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人同床 下章
第23章
到了我俩经常见面的酒吧,很清静,空间很大,桌子很少,适合窃窃私语。

 我走进酒吧的时候,看到吕婧已经坐在最里面角落的沙发上,桌子上摆着一叠纸巾,带着大大的墨镜。我走上前,吕婧摘掉墨镜,发现眼睛都哭肿了。

 我连忙坐到她面前,说:“到底怎么了?”

 吕婧见到我,再也忍不住,说:“刘文,刘文和她妈有事儿!”果不其然,这小子果然和他那181身高的壮妇母亲不干不净,我连忙安慰她,要了两杯清酒,劝了半天,几杯酒下肚,吕婧总算是恢复了平静,向我讲了她嫁入刘家这不平常的一星期。

 那一天刘文的妈妈刘娟从医院里清醒过来之后,养了一天,检查精神一切正常,只是受到惊吓,便回家休养了。刘文他爸家是四室两厅的大房子,刘文的屋子和父母的屋子相隔着狭长的走廊,而另外的两间是客房,在客厅和饭厅的另一方,刘娟回家之后,总是住在客房的其中一间,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倒也是不互相耽误。

 到了第四天,刘娟已经差不多恢复正常了,原本吕婧觉得,这场闹剧终于结束,以后可以安心过日子了。没想到,风波才刚刚开始。自从刘娟回家之后,都是吕婧和刘文在照顾,刘文爸整天神情恍惚,动不动就出去喝闷酒,很晚才带着酒气回家,刘文问为什么,他爸总是叹口气,摇摇头,然后什么都不说。

 这一天,刘文爸又是很晚才回来,刘文出去了,吕婧自己在客厅里看电视,刘娟早就已经回客房休息了。刘文爸一进屋,吕婧就闻到一股酒气,赶忙起身,说:“爸,您回来啦?”刘文爸含糊答应了一声,晃晃悠悠的进了刘娟的屋子,就听到里面开始争吵起来。

 刘文爸:“我这几天一直憋着,看你好得差不多了,这事咱得说道说道,要不我过不去这坎。”刘娟:“我看你这几天闷闷不乐的,说吧,说什么?”刘文爸:“咱孩子婚礼那天,到底怎么回事?”这是刘娟更不愿意想起的回忆,听到刘文爸一说,嗓音立马提高八度:“我哪知道怎么回事?是谁干的?我招谁惹谁了?”刘文爸:“我不是说大屏幕,我是说你!你在厕所干嘛呢!”刘娟:“我,我,我上厕所还干嘛,撒。”刘文爸:“!你撒完干嘛呢?我的老脸全让你丢尽了,你说你,四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干这种龌龊的事?”刘娟:“我,我,你说,我嫁到你家那天,你就不行,我从20岁熬到44岁,正是女人最有需求的年龄,你都不行。那我要是不自己解决,我能熬这么多年吗?”一阵寂静之后,刘文爸说:“我知道,我苦了你,可我问问你,你手机里照片是哪来的?”刘娟:“我,我,从网上下的刘文爸声音也提高起来,你还真不要脸哪,手机里存这么多七八糟的东西,多大年纪了,还手?我感谢你啊,你他妈的没背着我偷汉子!”短暂的寂静之后,刘娟说:“你给我说话注意点。我还问你呢,那天我送医院以后,到底怎么了?”刘文爸:“怎么了?没怎么。你晕了,然后到医院救醒了。”刘娟:“你放!我自己身体我不知道?我就算晕倒,摔地上了!我部能肿了?还有,我身上全是粘糊糊的东西怎么回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擦干净了?还有纸篓里的卫生纸,都是!你告诉我,你今天必须给我个代,到底怎么回事?”说着,刘娟又泣起来。没想到自己儿子婚礼上,自己出这么大的丑。都怪刘文婚礼那天,快开始了,非得和妈来一次,刚扶着桌子,大股撅起来,把旗袍开,把下,刘文到刘娟里还没捅几下,他爸就来了。赶紧收手,这倒好,下面水就没停过。要不是刘文捅那几下,自己也不至于上厕所去手

 可更让刘娟费解的是,自己在昏当中,竟然梦到了有个男人在干自己,而且很清晰的感觉到下体被一硕大的捅着。甚至到后来,依稀记得自己撅着大股跪在上,身后有个男人在扶着自己的股用力着,到最后,还含住了大巴,在自己嘴里了。

 她以为是梦。可是醒来之后,越发觉得不对劲,首先是自己下体火辣辣的痛,她悄悄扒开,发现乎乎的,道里更是痛,还粘糊糊的。上都是水干燥之后的白屑。更让她不可思议的是,当她下体用力,从道里挤出一股白色的粘,她闻了闻,就是男人的

 加上自己股,脯也有被抓了之后的疼痛感和红红的手印,刘娟确信自己在昏厥的这段时间,被男人蹂躏过。可是,自己丈夫一直陪着自己,而问他的时候,他吐吐的,一定有事。让她寒心的是,很有可能自己在昏的时间里,被男人干了,而丈夫就在旁边看着。这让她想着就害怕。

 刘娟:“我在厕所手,让你丢了脸,我对不起你,我知道,可是,我住院之后,到底怎么了?不光我身上,头发上,我里面,下面,都有出来!我是你老婆!在我晕倒的时候,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吕婧说,当她听到这里的时候,都惊呆了,怎么这一家子人都好像咸异常似的,可是后来,她更听傻了。

 这时候,屋里一点声音也没有,吕婧多了个心眼,把电视和灯都关了,然后走回屋子,嘭的关上门,又蹑手蹑脚的走到另一间客房。

 过了好一阵子,才听到刘文爸重重的一声叹息,然后就把如何救治,医生怎么劝阻,又让我口、手、干刘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刘娟听完之后,失声痛哭,说:“老刘啊老刘,你还是个男人吗,你看着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干,还到我里面,你疯了吧!你真是个大王八!”刘文爸:“我不也是没办法吗,医生说你要是不赶紧救醒,或者用电击,会造成终生后遗症,我怎么舍得你变成植物人呢?”刘娟:“可是,你也不能让别的男人干我啊!你怎么不上?”刘文爸:“我上了,可是,我不行!”刘娟更生气了:“你看看你,你看看你!你太没用了!你但凡要行,我也不至于要靠手来解决,我也不会在婚礼上被拍下来出丑,我更不会在医院里被别的男人糟蹋!我更不会…”说到这里,刘娟戛然而止。我听吕婧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知道,刘娟要说的是,如果她老公行的话,自己也不会和儿子通伦了。可是这刘娟哪敢说啊。

 吕婧说到这,心情稍平静了一些,说“曹少弼,我真服了你了,说你是大魔一点都不过分,我婆婆就这么错让你给上了。”我说:“,还不是那医生帮了大忙,一个劲儿鼓动大叔让我他老婆,再说,你婆婆那大身板儿,我现在想起来巴还硬呢。”吕婧说:“我婆婆可真够高的,又高又壮,你最喜欢这样的吧。她那个大腿,腿肚子比我还两圈,抱着干她的时候特吧。”我微微一笑:“那还用说,你婆婆是久旱逢甘霖,那的,你们这些小女人根本比不了,我就在你公公面前干她,你婆婆吹时候,你公公都傻了,丫痿多年,医生让他干自己老婆,丫竟然不知不觉了。我,逗死我了。”吕婧这时不笑了,说:“去他妈的久旱逢甘霖,丫那有人捅…”那天晚上,吕婧的老公彻夜未归,直到早上才回来。吕婧偷听半宿,除了偷听到她婆婆竟然被我干了之外,还很感兴趣的是婆婆的手机,这个老女人还私存男人的照,想想,自己都不着男人巴的照片,她是从哪来的。于是,趁着婆婆去上厕所,她偷偷打开了婆婆的手机——完全惊到<三人同床>
上章 三人同床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