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血性 下章
第二回 她们的相遇
回到家,颜打了个电话之后,小区外下岗职工开的一家小饭店很快的把菜送了过来。

 钢化玻璃的餐桌上满满的放着佳肴,唯一让沈澄别扭的是一座精美的银烛台上飘摇的火焰渲染起的诡异。这种气氛是谈事情的气氛么?看着颜期待八卦的神情,沈澄有点后悔了。灯关了,三红烛照耀着四张年轻的脸庞。沈澄非常坚决的坐在了颜的身边,以求安全。

 小爱,马丽丽,颜,沈澄。

 三女一男的晚宴就这么开始了。

 沈澄看着妹子手里的红酒杯皱着眉头,小爱捂住了嘴把眼睛笑成了月牙儿:“害怕了?”

 害怕。

 防火防盗防小爱。

 和自己妹子高中是同学的这只祸害碰了酒就会撒泼,尤其边上有着非常能够调动气氛的颜在,那后果是不堪设想更是不堪回想的。沈澄遥远而不遥远的记忆中,自己十八岁生日的那晚,两只祸害一瓶红酒后神志不清的开始发飙,举着打火机追着要烧掉所有人的头发,最后打碎了饭店一桌的餐具生生的吓跑了自己几个高中好友,自己还是打电话叫来了颜叔才有钱赔偿老板的。而从此沈澄看到她们喝酒就头疼。

 “先吃几口菜,然后呢我们就开始商议投资。哥,你要说什么的你先说,酒最后喝吧。”颜想到了沈澄来之前的吩咐,还是把酒杯先推到了一边。小爱的眼里闪了点惊异,也点了点头,客气的对着身边的马丽丽道:“丽丽,吃菜吧。”

 然后她转了头来随口无意的询问着颜:“哎,燕子,我想起来了,上次我见到的那个宋菲呢?”

 沈澄眉头一皱:“在家里呢。”

 “恩?”小爱不解的看着沈澄,又看了看宋菲,一边的马丽丽开了口:“宋菲是他女朋友呀。在他家吃饭呢。”

 “…沈澄你偷人!我恨你!”

 沈澄想死。

 听着小爱说的滑稽,马丽丽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眼珠转着试探道:“原来你们?”

 “哦,有一次小爱在我家吃饭,喝多了去洗手间。”

 没等颜说完了,小爱已经尖叫了一声红着脸站了起来。颜敏捷的跳着躲了沈澄的背后飞快的继续着:“结果小蹄子门没关,我哥特么的什么都好就是肾虚,急的一来就飞奔了进去。然后…啊!”沈澄铁青着脸,彻底的失去了在这里和她们纠的兴趣,他回头把颜揪住了按回了椅子上了一个脑刮,马丽丽却已经笑了,她开始继续想象那副场景,然后得出了结论:“沈澄进去后关上门,然后小爱就被…”

 看着抓到了马丽丽在玩命的小爱,沈澄苦恼的吼着:“够了吧,谈事情。被被被,被个啊被!”

 见他真急了,三个女人面面相觑着终于安静了下来。沈澄却干脆的又站了起来:“你准备了多少钱?”

 看着土匪似的沈澄,小爱愣住了,在那里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妈说给我五万。”

 “知道了,记得,明天开始你们三个去找门面,必须楼上楼下的,三层最好。底层高度要足够高点好,另外市口选择在相对能闹中取静的地方,类似颜叔公司的那个地点,那种仓库式样的,知道了么?”

 三个女人在茫然的点头。沈澄哼哼了声,也不知道三个小无脑的记得多少,他装的很生气的走到了门口回了头来又骂道:“三个女人一台戏。做事不像个做事的,没功夫和你们扯淡。抓紧时间找找问问。我去做要准备的其他事情。再玩!再玩全别跟我做事情了!”

 门轰的一声关上了。

 没办法和这三个白痴谈的,自己算是想当然了。沈澄恼火的走着,燕子还没真懂事,小爱那祸害也是稀里糊涂的,还有只妖想的就是要把自己骗上。咬牙切齿的,沈澄大步向外走着,酒吧的选址上也就这么一个要求,随便她们找,自己还是抓紧时间去自己做。到时候再代她们收钱管理就是了。至于计划一起制定那是做梦呢!一群好$人呐!

 然后走到了马路边的他毫不犹豫的伸手打车,关门,落荒而逃。

 站着窗口看着沈澄就这么走了,有点担心他生气的小爱抱怨了起来:“你闹,你闹。”颜看看马丽丽,看看小爱,却知道沈澄突然走的原因是什么,她哼了一声:“狡猾狡猾的。”

 “什么意思?”

 “没什么。”颜淡淡的说了一句倒是认真了起来:“小爱你也回家问问,我也和我爸说说,丽丽明天我们三个一起去找找转转吧。了解下也是好的,我哥是真想做事情了。你们两个蹄子要骑他也拿出点本事来。”

 “你去死吧!”小爱急的满面通红的,却看向了马丽丽。马丽丽非常平静的微笑着:“你也喜欢他?其实我看出来了。”

 颜#¥#%¥…

 小爱¥%%…

 “来,我们喝酒,为这个坏蛋。”妖狐媚的一笑,翘起了兰花端起了酒杯:“他有女朋友了。小爱,要不我们做他情人吧。咯咯。”

 小爱在一边呆滞着表情,而颜扶住了头:“随便你们怎么搞他,喝酒喝酒。哎,你们别喝多了打起来,打也特么的白打。”

 “就是那个宋菲么?她蛮好看的。”小爱终于第一次的在颜的面前为沈澄而出了点忧伤,至于身边的马丽丽?因为她坦然的说出了心声,小爱反而起了点同是沦落人的感觉。马丽丽忽然幽幽的看向了窗外:“坏男人是毒品,会上瘾的,小爱。”

 “够了吧,你们两个?再事B56的烦,要不就开冰箱拿黄瓜到房间忙活去,要不就喝酒说正经事情。”颜是真的受不了了。

 …

 她们之间的私语,沈澄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只是不久之后。

 沈澄在自己家楼下来回的徘徊着,手指在努力的按摩着想把上的痕迹早点抹去,暂时不是很想上去。

 “沈澄!你干嘛呀?叔叔,沈澄回来了,不要打电话了。”头顶上宋菲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沈澄心惊胆战的抬起了头,沈子丰已经把头伸了出来:“上来,上来,陈局正好也来了。正找你呢。”  m.UyiXs.COM
上章 血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