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
第15回
大姐果然尽责的炊煮照顾我们的三餐,到晚上就寝时,因为省电咱家一向是不开灯的,娘又不在身边,大、二姐们怕黑,要求三人同挤在一炕上,我当然是求之不得,早早光衣后一溜烟的窜入被窝里,良久才听到我姐们衣上炕,但是她两人远远的睡在炕的一角,我呢睡了良久始终无法入睡,一面是自小我是都抱着我娘的身子睡觉惯了的,现在身旁少了我娘似乎没了安全感,另外当然是因为自我了解男、女人的事儿后,从来没与大、二姐同睡在炕上,鼻中不时传来一丝丝她们的体香,更是让我辗转无法入眠。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按耐不住,身体慢慢的移到炕的另外一边,并轻声叫道:大姐!大姐!,黑暗中靠近我的一边,大姐轻声嗯的一声!我兴奋的更靠近一些,脸几乎快触碰到她的身躯,在月中隐约可看见大姐长长秀发铺盖在枕头上,她的身子侧卧面向另外一边,所以我没法看见她的脸孔,在我的眼睛更适应屋内的光线后,我贴近大姐的耳边,轻声问道:大姐你近来好吗?

 不想我的这句话,惹得她抱着我痛哭道:狗子!我命好苦!

 泪水也不断滴在我得前,我只得轻轻的抱着她,并轻拍她的背脊安慰她道:大姐别哭,这不是你的错,一切都怪那禽兽般的姨夫,只是她仍不断的泣,我心里不觉感到心酸,并说大姐!我一定会替你报这个仇。

 等到大姐情绪渐缓和后,说道这件事情可不容易解释,其他人也不见得相信我说的话,而且姨夫在当地算是一个有办法的人,可能推说是我引他或是根本不认帐,我虽然很不服气,但心里却认为大姐说的是实情,只得恨恨道:难道就这么放过他吗?

 老实说此刻我也想不出好法子来,只是仍然轻拥着她,大姐也没把我推开,可能认为此刻只有我能保护她,或许因为经过情绪的发,大姐终于在我怀里睡着了,我也不知在什么时后昏昏睡去。

 次天明,二姐先醒来,怪声叫道:狗子!你怎么睡到这头来了,咦!你抱着大姐作什么?

 在二姐的连珠话中,大姐脸红得像透的蕃茄,急忙把我推开,眼睛却不敢抬起看我我和二姐,我心里暗叫一声,一学期不见大姐长得益发标致,活像个大美人,直到大姐推我才回神道:大姐你真漂亮!

 大姐不觉出笑容,二姐则噘嘴一付不以为然的模样。

 当然女人是小心眼的,就算是她的亲人,总还是会发酵起作用来。

 大姐见状也不以为意说道:狗子,你二姐才是个美人儿呢!

 你看她的身材长得多美,二姐这时才儿,高兴的笑了一场风波始告云消雾散。

 姨夫见上次我死保护我大姐,心中似已有警觉,就不再要咱姐弟等到他家作客,我也乐得成天找我那些狗鬼混,我大姐悬着紧崩着的一颗心,也慢慢放下了,除每张罗咱吃饭外,这时却用心的管着我,不可这样,那个不准,有时管得我狠了,我就是偏偏跟她唱反调,故意气她,看她鼓腮生气的模样,实在也是一大乐事,当然她自小锺爱疼我,我内心可像明镜般的清楚,经过那次我尽力保护她不受姨夫欺侮,她内心更是感激,对我的呵护可说到无微不致的地步,有时我故意气她说,你又不是我的媳妇儿,为何凡事管我,更逗得她脸红佯装生气的说,是娘离开时待,要我好好看管你狗子的,最后在我弯作躬下,才哄得她破涕微笑,自此我和我大姐的情感,又更深厚了一层。

 二姐自小个性较为刚硬独立,自有她自己过活排遣方式,只见她东村探望同学,西村拜访朋友,颇不寂默,一见她回来,脸颊红肿,手脚也有伤痕,只是问她,她什话也不说,我和大姐了解二姐个性,她想说时自然会告诉你,否则再怎么供,也是枉然,不告诉你。

 自那晚被二姐发现我拥着大姐睡觉之后,我有一长段时间,上就倒头睡觉,也就一夜无事,一天晚上咱姐弟三人,边看电视边胡天胡地聊些学校发生的趣事,可是一则新闻可把我大、二姐给吓死了,原来有一死囚从牢里逃了出来,四处窜,遍布警力缉拿不着,警方据其逃窜路线分析表示本村及相邻数个村落都可能是他藏匿或落脚的地方,大姐、二姐除要我关妥并一再巡视门窗外,并早早上,屋内电灯也破例开了个大明,我则夹在她俩中央好作照应保护,数后无事,戒心也就小了,电灯也如昔日那般被关上,可我睡下后,感觉大姐浑身发抖,向我身边靠来,边向我耳边轻声说,狗子我怕!

 我这时很自然将她的身揽着,说不怕有我在,这可是我俩在半个月前被二姐撞见后的第一回,只见大姐她将头靠入我的怀里,舒服的回揽着我,好像我是她唯一的依靠,就算我是柳下惠再世,此刻也不能自己,我那不听话的小弟弟,好像吹了气般不断鼓,且不住顶在我大姐身上,我大姐感到奇怪顺手一摸,抓在手上的是不住跳动的怒蛙,我大姐一愣,突然呀的一声慌忙放开!

 她的脸色因为没有灯光无法瞧见,但只须由她脸贴在我口的热烫以及不住大声息声中,就可知道她所受的惊吓程度,此刻我的嘴温柔的贴在她脸上,小声说道大姐我爱你,她听了之后也温顺的说,狗子!大姐自小都爱你呀,我的嘴一面轻沾她的樱,一面细声道姐我要你!

 我大姐身子不断打颤说:可狗子!咱是亲姐弟呀,我腻声说道我不管,我就是爱你,大姐或许想到自己得身子及名节,早让那可恨的姨夫给毁了,尔后想来也是嫁不得人了,想到伤心之处,那泪水不住的滴了下来,我抱紧她,将她那脸上的泪水一一入口中,咸咸的,慢慢的我将嘴在她的嘴上,舌头也顶开她那紧闭的双,深深的进到她的口中不断打转,一会大姐的舌头也开始笨拙的回应,俩人舌头已像身子般在一起,我双手也开始在她那曼妙的身子上四处游动,一触一颤,可见大姐的身子十分感,探到她那堪盈握的双峰,我更兴奋的双手发力握紧,换来她那身子不断扭动,经我再用指尖轻捏她那细小的头,除了尖不断涨大变硬外,大姐再也忍不住张口轻声哦,我时而将她头轻轻动,时而轻咬拉扯,大姐几时见过这般阵仗,细声哭泣,她此刻绝非伤心,只是无法承受我爱抚的刺而已,姨夫暴强她时,她内心只感到羞辱、痛心,绝非此番的情景可堪比拟,最后终因身理备受刺或有快,但也是羞惭伤心的心理居多,我再向下探往她的秘处,只见她双腿紧夹不放,我先在她丘上用手指梳拢着卷长的,一面在她耳边轻说:爱是不保留的大姐她才缓缓将双腿张开说道:羞死人了!

 我手指一探,水不断在那出,我在她耳边细说:大姐你了好多水!

 大姐腻声说道:怪你!怪你!你还说呢,我再将她的身子翻转,一口吻向她那秘和在蒂上不住动,不多时,只见她死命将枕头一角咬住,双腿踢动着了身子,尖尖指甲也不觉刺入我的

 我再度拥住并深深的亲吻她,只见她全身像是骨头被了的瘫在我怀中,柔声说道:狗子!今后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人,听到她像小媳妇儿那般温柔婉约倾吐,我也感动的说将会一辈子善待呵护她,等她回神后,我牵着她那宛若无骨的小手伸向我那,这时她已不像先前那般无<东北大炕>
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