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血性 下章
第三回 颜同的试探
周绢已经把菜烧好了,大清早沈子丰就打了电话回来说儿子今天回家,自己手头上案子忙着暂时还没有时间回来,周绢当时口头上是认真的请他们父子千万不要再回来的,可是还是立即翻身下了去菜场买了菜,连单位都请了假了。刚刚烧了点,颜同又打了电话来,周绢赶紧的干脆打电话给门口饭店,再送了二个颜同喜欢吃的菜,至于燕子的口味,和自己儿子一模一样,周绢不必要为她烦心的。

 “阿姨。”宋菲笑眯眯的叫了声好走进了门,第一时间就帮着周绢收拾起了桌子摆放起了碗筷和椅子,周绢擦了下额头的汗水笑着答应了声,随即和沈澄叫了起来:“你这个头,谁给你弄的?难看死了。”

 “我这不执行任务的么。没办法的事情啊。”沈澄被妈妈揪着耳朵却舍不得动,在那里龇牙咧嘴的求饶。宋菲在一边捂住嘴笑了起来:“沈澄你也会撒娇啊?”沈澄脸刷的红了,急得瞪着宋菲吼道:“你想找打?”

 “你敢?”周绢踮起了脚了沈澄一个后脑勺,然后拉着宋菲:“宋菲,来,那些事情让沈澄干,哎,今天衣服不错嘛,干干净净的。”

 “呵呵。真的呀?阿姨。”

 看着傻笑的宋菲,沈澄摆摆头鄙视了下她的口,转身去拿书房里的椅子了,门又响了,颜同带着女儿走了进来:“嫂子。”

 颜叫了声干妈就坏笑着走向了宋菲,沈澄拿出了椅子来摆放好了,一把抓住了颜:“你别欺负她。”

 “哦哦,哦。”颜抑扬顿挫的唱着感叹调。颜同在一边笑眯眯的审视了下宋菲点了点头,对周绢恭喜着:“这次的媳妇不错。”

 “哎,我说颜叔你怎么说话呢?”沈澄又急了。宋菲一边含羞的笑着一边在沈澄的背后狠狠的掐着,沈澄痛苦的扯了下嘴角:“掐什么呀,你别听我叔胡说八道。”

 “吃醋了?哦?”颜挑起了一指头,对了宋菲的口:“是不是这里难受呀?”然后要去戳,两个女孩子顿时尖叫着闹成了一团。颜同在那里笑着摇头,抓过了沈澄:“坐下,小时候一口一个干爸的,骗吃骗喝,现在长大了就不好意思了?”

 “没,没有啊。”沈澄嘿嘿着坐了颜同的身边,去把啤酒打开了,先给颜同倒了一杯:“叔,来啊。”

 “你们也吃吧,死丫头你再欺负宋菲我把你股打烂了。”周绢一把抓过了占了上风的颜了身边的椅子里,然后拍了下另外一边的椅子:“宋菲坐这边,离这祸害远一点。”宋菲满脸通红的整理着衣服,可怜巴巴的点点头坐了下去。

 颜同抬头问道:“子丰哥呢?”

 “他呀,哼。家外有家了。对吧,沈澄,你二娘家在哪里啊?哪天也带你亲妈去转转。”周绢对了沈澄问道。桌子上的人哄堂大笑了起来,沈澄坚决的摇摇头:“我父亲忠于革命忠于,忠于家庭忠于夫人。妈,绝对没有那么回事情的。你放心吧,甭套话。”

 “父子两个全不是好东西,宋菲你看着紧点。坏着呢。”周绢夹起了一筷子菜给宋菲,吩咐着。颜有点狡猾的眼神飘了过来却很聪明的赶紧恢复了正常。沈澄苦笑了下知道她这次放过自己,自己注定要付出点什么代价的,不然帝国主义亡我之心是不死的。

 “沈澄,叔问你个事情。”颜同喝了口啤酒然后看着沈澄问了起来。沈澄反问着:“是说我告诉燕子的,那天晚上看到马总和那个杨通的事吧?没错,我绝对没有看错。”

 “那他们去了哪里?”颜同的脸色郑重了起来。周绢和二个小丫头也不说话了。全看着沈澄。沈澄摇摇头:“不知道,出租车开走的,晚上车子少我也来不及跟。但是我绝对不会看错,因为杨通叫了声马总,我又在那边看到了他移动位置到窗口时,眼镜在路灯下的反光。脸和身形神态绝对错不了的。”

 听完了沈澄认认真真的讲述,颜同皱起了眉头:“哦?”“叔,马总给我的感觉真的很不地道。呵呵,其他的我也不好说什么,咿,你和他的生意来往,还有他在你面前的表现你想想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你回忆回忆细节嘛。”沈澄举起了杯子劝着颜同。

 周绢在一边也问道:“这次多大的投资啊?”

 “是片地皮的开发项目,前景是蛮好的,产权手续什么的也是全的,利润也大就是了。”

 “多少个点?”这是和自己男人亲兄弟还亲的颜同,周绢也不避讳这些问题了。颜同道:“三千万。”

 “呀,你哪里来这么多的?”周绢吓的脸都白了。宋菲也在一边吃惊的捂住了嘴。颜同笑了下:“集资的,和些朋友还有银行抵押的。”

 “你要小心,这次你听听子丰和沈澄的,千万小心啊,颜同啊,不是嫂子多嘴,子丰这个人轻易不会问你这些的,但是他感觉肯定准,你还记得以前我三十五岁生日那一次了,一起吃饭的时候进了个人,子丰随即就觉得不对头?结果他不是出事了?”

 “我知道,我当然相信子丰哥啊。嫂子我这不就是和沈澄问问,想找子丰哥商议下的么。他又忙。”颜同显然还心动着那份利润,和看来的确没任何风险的抵押。

 颜看着沈澄,宋菲不由得也看向了沈澄。两个丫头的目光把周绢的目光也带了过去。沈澄一直在沉思着回忆着当时知道的一些片段,感受到了注视沈澄抬起了头来:“来,叔,先吃菜。我爸昨天晚上不是说和你借钱的么?”

 “他?哦。”周绢一愣也笑了,自己男人自己知道,就那德行,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就来横的。颜同也笑了:“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他?他要钱会和我说借?我和他还不了解?”

 沈澄呵呵着:“所以你要相信他呀。这么着吧,颜叔,就别借了吧,管他什么利润,反正真心要借钱的话,他马总在江城也不一定就你一家信贷公司啊。如果你拒绝了,他还死追着,那就是说明他的人脉有问题,生意人周转不动了,那怎么做生意的?”

 “你继续。”颜同皱起了眉头。

 沈澄道:“颜叔,你再想想,他如果能这个周转不了,没有第二条路的话,那万一他的投资失败了他拿什么还你?你去开发么?他如果是背水一战的话,你不也等于被他拖下了水?叔啊,你也想想燕子。再说你现在还缺钱么?”

 “爸。”颜在一边跺着脚。周绢听着儿子成的话,也感慨的点点头却很体贴颜同,她细心的问道:“是不是走到这一步转不过弯了?”

 “哎,不瞒着嫂子,昨天夜里是怎么也想着子丰的话,燕子这丫头听了她哥的,也着我说,不然我今天是该签字了的。”着眉头颜同有点后悔之前的决定了,正如周绢说的,他到底有点转不过弯来。一个真正的生意人是极其重视信誉的,在不能肯定对方的欺诈之前,他如何能自己先无信呢。

 因为对方的确现在没发现问题啊。

 周绢明白这一点,沈澄也明白,大家全沉默了。想了想,沈澄忽然道:“问杨通!”

 “恩?”颜同看着他:“怎么问?他一句话就解决了的事情。”

 “让我来如何?”沈澄认真的看着颜同,因为他知道对方必定有鬼,结果已经看到了他不怕找错了人麻烦。颜同想拒绝,却想想,缓缓的点了头:“好,你,你,这个…”

 “我小孩子,说错了话长辈也会出来缓和的嘛。”沈澄顽皮的一笑,对了妈妈挤挤眼睛。周绢一拍桌子:“就是,怎么,看不起你干儿子呢?我打电话给子丰,反正这个钱嫂子不许你借。你给我。”

 颜同举起了手:“给,给,嫂子别打电话了。沈澄你去,长大了啊,帮叔叔分忧的心有了。好,没白疼你。”

 “叔,你放心吧。”沈澄微微的笑着陪了颜同干了一口酒,然后指着菜:“你看,叔,反正我们现在是想找理由不借钱了,那没什么负担的,菜都冷了,你吃,喝,醉了在我上睡一下午,我去去就回来。电话一关谁找得到你?”

 “就是。燕子,宋菲,你们两个丫头给我堵住门,下午不许他出去,子丰不在家嫂子不管用了是吧?”周绢看着颜同笑着问道。颜同拿过了酒瓶又开了一瓶:“好,我借钱给人的我还不是大爷么,老子摆摆架子怎么着?实话实说我还真没开机呢,我下午睡觉,晚上继续吃嫂子的菜!”

 沈澄的心放下了。

 因为祸害和看出了他心意的宋菲全在对着他点头。沈澄坏坏的歪了下嘴。一副手铐正丢在鞋柜子边上呢。

 颜扑哧一笑:“敢跑?特么把他铐起来!”  M.uyIxS.cOM
上章 血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