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人同床 下章
第24章
走出屋门,看到她婆婆住的客房微开了一条门,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扎眼,屋里面传出一阵窃窃私语。吕婧偷偷跟过去,透着门,看到自己的老公刘文赤身体站在他妈的前,而婆婆刘娟躺在上,脸离自己儿子的裆部还不足一个胳膊长,而且,刘娟只在肚子上盖了一条比枕巾大不了多少的毯子,高大丰身几乎和一般长。

 虽然有吕婧老公当着,看不到婆婆硕大的房,但是下体却完全暴出来,一大团乌黑的在她宽阔的骨,雪白的肥腿中间,显得格外扎眼。刘芳两条长腿微微叉开,壮的小腿微微蜷起。吕婧知道,婆婆的身子毫无保留的在刘文的视线里,而刘文的巴也让婆婆一览无遗。

 刘文:“妈,你就让我和你睡一宿吧。”

 刘娟:“儿子,你说什么哪?你刚结婚,你老婆就在那屋睡着呢。你怎么能还想这事呢?以前是看你小,整天手,妈迫不得已才让你玩儿,可久而久之你倒赖上了,现在你都结婚了,妈也该放手了,赶紧回去。”刘文:“妈,婚礼那天就没干成你,你看,都硬成什么样了。”说着,刘文就握着巴往他妈那送,被刘娟挡住了。

 刘娟:“儿子,妈以前和你做,是怕你憋出毛病,可现在你结婚了,有老婆了,你有劲儿给你老婆使吧。”刘文:“妈,你说,你们给我找的是什么东西?看丫长那行,大肿眼泡,大圆脸,丑不说,一看就是个货,她他妈的下面比你还黑呢,大跟你差不多肥,我他妈第一次干她的时候,里面松垮垮的,水巨多。她不到三十岁的时候我干她,就跟你40岁时候差不多,得有多少男的干她才能干成那样啊。”刘文又说:“我和她第一次,丫就跟我玩儿花的,还让我给她,我,跟他妈的差不多。再说,丫现在都三个月了,怎么干那。你看,我巴都硬成这样了,你要不行,我就找小姐去了。”刘娟叹了一口气:“跟你说多少次了,可千万不能找小姐,万一得病了怎么办。我给你出来吧,你都结婚了,就这一次吧。”说着,刘娟从上坐起来,她个子实在太高,将近190的刘文站在边,刘娟还得低着头,弯着

 刘娟用手套着儿子壮的巴,时不时往头上吐点口水,过了一会,刘娟低下头,把儿子的巴含在嘴里,头前后摆着,给儿子口。刘文抚摸着他妈的长发,嘴里发出足的呻声。刘文把手伸到刘娟肥大丰房上,用力的着,刘文抱着自己母亲的头,巴时不时向前顶着,得刘娟一阵干呕,母子二人忘情的在深夜干着人世间最龌龊的事情。

 在门外偷看的吕婧被这一副伦的景象惊呆住了,自己的婆婆赤身体坐在上,高壮丰的雪白身子一丝不挂,抱住自己儿子的,头伸到自己儿子的间,含住吕婧老公的巴,不停的套着,老公则用力的玩着自己母亲的大房,享受着母亲给他口

 吕婧差点没站稳,怎么会这样,那阵子就因为刘文和别的女人被捉,才分的手,好不容易复合,现在刚结婚,巴还一次没到自己的里,就捅进了自己妈妈的嘴里。

 这时,刘文对她妈妈说“妈,给我吧。”刘娟顺从而熟练的捧起自己一双巨,把儿子的巴夹在雪白的房中间,低头含住头,用舌头搅动着,时不时的进嘴巴里,又吐出来。刘娟给自己儿子口了半天,刘文也没有要的意思。

 这大半夜的,老公和儿媳妇都在家,她只想速战速决,吐出儿子的巴对刘文说:“儿子,你还不啊?”刘文说:“妈,我不出来,还是让我干你吧。”刘娟说:“妈这么大岁数了,下面还没有嘴巴紧呢。”刘文说:“可那也是啊,进去才是真正啊。”刘娟面,自己的下体现在还是火辣辣的,睡觉之前扒开,里面还是肿肿的。可此时此刻,儿子的巴在自己嘴巴里进进出出,下面也早已经泛滥了。儿子婚礼那天,和刘文媾和没成,望还憋在体内。晕厥的时候,似梦似幻的更让她高涨,这几天一直在火中烧,怎奈下体一阵阵的火辣辣的疼痛,也没敢手

 再说,儿子这样,估计到天亮也不出来,如果被老公和儿媳妇看到,就完蛋了。她把巴吐出来,叹了口气,说:“儿子啊,妈就再让你干一次,以后多给媳妇。”刘文点了点头,刘娟岔开两条又长又的肥腿,高壮的身子向后一仰,躺倒在上。刘文抓住妈妈的肥腿,把刘娟硕大的股拽到边,伸手扒开母亲肥大的,把头顶进去,轻轻用力,疼得刘娟啊的声叫起来。

 刘文觉得不对,妈妈刘娟已经44岁了,而且这么多年一直和自己媾和,早已不是那么的紧了,可是这怎么捅不进去了,他忙把回,说“妈,你下面怎么了?”刘娟忍着痛说:“没事,肿了。”刘文说:“怎么的?你干什么了这两天?”刘娟说:“儿子,你说什么呢?妈妈住院时候被得,你爸说,抢救的时候有一个机器妈下面,给妈刺醒,可妈昏的太深了,得时间太长了,就肿了,没事,你进来把。”刘文再次把头顶住妈妈的道口,两片他玩多年的肥厚的包裹住自己的巴。其实刘文和吕婧搞对象也和这大片的蝴蝶有关,刘文和他妈多年伦,每次把到妈妈的里,两片片一样肥厚的紧贴着巴,的,软软的,暖暖的,滑滑的感觉让他无比享受。

 可他所玩的别的女孩子都是20来岁,哪有那么肥厚的,就一直特别恋母亲的,每次别人给他介绍对象,他都让对方想方设法看到女方的下体,直到遇上吕婧,他看到吕婧下体的照片,那两片肥厚无比,像蝴蝶翅膀一样黏在道两侧的的时候,就被深深吸引了。

 虽然见面之后,发现吕婧长得实在难看,而且个子不高,比母亲差了20厘米,虽然属丰型的,不过子、股、大腿,都比母亲小了两圈。与其说他将就吕婧,倒不如说一直被吕婧和妈妈一样肥厚的所吸引。

 刘文的巴被妈妈的肥包裹住,用力一顶,疼得刘娟差点哭出来,双手使劲抓着儿子的胳膊,两条腿忍不住并拢,说:“儿子,轻点,妈妈,疼。”刘文的头被妈妈润柔软的道口包裹着,暖暖的贴在他坚硬无比的茎上,他怎么能忍得住。

 情不自的向前用力,随着母亲强忍着的一声痛苦的哀嚎,入了妈妈润,水的里。刘文巴捅进去之后,刘娟感觉空虚的下体霎时间被充了,儿子滚烫的紧紧贴着自己感的壁,像被撕裂一样的阵痛过去之后,是无比充实的足感。刘娟把两条修长壮的白腿盘在儿子身上,刘文俯下身子,抱住母亲的肩膀,贴着妈妈硕大的房,下面的巴开始飞速的动。

 吕婧在门口看着这难堪更难以接受的一幕,自己的新婚丈夫竟然赤身体的在自己婆婆高大丰体上,本该属于自己的巴此时在婆婆水的烂里,壮的茎被妇黑乎乎的所包裹着,大巴深深在高个子妇女的道里,飞速的动着,母子间忘情的媾着。

 刘娟被儿子富有冲击力的身体干得浑身颤抖,一双巨来回颤动着,下体儿子的囊一下下拍打着自己肥硕的股,她两条肥的大长腿大大叉开,高<三人同床>
上章 三人同床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