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露滴牡丹开 下章
第09章
我双手托着牡丹的股,一把将她抱起来,在客厅里绕圈踱步,边走边干。

 这招叫“龙舟挂鼓”台湾那边又叫“火车便当”虽然有点吃力,但是利用女方的重量自由落体来巴,却又另有一番风味,而且每次她堕下时都全套入,可以得很深,加上入的角度令蒂不断被我的磨擦,往往很快女方就能进入高。当然这只是从书上得来的知识,今天我终于能亲自实践一下了。

 德杰见状自然不会错失机会,三步并作两步跑去DVD那儿取回相机,追随在我们身边继续拍摄。牡丹对做真的很热衷,一旦全情投入,非把你的榨乾不可,今天遇上我这个血气方刚的单男,就犹如乾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两相对弈,不知鹿死谁手,不过就正合了德杰心意,找寻这一辑“爱十二式”的合格男主角竟然得来全不费工夫。

 在客厅中绕了几个圈,我也有点累了,恰好德杰示意我们到窗户那边做,于是我抱着牡丹走到窗前,将她的股搁在窗台上,双手抓着她两脚举高分开,刚好与道呈一直线,只要我前后摆动部,巴就能长驱直进,在道中顺畅地做起活动作。

 德杰见我不用多加指点就能融会贯通,不免又向我竖起大拇指,鼓励我想出更多新花样,使他这辑精心制作的影集内容更加丰富多彩。我报以一个会意的微笑后继续向他老婆的部疯狂进攻,一直到窗台上留下一大滩水才逐渐减慢速度,重新把牡丹抱回身上,一边走着,一边寻觅新地方。

 透过玻璃窗看到对面楼宇的万家灯火,我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回头望向德杰朝阳台那边努努嘴,他马上心领神会,迈步超前打开阳台的门,然后让位给我走出去。窝在我怀里正沉醉在爱快中的牡丹忽然感到一阵凉意,才发觉已经处身在阳台外,虽然阳台没有亮灯,但这时如果对面的住户朝这边望过来,藉着客厅出来的灯光,穿过栏杆仍然可以看到我们这对赤的男女在做什么。

 牡丹慌乱的在我怀中稍微挣扎了几下,可是敌不过我巴的勐力捅,浑身又软了下来,乖乖的任我摆布了。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把牡丹放在阳台的洗衣机盖子上,抓住她两只脚踝左右分开,就当着几十户亮着灯的窗户前奋力起她来。牡丹压抑着声音“嗯…嗯…嗯…”的发出低哼,在这种半公开的场合当众宣,害怕与刺的心情一起袭上心头,道不其然的缩紧了。

 道的缩紧反而加大了器官的磨擦力,令快变得更加强烈,送了二十多下牡丹就被慾战胜了恐惧,心情一放松下来便什么也不顾了,双手扶在我部两侧前后推拉,竟然还助我一臂之力。

 德杰这时倚在阳台门边向我们拍摄“卡嚓!”一道强光同步闪亮,突然的变化令我也大吃一惊,看来是阳台光线太暗了,他改用了闪光灯。这下情况急转直下,闪光亮起的时候如同白昼,而且也会引起对面住户留意,此刻我们光的一丝不挂,就有如在无数人面前表演活宫,别说牡丹,连我都在犹豫是否要继续干下去。

 德杰捉狭的坏笑一下,做了个“安啦”的口型,把闪光灯关掉,原来客厅的灯光从他背后过来,其实是够光的,只不过他恶作剧故意捉弄我们。没想这段小曲却壮了我和牡丹的胆,经历过强光后倒觉得阳台很暗,也不再理会德杰搞什么鬼了,全副心情重新投入在媾中。

 只是在洗衣机上干,渐渐又觉得不够过瘾了,我忽发奇想,于是把牡丹拉起来,要她面对着万家灯火趴在栏杆上,翘起股让我从后面进去。新地方新姿势令牡丹又紧张得道收缩,强烈的器磨擦令刚才被德杰打断的高之旅又重新上路,我在后面一边动着巴,一边把双手穿过栏杆伸到前面握住牡丹两只拔的子肆意

 望着眼前一扇扇灯光明亮的窗户、冒着随时会被邻居窥看到的风险、挨受着后面大出出入入的弄,令牡丹暴体、红杏出墙、室外野合等等背德心理都得到足,水如缺堤般的蜂拥而出,离高越来越近了。

 在我双管齐下的冲击下,牡丹的头越来越硬,道越来越紧,不一会整个小搐起来,我知道她高到了,于是动作变得如狂风骤雨般密集,狠狠地入再快速出。牡丹浑身颤抖不已,顾不得是否会有人听见“啊…快…深一点…喔…喔…喔…好舒服…不要停…我要到了…嗯…”忘乎所以地发出叫。

 我收回玩房的双手,改为抱着她股借力,巴用尽全力向道深处进,头每一下都撞击到子口。这时牡丹全身一僵,叫声嘎然而止,变成由喉咙憋出的几声“呃…”一股温热的骤然在我的头上,暖暖的非常舒服,然后子口像有一股力勐地吻住整个头,把酥酥的感觉传递到头,再通过茎扩散到我身体里四面八方。

 我想不到牡丹这次高来得如此勐烈,猝不及防之下被那股酥麻感袭击得章法大,加上头被浇注,巴蓦地硬,并在道中跃动不已。我知道关已被攻陷,赶紧冲刺几下准备

 就在这骨节眼,牡丹突然股一扭甩我的巴,迅速转过身来在我前蹲下,我还没醒悟过来她已经一口把我的巴含进嘴里,一手部,一手着两颗卵蛋。德杰不知何时也凑到我们跟前拍摄,我“哦…”闷哼一声,双手紧紧抓住牡丹的脑袋,就在她老公、我哥们的眼前,在牡丹嘴里口爆了。

 直到我最后一滴在牡丹嘴里后,她才“咕噜…咕噜…”分几次咽下满口琼浆,然后,向我狐媚一笑,才站起身依偎在老公怀里。

 我迈着虚浮的脚步跟随他们从阳台回到卧室,立即摊躺在上,德杰把抱着的子也放在我身边,看着气吁吁、口急促起伏的我说:“累垮了吧?先歇歇,一会和牡丹去洗个澡就好了。太夜了,你回去不方便,今晚就在这睡吧!”说完就忙着捣鼓他的相机去了。

 德杰的弦外之音是今晚还有下半场,以我的精力应该是能支撑得住的,恭敬不如从命,我笑笑,答应了下来。搂着牡丹在上躺了一会,便起身抱着她到卫生间洗个鸳鸯浴,互相络了以后,牡丹已经完全接受我这个单男融入在他们夫生活里,而且发现她对我越来越了,据她说,我是所有单男中得她最舒服的,巴也是所有跟她上过的男人中最大的,逗得我有点飘飘然。

 浴室里我们像一对新婚夫一样互相为对方涂沐浴、擦背,当然还会替彼此清洗生殖器,牡丹翻开我的包皮,细心洁净着头、茎上的秽迹,对这曾在她体内冲锋陷阵、带给她无限愉的人间凶器简直爱不释手。我的手也没有闲着,翻开她里的层层花瓣,把每一条皱褶都冲洗乾净,还将手指伸进里抠挖一番,趁机过过手足之慾。

 年轻就是好,尽管已经过两次在牡丹的把弄下又虎虎生威的翘起来,她嫣然一笑,低头又替我做了一次口,不过我为了留力应付今晚漫漫长夜兼且疲劳期尚未过,并没有,不过也实实在在享受了一场美人恩。洗完后这蹄子还撒娇要我抱着她撒了一泡,两人这才手牵手走回卧室去。

 上德杰已经赤条条的躺在那等我们回来,今晚他只顾着拍照,确实也憋得太久了,我把机会让给他们夫妇温存,拿过相机翻看着没看完的照片。牡丹和德杰头脚互对摆出69式口,女的一双柔荑分别茎、着卵袋,螓首上下磕动,檀嘴卖力地吐着;男的则用双手分开,舌尖犹如灵蛇吐信,在内上扫戳,浅淌溪谷、深叩花门,一时“啧啧”之声不绝于耳。  m.UyiXs.COM
上章 露滴牡丹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