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人同床 下章
第15章
自从上次在我家,和吕婧、蒋婷、张静4P之后,吕婧更死心塌地的跟着我,我壮的巴愈发令她着,在公司、宾馆、车里,很多地方都留下了我们媾的气息。

 可是世事无常,我发现吕婧渐渐的在疏远我,我问她,她也支支吾吾的顾左右而言他。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吕婧和几个姐妹不再和我厮混,也都对我冷淡起来,我也发现吕婧身上的变化,她怀孕了。这一天,我把蒋婷叫到办公室,说:“吕婧是不是…”蒋婷有些挖苦的说:“呦,您在百忙中还真注意我们这些小职员哪,你发现什么了?”我说:“看她好像…胖了。”

 “您的眼睛还真毒,她怀孕了。”我说:“是吗?她和她老公领证两年了,但还没办事呢吧。”

 “这周就办,吕婧没请你喝喜酒吗?”

 “还没有。”蒋婷走了,过一会,吕婧进来了。脸幸福,吕婧比往常晚到,进门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换上一副喜悦的表情说“我宣布,我要结婚了!就在这个周。”同事间欢呼雀跃,有的说祝福,有的开玩笑说,咱公司的剩女终于又少了一个了。我也挤出一份笑容,上前对她说:“恭喜啊,要做新娘子了。”吕婧看着我:“谢谢,我忘不了你,不,忘不了大家的。”吕婧说漏了嘴,有点尴尬,我忙说:“说什么呢,结婚又不是辞职,婚后放你一个星期婚嫁,好好陪陪你老公,对了,吕婧结婚大家都得来啊。”说完,我转身往办公室走,吕婧叫住我,说:“曹总,我找你有点事。”我回购头,说“好啊,来我办公室谈。”我和吕婧一前一后进了我的办公室,关上门。

 我走过去说:“吕婧,你怀孕了?”

 她捂着微凸的小腹对我说:“都三个月了,你才发现哪?”我说:“看你这阵子对我冷淡,你俩快办事了?奉子成婚哪?”吕婧微微苦笑:“可不是,这事他也没准备。”我说:“终究是好事啊。”吕婧看着我说:“对他是好事,对我可就未必喽。”我说:“这怎么讲?”吕婧看着我说:“这孩子可能不是他的。”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说:“那还能是谁的?”

 吕婧惨然一笑“你想想,到现在三个多月,还能有谁的?”我懵了,说:“不会吧?你说,是…是我的?”

 “我是一步错,步步错,不该被你勾引,你还那么猛,每次都不戴套,我和我老公就是怕怀孕才每次都带套,可你就是不愿意,咱俩做了这么多次,每次你都到我身体里,能不怀孕吗?”我说:“那你老公那边?”吕婧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他光顾高兴了,我俩在一起两年了,我是不想要孩子,每次都强迫他带套,可他一直想要,这下好了,天上掉馅饼。我们这周举行婚礼,来参加吧。”吕婧有些颓然的要走,我走到门口送她,吕婧丰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突然一副高涨的样子,这种表情她只有在上的时候才会出现,充、渴望、望。

 她关上门,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我连忙推开她,说:“别这样,你都快是新娘子了。”吕婧一脸哀求的看着我,说:“少弼,你是不是恨我?”我笑笑说:“怎么能呢?我真的祝福你。”吕婧苦笑着,紧紧抱着我,说:“我真的想和你在一起,可是,我都30多了,咱俩不可能有结果。”我说:“我知道,所以啊,真的很高兴你能找到归属。”吕婧眼神黯淡了下来,说:“什么归属,还不是赶鸭子上架,他就是一个烂人。”我说:“谁啊?”

 “还有谁,就是那个刘文呗,咱俩捉那个。”我说:“哦,那小子,还不错,蛮高的,不过,你原谅他了?”

 “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他妈跟我妈都认识,上次出了事之后,丫和他妈来我家了,什么也没说,就说同意我俩结婚了,我心想,你儿子跟别的女人在上被我捉,好像跟没事的,我当然不同意了,可我妈觉得我就像捡到一个大便宜的,马上答应了。”吕婧紧紧抱着我,手一下伸到我的裆部,抓住我硕大的巴,说“少弼,再给我一次吧,我就快成别人的老婆了,以后怕玩不到了。”我说:“咱有的是时间,等以后你成了人,咱也能一起玩,蒋婷不就是结婚以后让我干的吗,现在你还有不到一礼拜就结婚了,给你未来老公一个房花烛。”吕婧把软绵绵的身子紧紧贴在我身上,手迫不及待的伸到我的裆里,着我已经硬起来的巴,说:“我要你里面,我要你干了我让丫跟我结婚,你巴都硬了,我下面也都了,干我吧。小货受不了了。”吕婧着急的蹲在我面前,解下我的带,把巴掏出来,张开嘴巴,一边抬头看着我,一边把我大的到嘴里,用力的吐着,手还轻轻着我的囊,我的巴马上像铁杵一样坚硬无比,她吐出我的巴,笑着说:“少弼,你的东西都硬的不行了,玩我吧。”我还推着:“别,别,现在公司这么多人,都在呢。”吕婧站起来,手不停着我大的巴,另一只手扒掉我的衣服“别顾忌那么多,外面的人你谁没玩过,来吧,我要吃你的大巴,我要你在我结婚前再干我一次。”吕婧光了我的衣服,抱着我,把我推到沙发上,然后下自己的外套,只剩下穿着淡紫的内衣,白花花的身子在蕾丝内衣的映衬下显得无比的妩媚和感,我紧紧搂着吕婧,用力的在她柔的身子上抚摸着,说:“小货,那我大巴就好好伺候你,让你老公干我玩剩下的。”吕婧微闭着双眼,说:“扒光我把,干我,捅死我啊。”吕婧这个货,快结婚了,还想拿我的大巴来止,我也管不了她是不是准新娘了,说:“你还真是够的,快给我。”我半倚在沙发上,一巴一柱擎天,半的吕婧蹲在我的两腿中央,一头中短发已经散,她用一只手握住我的巴,轻轻的摇晃着,又时不时往脸上拍打着,她紧握着我的大巴,不停的在她白皙的脸上蹭着,妩媚的说:“大巴,真啊。”说着,伸出舌头着我的巴,然后张开嘴,把了进去。

 我感觉我大的霎时间被温暖的嘴巴所包裹,别看吕婧长得丑,口活还真有两下子,我低头看着部吕婧的丑脸,抚摸着她柔顺的中短发,说:“你每次都得我真舒服,以后你老公肯定天天让你给他巴。”吕婧把我大的巴吐出来,抬起头说:“呸,我才不给他,那巴背着我捅别的女人,我想了就恶心。”我笑着扶着巴轻轻打她的脸,说:“你那不也是让别的男人捅了那么多回?你现在还给别人巴呢。”吕婧撅着肥大的股,抓着我的巴,在她脸上摩挲着“他活该,自己在外面沾花惹草,让他老婆也让别人干。”说着,吕婧握住我的巴,进自己嘴里,微闭双眼,忘情的把进嘴里,用舌头搅动着我的头,得我不住往前顶,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从头发起,传遍全身,吕婧抬着头,眼神离的望着我,嘴巴里着我大坚硬的巴,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淌。

 吕婧是我所有女人里最丑的,个子不是很高,子和股也不是最大的,但她那女的劲儿却让我连忘返,她短的白腿中间,肥美而多汁,每次干她,丑陋的脸上都会泛起无尽的妩媚,只有吕婧会在她掉身子之前给我过。

 此时她已经是即将待嫁的孕妇,又是在办公室里,紧张、刺,我不住抚摸着她的脸,吕婧抬起头,肿肿的眼泡望着<三人同床>
上章 三人同床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