗷哺的饥饿小嘴,水充盈的口正对着我起得犹如铁具,被出卖了的而出,卜卜的吹弹可破。

 我‮腿双‬后撑,将全身力量集中在干,挪一挪部调整好头方向,待位置对准后,股勐然向下用力一沉“噗”一声全尽没,水也“嗤”一声飞溅四散。牡丹起的小硬吃了这一记闷“喔…”的叫出声来,道连续收缩了好几下,彷佛要箍住这巨物不让它离开。

 这招式我在破处当已经使用过了,巧妙之处在于巴每次以垂直角度打桩般下时,牡丹的部也因为我身体起伏而跟随着上下送,就彷佛股下面有一个软垫,顺着巴的来势向上反弹,结果造成两具器官勐力对碰“啪啪”连声之馀,更是撞得水花四溅,极具声之娱。

 我一面在牡丹的道中如捣蒜般直上直下使劲捅,一面以她‮腿双‬支撑上身重量,腾出双手抓着她的玉,不到三十个来回便把牡丹得面色涨红、俏目含,一声声高低抑扬的叫纶音如仙乐一样飘出口中:“啊…小雨你真厉害…哎哟…干得好深…又撞到人家那儿了…喔…喔…再来…”反光板把我们媾的影子投在旁边的墙上,看上去牡丹高翘在我脖子两边的纤脚果然像是一对兔子耳朵,而我弓着身体的动作又真像月中广寒宫的仙兔正一下一下的用木杵在舂药,臼中的药不断满溢出外,以至牡丹股下面浸润了好大一片,得像

 德杰对这刺战场面自然没有闲着,围绕着我们俩不停拍摄,又蹲又站又趴,一会拍全身、一会拍特写,誓要将任何精彩细节都捕捉下来,甚至趴在我后面从间拍下我的巴如何桩入他老婆体内的过程,尤其是拔出那一刹,户内的皮紧紧包住被拖扯出外而掀翻的镜头弥足珍贵,绝对不肯错过。

 此刻我和牡丹已经把全副身心投入在憩畅的灵慾交流中,什么哥们、什么老公、什么摆姿势拍照,全都抛诸脑后,只顾尽情享受目前这一刻,进行一场真正的,所有神经触觉都集中在一凹一凸两具生殖器互相磨擦产生的快里,然后把这些快积聚起来进行一次震撼人心的大爆炸。

 在我们疯狂做的感染下,德杰又再受不了了“呼…呼…”的着热气,一把搁下相机,提着硬巴就匆匆进牡丹正在张口叫的嘴里去。我让出一个房给德杰把玩,专攻一颗已经大得如红枣的头,捏住它用拇指揩擦腺分泌孔,偶尔又拧拧,当然下身仍不消停地继续桩捣,直把牡丹折腾得含住她老公的巴勐,以此来抗衡身体各处传来的强烈刺

 忽然我想起上次把牡丹推向高的绝招,于是把扶着她小腿的手悄悄拐到下面,拇指先在股沟中沾沾她的水,然后在门四周慢慢兜圈涂抹一遍,趁‮花菊‬被挑逗得一开一合的时候倏地入,顿时挤入了半个指节,牡丹“唔…”的一声,本来眯起的杏眼忽地睁大,接着全身绷紧,道开始发出搐。  M.uyIxS.cOM
上章 露滴牡丹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