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
第03回
我光着身子也觉得有点冷了,要不是在热炕上,我早就感冒了。所以我连忙摸黑的往娘那边爬去,我不敢用走的,一怕踩到人,二怕绊倒。由于娘是睡在最外边的,而我则习惯面对橱壁衣服,所以要爬着经过姐姐的地盘。姐姐们好像非常熟悉我这个打小就养成的习惯动作,都不约而同,好像例行公事似的,拍了拍我的股。

 经过了这么久,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但是外面是晚上,而且还没有月光,只能朦朦胧胧看到一个影子。看到最大的那个影子掀开被子向我招手,已经开始有点冷的我,忙加快动作,滚进了娘的被窝。

 “哇,好舒服,好暖哦。”我光溜溜的身体接触到被炕暖的被子,马上舒服的喊道。

 大家都只是笑了一下没有搭话,听嘶嘶嗦嗦的声音,不用想,就知道娘和姐姐开始起衣服来了。我非常清楚她们的习惯,爹爹不在家的时候,娘是在外面光才钻进被子。而爹爹在家时,娘是在被子里衣服的,不过好像都是爹爹帮娘的。而姐姐她们衣服就有点奇怪了,全都是躲在被窝里掉,然后把衣服整齐的摆在头。哪像我下后就随便扔,第二天起来一阵好找呢。

 不一会儿,我感觉到一股冷风进来,看来是娘掀开被子准备进来了。我不由侧转身朝姐姐那边挪动了一下,我怕娘不小心碰到我那些,这样不就被她知道了?这可是我的秘密啊。

 娘进来躺下后,发现由于我挪开了身子,搞得被子中间出现了入风的空隙,忙跟着挪动身子,贴了上来,并微微撑起身子,伸出一只手从我身上掠过,紧了紧我这边的被子。把被子整理的密实后,娘的那只手顺势把我抱住,然后娘的整个身躯都贴了上来。娘的这个动作,让她那高部,在我赤的背部磨擦了数次,然后就整个紧紧地贴在我的背部。

 娘的这个动作从小到大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以前我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也许那时我的小还没有变大也没有长,也许那时还没睡觉我就已经很困了,被娘抱在怀里只会更加快的入睡,哪里会想其他什么事。

 但是今天晚上特别早睡,我现在正精神的时候,哪能睡着,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被娘的部磨擦时,我居然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而且心中居然像有蚂蚁在那爬动一样,的有点难受。

 我不自在的扭动了一下股,可能我的扭动带起了风,娘移动了一下身体,把下体紧紧地贴了上来。

 我刚开始还没在意,继续扭动了一下,但是我突然感觉到娘的下面好像有一撮,这撮在我的扭动下,轻柔的搔着我的股。我立刻不动了,我在为自己悲哀,因为我以为女人才长,我现在长了也一定是女人。我一直以来都为自己是个男人而骄傲,现在知道自己是女人,那对我幼小的心灵是多么重大的打击呀。

 这时一直悄悄和二姐说着话,靠着我睡的大姐说话了:“娘,好挤呀。”

 娘拍了一下我的股,向大姐笑道:“狗儿这家伙不肯好好睡觉,老是动带起风,搞得我只好越挤越前了。”娘说完,把那只抱着我口的手往下一移,抱住了我的腹部,然后就这样抱拉着往后挪了几下。

 回到原来的位置后,娘又起身整理我这边的被角,我突然觉得被娘的部,和她下体的那撮磨得我心里的蚂蚁越来越多,但是很奇怪,虽然很难受,但是却很想继续感受这样的感觉。

 当娘整理好被子再次抱住我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小变大了,而且涨得很难受。我被这种反应吓呆了,我以为我生病了,正准备向娘亲诉说,但是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一害怕,小就变小了,那涨的感觉也没有了。

 我刚舒了口气,娘的手突然再次移到我的腹部,把我整个人往她的怀里挤,而且这次轮到娘动起来了,她的下体贴着我的股,缓慢的上下磨擦着。我的小又被那撮的瘙搞的再次变大,原来还是垂着头的,现在居然高高的翘起。

 娘抱住我腹部的那只手,原本只是轻轻的在我肚脐边,缓缓的移动着。不过感觉到娘越移越低,而我的小居然在这样的动作下,涨得更加厉害了。

 不过娘的手在摸到我的那些时,她的动作突然停止了,因为她的手掌不但摸到了我的,也碰到了我那高高翘起的小

 娘的手好像迟疑了一下,但是她很快继续抚摸着我那些,不过却故意不去碰触我那高巴。而且娘的嘴轻轻的贴在我的耳边,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但却搞得我心头更了。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娘那滑的手指在我的背部写着字,这是很早以前娘为了教我认字,而想出来的一个游戏教学。以我四年级的程度,立刻就认出娘写的是“长大了”这三个字。

 我虽然认出了字,但是非常不解,是说我长出长大了呢?还是我巴翘起来长大了呢?我想到这,忙转过身来,娘不知道为什么,在发现我想转身的时候就先一步转过身去了。我那翘起来的巴立刻顶到了娘的股,我只觉得这样很舒服,当然也发现娘的身子在颤抖着。

 我没有太过在意,看到娘把背部向着我,以为娘也要我在她背部写字让她辨认呢。反正我刚好有问题要问,就开始在娘光滑的背部写起字来。不过娘突然变得很奇怪,身躯开始躲闪着我的手指。

 我老早就知道娘怕,看到娘的动作知道她很了。我突然玩心大起,开始轻轻的抚摸着娘的背部、部、等等她怕的地方。娘的身子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但是很奇怪,以前我搔娘的时候,娘早就笑得透不过气来。但是现在她不但不出声,而且还尽力不让自己大幅度扭动,并且开始往墙角退缩,娘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我一边往前挤去,一边用双手搔着娘的,突然我想起刚才娘摸我腹部那些的时候,我心头得不得了,看来只有用这招娘才会像以前一样的求饶。于是我的手开始摸向了娘的腹部。可是这个时候,一直没有理会我的娘,用手抓住了我已经抱住娘的的双手。我挣扎了一下,娘却更加用力地抓住我,让我动弹不得。

 我急了,想叫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不愿让两个姐姐知道我和娘这么亲热。也许以前爹和娘特别溺爱我的时候,我都不会再姐姐面前向爹娘撒娇,可能是怕姐姐们吃味吧。

 于是我决定自己想办法解救自己的双手,我正在想办法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我的巴正猛烈的跳动着,原来娘把股缩开了一点,让我的巴不能顶住娘的股。我突然想到娘好像很害怕我这用来的小,从刚才起娘都在躲着它。

 我知道我找到解救双手的方法了,我的双手环抱着娘的细,虽然我没有力气把她拉过来,但是我却能把自己拉过去啊。我双手股一起用力,我那猛烈跳动的巴终于再次碰到了娘的股。

 娘的身躯果然如我想象中的一样震动了一下,接着她立刻挪动股,往外移去,当然是非常缓慢的,看来她也不想给那两个只顾着聊天的姐姐知道我们在玩呢。我当然也非常配合的,缓慢前进。就这样<东北大炕>
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