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人同床 下章
第25章
的刘文无力的躺在妈妈高大健硕的身子上,刘娟扶住儿子的头,抬起大股,往自己的下体推。她轻声说:“儿子,妈妈还没到呢,给妈妈。”刘文跪在地上脸一头扎在母亲两腿中间,把两片肥厚粘稠的进嘴里,用舌头挑开两片,直进母亲刚被自己捅过的道里,用力的搅动着。又一阵快从刘娟下体传出,她两条修长雪白的肥腿紧紧夹住儿子的头,拼命按住儿子的脑袋,肥硕浑圆的大白股用力向前顶着。

 母子二人又这样了2分钟,刘娟从下体一阵酥麻,浑身颤抖,紧紧夹住儿子在自己道里的舌头,两条大腿并拢,把儿子的头夹在中间,啊的一声,浑身筛糠一样的倒了高

 吕婧再也看不下去了,一把推开了房门。刘娟高大壮硕的身躯一丝不挂的半躺在上,微闭双眼,腿下夹着儿子的头,正享受着剧烈的快,突然看到房门被推开了,儿媳妇脸泪水的站在门口边,她傻了,脑子一片空白,只想着,完了,全完了。

 还在给母亲的刘文突然感觉到原本剧烈动的母亲的道突然间松垮起来,夹着自己脑袋的两条大肥腿也瞬间打开,他抬起头,看着妈妈惊恐的看着门口,刘文回过头,发现自己的子吕婧正站在门口。

 吕婧看着自己老公脸沾了他母亲的,又看到自己老公巴上沾他母亲漉漉的水,头还在往外滴着,自己的婆婆身上,脸上全都是老公出来的,婆婆高壮的雪白身体一丝不挂,两条肥腿中间黑乎乎一大片。

 她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出来,大声叫着:“刘文,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刘文见吕婧大声的哭着,连忙跑过去捂住她的嘴,说:“别哭,有什么事回屋说。”他生怕吵醒了父亲,那就一切全完蛋了。可惜已经晚了。

 从走廊那头,响起了开门声,紧接着是拖鞋走过来的声音,刘文爸含糊的说着:“怎么啦?怎么吕婧哭啦?”等他走到客厅,顺着敞开的客房门,看到儿媳妇光着,雪白浑圆的大股就站在门口,然后是儿子也光着,上老婆也光着,还叉着大腿,他觉得不对劲,以为是小两口做吵架了?找母亲来?可自己的媳妇也太不讲究了,连衣服也没穿。

 等他进了屋子,才真正发现不对了,自己老婆一脸红,雪白高壮的身躯高刚过的搐着,岔开的大腿中间,黑乎乎一大片,显然是刚做过爱,再一看,老婆的脸上肚子上、房上一条粘稠的白的体,一定是,再看老婆的沟处,一阵红。

 刘文爸脑子嗡的一下,再看儿子,儿子的脸上全是水,自己老婆部的味和儿子脸上一样,再看儿子的巴,漉漉的全是水,他再一看,突然想起来,原来自己老婆手机里的照片,就是儿子的照。妈的,怪不得老婆这么多年无无求,原来是儿子让自己当了王八。

 刘文爸怒不可遏,冲过去揪起老婆的头发一阵打:“臭货,你说,你干了什么?啊?妈了个的,伦啊!玩到老子头上了。你真是个啊,我他妈的打死你。”说着,刘文爸爬到上,抓着自己高大的媳妇,一顿暴打,刘娟低声的哭泣着,捂着头,一声不吭的让自己老公揍。母子伦被老公逮着了,还能有好吗?

 刘文爸气急败坏的扒开刘娟的大腿,一脚踹到刘娟已经红肿的部,疼得刘娟捂着下体夹着大腿,躺倒在上,烈的过后,又是一阵暴打,疼得她晕了过去。

 刘文爸见老婆晕了过去,大声咆哮着:“妈的,货,你不是吗?”一回头,看到边有一只,这是刘文买来的,以前他住在这屋,就放在头。老爷子已经崩溃了,拿起劈头盖脸的砸下去,一下打到刘文的胳膊上,咔嚓一声,胳膊断了,疼得刘文大粒的汗珠霎时间了下来,倒在地上,哭着求父亲:“爸,爸,别打啦,别打啦。”他爸仍然疯狂的轮着“小兔崽子,你,你,你竟然干你妈妈,你,你胆大包天了。你还有脸吗?你还叫我爸?我老婆让你玩了你还叫我爸?兔崽子我打死你。”说着又是用力一轮,正打在刘文的后上,一阵钻心的疼,让刘文直不起,只能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

 这时,刘文爸在亲眼目睹了自己老婆和儿子伦之后,已经彻底丧失理智,红着眼睛紧盯着吕婧,突然大叫一声“妈的,干吧,他妈的,刘文,我他妈的今天豁出去了,让你小子你妈!”说着,他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抓住吕婧头发,吕婧都吓傻了:“爸,爸,你干嘛?”刘文爸把吕婧抓到刘文面前,用指着自己儿子,说:“小兔崽子,你不是用你我老婆吗?我他妈也你老婆!”刘文一听,傻了,忙叫:“爸,不行啊,不行啊!”吕婧也哭着:“爸,放了我把,跟我没关系啊。”此时刘文爸已经发疯了“没错,是跟你没关系,可谁让你是这兔崽子的老婆呢。给我跪下。”吕婧都傻了,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给我含巴,快点。”

 刘文哭着说:“爸,你不能啊,求求你,她是你刚过门的儿媳妇啊!”刘文爸呸啐了一口痰,说:“妈的,你还知道她是你媳妇?你都把你妈给糟蹋了,还管你媳妇?你不是不捅吗?我来,快,吕婧,你不给我,我就打死这个王八羔子。”吕婧被吓坏了,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下公公的内,弹出了软塌塌的小巴,散发着浓烈的气,闻得吕婧直恶心,她看了一眼公公,公公一双怒不可遏的眼睛盯着他,吕婧两眼一闭,张开嘴,把这个60岁男人软塌塌的巴含在了嘴里。

 吕婧双眼一闭,把这个60岁老男人的巴含在了嘴里,刘文爸痿多年,茎早已经萎缩,吕婧虽然是个的女人,但无论是刘文还是我,巴都是属于又又长的,就算为了应酬和客户做,也大多是30岁左右的男人,吕婧从这些男人身上,可以享受到作为女最强烈的足。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在刚刚出嫁,就被丈夫的爸爸糟蹋了。

 刘文爸的巴又小又皱,又又臭,给吕婧得直恶心,她不停的哀求着自己丈夫的父亲,让他放过她,可刘文爸不依不饶,报复的看着自己儿媳妇在儿子面前给自己口。在吕婧高超的口技巧下,刘文爸痿多年的巴竟然再次耸立起来,20多年没有做回男人,竟然在这一个星期之内再展雄风,另一次就是在医院看到自己老婆被我干时,失了。

 刘文爸看着自己的下,儿媳妇嘴巴里的巴越来越大,越来越硬,他冲着刘文说:“臭小子,你老婆这么货,你不干,偏偏你妈,行,让你玩我老婆,我他妈的也玩玩你的老婆!”刘文一脸惊慌,不管怎么说,毕竟和吕婧刚结婚那,这可如何是好,他用力的想要叫住父亲不要做傻事,可是身体剧烈的疼痛让他动不了喊不出。

 刘文爸拽着还在给自己巴的吕婧就往上拉,吕婧听到自己公公说要干自己,吓得几乎坐在地上,虽然吕婧生,被无数男人干过,但她骨子里还有传统观念,对于伦的事情也是绝对排斥的,连忙大叫:“爸,求求你,不要啊,我是你儿媳妇啊,求求你,爸爸,放过我吧。不要啊。”可刘文爸已经被折腾的发疯了,他亲眼看到自己老婆的淌出<三人同床>
上章 三人同床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