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
第08回
我试着又入了第三手指…

 “嗯…啊…”娘息着,闭着眼睛,一只手却伸下去,抓住了我的手然后把它按到那上方那个小凸起上“这里…”娘说。

 我用左手摩擦起那个小点,右手还停留在那中。

 “啊…狗儿…”娘的头左右扭着低低地叫着。

 我兴致地不停地动着自己的手,娘的呻唤让我更加沉醉其中。

 “啊啊…嗯…啊…”娘不自觉的扭动着她的头,散开的长发披散下来,半遮着娘绯红的脸。

 手指极了,里面的水儿源源不断地出来…

 “不要了…狗儿…娘受不了了…”娘闭着眼睛低低的喊,她忽然挣开了眼,嘴紧咬着“干娘吧狗儿…”娘看着我说。

 听到了这话的我急慌慌地就要趴上去,娘却走下炕来,然后娘当着我的面转过身,双手扶着炕沿,上身伏了下去,向后面抬起了那肥白的圆

 乎乎的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从女人后面也可以干她,娘高抬的股下面,那黑丛丛的夹在两股之底处。

 看着抬着股等我的娘,我兴奋到了极点。

 我试着抱着女人的圆,我的身高正好不用弯,涨硬的巴正对着娘的股间,头处感觉到了那浓茂的丛与那温软的,试着捣了没几下,头就找到了之间那粘的进口,于是整巴一而入!

 “啊”伏着身子的娘失声的叫出来。

 这是我的小弟弟第三次光顾娘的这个了,与前两次相比,十来岁的我已有了一点经验,这次不用娘再暗试,巴刚进去我就迫不急待地起来。

 跨部随着我股的前后耸动轻快地一下下撞击着娘的肥

 娘伏着身子随着我一次次的而啊啊地低叫。

 头摩擦着里面滑热热地壁,小小的我得飞上了天!

 我双手搂着娘丰腴的股蛋儿,从后面狠着这个女人的

 “啊…嗯…啊啊…呀…”娘的身子更低的伏下去,大股更高地向后面抬起,屋子里响着娘消魂的呻。我感觉到自己那些刚长出来的儿被那些水儿浸了,粘在我的蛋包上,我起来后那些儿又粘着娘的大腿内侧,这使我有一些疼。

 我在娘的啊啊的轻叫声中搂着她的股猛了四五百下。

 女人被我得呻唤后来连成了一片,不清楚的人还以为这屋里有人受着酷刑的折磨。

 娘开始不自觉的主动向后面耸动起股来和我的送,她的长发从肩上滑下去,如一束人的黑瀑。娘啊啊的叫声不知不觉开始带着哭腔。

 瘦小的我搂着娘肥大的股象个机器人般重复着送的动作。

 这个把我生出来并养大了的女人最后竟被小小的我得失了神,叫声后来在哭腔中也走了调。

 我的在身子的颤栗中出来,巴深深地在那已成水的最深处,一股股“在那无底中。在的过程中娘的叫声嘎然而止,她整个伏着的身子仿佛一下子僵直了。

 等在那里面完全软缩并自己滑出来以后我才离开了娘的身子。

 娘也仿佛没了一点力气,整个人脸朝下趴在上,大股毫不羞在我面前。良久,娘才起了身,脸红红地光着股去炕头拿了一些卫生纸,然后当着我的面站在那里用纸仔细擦着两腿间漉漉的

 我仰躺在炕上,扯过被子盖着腿,看着这个刚被我过的女人。娘见我直勾勾的看脸更是红,啐了我一口,但没有遮掩自己的动作,仍咬着嘴勾着头擦拭着下身。

 等忙完了娘提上了子,然后娘回过头盯着我“小坏蛋还不快穿上子,小心你姐她们回来。”

 ------

 大姐二姐她们到了天快黑才回来,外面的雪仍很大,她们的衣服头发上落了厚厚的一层。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都把我急死了”娘心疼地上去帮着大姐二姐打着身上的雪。

 “雪太大了本来姨都不让我们回了是大姐硬让回来的。”二姐好像对大姐很不

 大姐没有说话,默默地让娘给她拍掉身上的落雪后就一个人进了自己屋里。

 二姐却回来很高兴,和娘说了一阵话后就和我打闹个没完。娘去厨房做饭去了,不一会我就听到了一阵人的饭香。

 “小弟你今天都干啥了?”二姐问我。

 我一呆“就是在家里呀”我说。

 “做作业没?”二姐问。二姐就这样,虽然比我大不了几岁,却比大姐还喜欢管我,也许她在学校当大队长管人管惯了吧。她的脾气和文静的大姐不同,泼辣的,也许年轻时娘也是这样吧。

 “做了”我骗她。“什么做了!”娘端着饭正好进来,白了我一眼“再说瞎话小心挨打!”

 “叫你姐吃饭”娘放下了饭锅吩咐我。

 我跑进隔壁大姐的房里,大姐正一个人躺在上,好像在想着什么。眼旁仿佛有泪光,见我进来慌忙擦了擦。我却一点没留意。

 整个吃饭过程中大姐也显得郁郁寡,但我们包括娘都没注意这些,因为平时大姐也不太爱说话,她太文静了。

 整个寒假就快过去了,在以后的这些天我和娘没有再那样过,因为大姐二姐都一直在家里。娘再三吩咐过我,只要姐她们在家,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那样的。我所做的只能每一天晚上和娘挤在一个被窝里的时候,在娘身子上用手来过过瘾。就是那样,娘也不太让了,因为娘告诉我我那样用手她让她很难受。所幸的是我那时真的还太小,那种望还远远不是很强烈,所以也没太觉得什么。

 快开学的时候姨夫来了,我只有一个姨,也只有这一个姨夫,所以见了他亲的,这可能是姨夫对我们确实很好的原因。姨家并不很远,只隔了一个村,我小时也经常住姨家的。

 姨夫四十来岁,和爸爸一样,在我们这里是一个很有办法的人。他过去经常出去闯世界,只是最近两年不出去了,估计是钱挣的差不多了,现在呆家里享清福。

 这是一个和爹一样强壮的男人,甚至更壮一些。但他表面上待人接物显得比爹要随和得多。见了我就笑,用手摸我的头还让我看他给我带来的一个掌上电子游戏机,我高兴坏了,我可早就想有一个这宝贝了。娘高兴中带着一些诧异地忙着给姨夫倒茶,也难怪娘奇怪,过去姨夫可很少来我家。我莫糊的从大人们口中知道,姨夫和我爹好像不太对脾气,谁也看不惯谁,所以很少登门。

 “我来也没什么事,就是狗儿他爸不在家,节也没回来,你姐不放心,让我过来看看有什么帮衬的不?”姨夫坐在炕沿上,边喝着茶边对我娘说。 <东北大炕>
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