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
第05回
这以后我常常幻想娘的身体,回忆娘下面两腿间那一片黑茸茸的。不知道女人的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呀?从此我就喜欢往娘的怀里钻,表面上是撒骄,其实是吃娘的豆腐。当然娘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并不介意。

 一天,娘和我去赶集,回来时要爬一个大坡,天时,娘头上不停地冒出汗珠,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透了一大片,汗渍使得她的衣服贴在了身上,前的子更是被衣服紧紧地包住在那里。我们这里的风俗凡是女人一经结婚,原来的姑娘保守防线就完全不需要了,结过婚的女人可以做当姑娘时不敢做的许多事情,象在这么热的天气里,村里的姑娘们还穿裹着厚厚的衣服,而结过婚的女人就没有了这样的约束,她们可以任意地光着上身不穿上衣。“这天真热!”说完太热的话后,娘就把身上被汗水透的褂子解开,两只汗淋淋鼓鼓的大白子象球一样从衣服的约束下解放了出来。

 虽然已是三个孩子们的母亲,它们十分丰也极富弹,两个滚圆的子随着娘走动的上下左右来回动着,它们就象生在女人前两个活蹦跳的球,这情景令我不住眼花缭,我的裆下也开始有了变化,自己感觉到原先还安份的巴,已经一跳一跳不太老实地慢慢向上翘了起来。

 在经过一片小树林,娘了,让我帮助把风,背对着我子就蹲下去。娘大概是已经被憋得很久了,她一蹲下去我便马上就听到一阵极有刺湍急的声音,而且我还看到黄水把她前面的泥地打起一片花。娘是背对着我蹲下去小便的,由于她刚才已经解开了上衣,现在因为小便又解下了子,所以我从后面清楚地看到了一个的女人,尤其是她那肥肥白白的圆股,还有股沟里面的一簇,全都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第一次见到女人身上的这些隐密,在条件的反下,我的巴立即猛地硬了起来。

 娘蹲在那里没有回头地对我说:“狗儿,你也憋得够戗了吧?你也方便一下吧。”娘这时已经完了,农村女人不象城里女人完要擦什么股,她把股翘得高高地使劲地上下抖动着,好把沾在上和股上的水甩掉。

 张开双腿在自己面前几步远地方小便的娘,当她用高高翘起股上下摆动的姿势甩掉水的时候,女人部的一切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在那条深里,我看到了女人紫红色的眼和被黑包围着的,她的两片张开呈现着人的褐红色,以及股上还沾着点点,浅黄在女人不断的甩动下,纷纷落了下来,象颗颗闪亮的明珠。看着娘最隐密的地方,这使我的表情变得迟纯起来,当时我的眼睛已经变得发直,它们一动不动地死死盯在了女人那个叫作的东西上面。

 站在娘的身后,我没有转过身去,掏出自己的小了起来,虽然自己也在小便,但双眼却一直紧紧地盯着娘的股没有分神,以致最后的一点竞落到了自己的脚和鞋上我都没有察觉。

 “狗儿,看你真是个呆子像,看女人看得眼睛都直了,娘就那么值得你看吗?”娘回过头看着我的傻样说。我红着脸又羞又窘说不出一句话。

 一天,大姐和二姐去姨妈家作客,家里只剩下娘和我两人,我心里很高兴。自从那夜我的小顶过娘的股之后,第二天晚上,娘已对我开放了双峰高地,我的手可以自由自在地抚摸娘的子,捏挤娘的头。看完电视,我关好门,光衣服先进到被窝,娘关了灯,在黑暗中了衣服,掀起被子,在我身边躺下,并微微撑起身子,伸出一只手从我身上掠过,紧了紧我这边的被子。把被子整理的密实后,娘的那只手顺势把我抱住,然后娘的整个身子都贴了上来。娘的这个动作,让她那高部,在我赤的背部摩擦了数次,然后就整个紧紧地贴在我的背部。我想转过身去摸一摸顶着脊背,娘不让。娘一手捆住我的双手,另一只手却在我的身上抚摸,从部顺势往下,滑进我的腹部,梳理我不多的,握住我自然起的小,上下套动着。之后娘转过身去,背对着我。我会意地转过身,往娘身边挪了挪,我那翘起来的巴立刻顶到了娘的股,发现娘的身子在颤抖着。我用手抚摸着娘肥的大股,娘弯曲着右腿,牵引着我的手,去抚摸娘娘两腿间的部位,在那神秘的丛中间我的手触到了一个温热的鼓鼓的丘,那应该就是我那天看到的了,触手处只感觉的,粘粘的,我的心砰砰直跳,胡乱的在那丘上摸起来。十来岁的我那时还不懂得怎么用手来玩女人的那个东西,手指只是在那里情的摸索。娘在我的摸下呼吸逐渐急促起来。我的手指后来终于完全是盲目地进入了那肥沟里,娘那两片在我的手指边向两边翻开“啊!”我听到从娘嘴里发出了声音,我的两手指入了一个热粘滑的所在,那里好像有一个神秘的。象一个小男孩在玩一个新奇的玩具,我的手指在那“”里好奇的抠着。

 “嗯…嗯…”娘在我的抠下呼吸好像越来越急促。

 那似乎深不见底,四周的壁粘滑粘滑的,有的地方好像有着微微的凸起。我不自觉的在里面起手指。

 “狗儿…狗儿…”娘嘴里喃喃的低声叫着,她忽然转过身来,变成脸对着我,黑暗中,我仿佛也瞧见了娘晕红的脸。

 “要死啊狗儿你!”娘说,鼻腔里出的热气吹拂着我的脸,娘抱紧了我小小的身子,嘴贴着我的耳边“除了你爹,娘这里还是第一次让别的男人。”

 我的手被娘的两腿紧紧夹着。

 “狗儿,别了,娘受不了了。”娘的声音软软的。

 “娘!”正在兴头上的我急了。

 “我是你亲娘呢狗儿。”娘依旧夹着腿,手摸着我瘦小的股。

 “亲娘怎么了?”什么也还不懂的我完全是傻傻的问。

 娘呆了呆。

 “那娘让你的事你会告诉别人吗?”娘良久怔怔地问。

 黑暗中我摇摇头,头碰到了娘的下巴。

 “那,你爹呢?”娘又问。

 我一愣,再次坚决地摇着头。

 娘不再说话,黑暗中娘把我搂得更紧,而下面,娘松开了紧夹的腿。随着腿的分开娘再次息。

 我的手指再一次找到了那个“好玩”的,重新入的手指感觉到了里面的粘。我重新在里面送起手指…

 娘的部因为急促的息而砰砰的跳动似乎我都能听到。

 “嗯…嗯…”娘的嘴在我耳边很快发出了低低的呻

 我不知道娘为什么嘴里发出这样嗯嗯的声音,娘疼的吗?我边用手指“干”着娘那个心里边想。

 “嗯…啊。嗯…”娘的声音竟然越来越大起来,而我也感觉自己在里面抠着的两手指也越来越是粘,那里面好像有一种水儿慢慢地渗出来。

 “娘你疼吗?”我终于在娘嗯嗯的呻中停止了手指的送。

 <东北大炕>
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