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血性 下章
第一回 放肆的表演
陈斌放下了电话,这是他今天晚上接到的第三个电话了。

 第一个电话来自刘良才,是个好消息。那么第二个电话就有点无所谓了,但是沈澄来的第三个电话让他有点愤怒了。一种被玩的了的感觉在他的心头汹涌着。回想着第二个电话里老朋友转弯抹角的招呼,陈斌本来觉得没什么的。但是沈澄随即却告诉了他对方早就有防备了。

 两方面的意外让陈斌的脸色铁青。他的职位是比某人低,但是这不代表他没有尊严,他陈斌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同时他还要对着跟随自己的沈子丰等人负责!沈澄的消息让他难堪无比。肖波好胆,居然在玩自己?肺都气炸了的他坐在椅子上想了想,陈斌按下了电话把刚刚要下班的沈子丰叫了过来。镜湖分局局长的办公室门关上了。

 “这样?”沈子丰明显的也很不高兴,比起陈斌来说,他回忆起自己上午和肖波的寒暄一场,岂不是更难堪,被那个家伙居然面对面的耍了?

 陈斌反问着:“你不相信沈澄的话么?”

 “我这不是不大敢相信他居然这样么?”沈子丰心情不好,也没和局长客气,直接气的顶了回去。

 门既然关上了,友情的面前地位就虚假的很了。

 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的拿着彼此出起了气。半响,陈斌到底高姿态点,他忽然笑了:“我说你这个儿子也真是的。才去了一天一套计划就展开了。还把那边所里的许海生找个机会暴打了一顿。”

 “哦?是么?他没和我说呀。”沈子丰诧异了。

 “那边所的黄明刚刚在电话里辅证了沈澄的话,并且把情况讲了下,你知道你儿子怎么安排的么?”陈斌习惯性的去摸香烟,干公安的大部分是烟,男人的交流也无非烟酒和女人。

 沈子丰先掏了出来,递给了一陈斌,也不说话。陈斌继续的把沈澄对他的分析,对黄明的拉拢保证,和计划说了下。随即陈斌的手一摊开:“决定权在你我了。”

 “决定权是在你,好吧?”沈子丰乐了。

 陈斌无可奈何的撇了下嘴,只好点头:“是,是在我。说实在话这口气呢,我想出一下的,怎么着也要敲打敲打这帮混蛋,子丰,我们是老兄弟了,你看呢?”

 “我随便你,你说咋滴就咋滴。”沈子丰笑道。

 陈斌不由得大笑起来:“好,好!对了,刚刚总局那边老郭打了个电话来,意思这费伟名还是不错的,是不是能客气点。意思里还说费伟名想请你我一次。消息传播速度简直快的让人恐怖啊。不过更恐怖的是沈澄的脑袋。你这个儿子分析的不错,这么着还能透出来的口风只能是朱改了口,他特么的收了人家好处我陈斌就不是人了?哼!”陈斌没有提及刘良才的第一个电话内容,但是他的心里底气十足。站了即将来到本省省厅的刘良才的肩膀上,朱局这样的人,他没必要再鸟了。人的确就这么的现实,尤其是朱局的作为让陈斌找到了彻底看不起他的理由。

 “你的意思是?”

 “我已经关照了沈澄,等我电话再决定方向。这不叫你商议下么,怎么着也是你儿子。”

 “你不了,那就出点气敲打敲打吧,沈澄这点事情也不能为你做,也不是我儿子了。”沈子丰吐了口烟,微笑的看着陈斌:“干。”

 “…”陈斌的手在电话边敲打着,直直的看着沈子丰,随即干脆的拿起了电话对着沈澄:“我,等你消息。”

 “我去调人马待命。”沈子丰长身而起。陈斌也站了起来:“一起去,晚上我先请兄弟们吃饭!”

 “不是盒饭吧?”

 “去你的!”

 随着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两个男人之间的友谊在笑声中传出了很远很远。

 而他们期待着的沈澄呢?

 沈澄在喝酒。

 喝酒是喝酒,一桌子人转了下来了,就是不去鸟许海生,直到许海生直接被气走了,他正眼也不看一眼。肖波无可奈何着只好带过了话题,因为沈澄的少爷脾气快要发作了。费伟名却在那里哈哈大笑着:“沈少这性格直啊。”

 “沈大也是这样的。”肖波在一边介绍着。

 沈澄和其他的人倒是客气无比,听到他们提到了自己的父亲,沈澄举着杯子站了起来,先给肖波道歉了:“肖所长,真的对不起,刚刚我有点失礼了。”

 “没事情,没事情,哎,干。你倒是讲讲嘛,下午到底怎么会事情?只知道你和许海生好像不对付,不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吧?啊,叶彤你说呢?”肖波干了酒,询问着真相,随即带着取笑起了叶彤。一句话带了这么多人,显出了这个家伙八面玲珑的本

 叶彤红了脸在摇头。她的心里及其的厌恶这种酒宴,尤其是和这些人。

 沈澄开了口:“那当然。男人嘛,不为女人打架为什么?”

 哄堂大笑一片里,沈澄接起了电话,恩恩了一声,然后抱歉的看着桌子上的人:“我妈问我媳妇儿打来没有呢。”眼神又坏坏的带过了叶彤,随即低头去拨弄了下手机。

 叶彤急的要去掐身边的沈澄,费伟名在那里乐坏了:“哎,到位,这个话到位啊!沈少啊,刚刚肖所看你和许海生互相瞪眼,问你们,你们说没事情,这就想带过去的,现在看来还闹的不轻呢?黄警官,别拉着你师弟啊,让沈少说说嘛,这酒桌又不是单位。”

 黄明配合的随即把手放下了。老老实实的在费伟名面前隐藏起了一切,一如从前的听之任之。

 “上午不是去肖所长办公室见我师兄么?”

 沈澄坐了下去,看着肖所长开始了讲解:“回了办公室,他坐我位置上,之前叶彤已经说了这里有人了。这我回来了,站了那里,懂点人事的,他该不该站起来让开?”

 “是。”肖所长没说话,费伟名倒是说了实在话。

 “不让算了,我师兄介绍我的时候,他倒好,怪气的抬起头来说什么坐这里上班不错嘛,你实习的?”沈澄说这些的时候,把许海生当时那种倨傲的语气神态学的十足。

 面对着肖所长询问的眼神,黄明认真的点点头。肖所长顿时沉了脸骂道:“他拽什么东西?”

 “那沈少怎么说的?”费伟名一脸的八卦样子。

 沈澄哈哈一笑,忽然的变了脸,直接的看着费伟名一字一句的道:“他给脸不要脸,我这个人也就成全了他,我问他是自己滚还是我把他丢出去。他站了起来要动手,被我摔了一边。不是师兄拉着当场就打废了他。”

 被他忽然的视搞得心头一跳,费伟名诧异的看着沈澄,沈澄的脸上却已经换了副孩子气的得意,正靠了那里看着肖所长:“肖所,我可是忍了的。他还约我下午打一场。不就是看不得我在叶彤对面坐嘛。真受不了,幼稚!”

 一个一脸顽皮神色的年轻人嘴里吐出了幼稚两个字,这幅场景不能不让人要发笑。沈澄却似乎毫不在意,也无视着叶彤在一边的羞急,他继续在唱着独角戏。他道:“喜欢漂亮女孩子没错,可是不能自己追不到怪到别人身上吧,他有本事找肖所长调办公室啊,找我算什么,对吧。”

 费伟名和肖所长齐齐的笑了起来,一桌子人放了筷子就看着沈澄,此时此刻的沈澄满脸的肤浅放:“下午我在健身房锻炼,他进去了,肖所长你问其他人,要和我打,我无所谓,结果呢,一上来被我摔了个跟头,实力简直太次了!我还连续的让了他二次了,结果他居然了拳套上来要打我,我才急了的。”

 “什么?”听到许海生这么的过分,肖所长眉毛全竖起来了,可是这种面对手下纷争时,在不恰当的场合里拿出来的威严根本不算威严,此时此刻的他哪里像个所长,简直像个在调解手下小弟纷争的黑帮头子。

 叶彤忍耐着恶心的感觉低了头下去,而沈澄今晚的肤浅表现也让她失望了。忽然她觉得在这里好没意思。可她记得陈斌的吩咐。她只有委屈的忍耐着,只是放眼全桌再没有一个男人能让她感到舒心。

 她甚至有了点难受,女人的感觉就是这么的奇怪吧?

 沈澄哪里知道她会这么想,作为主演的他现在可是主导着事情的走向的,他早已经全身心的投入了这次的饭局里。手一挥,狂放不羁的沈澄带着酒意大声的道:“肖所长,我胡说八道一个字,我出门就被子儿打了!不相信你去调查去。我也知道我才到单位的,年轻人是要收敛,可是年轻人更要有点血气,你说我一个爷们被别人到了这个份子上,又不是打不过他,再不打行么?”

 “哎,别激动,沈少别激动。”费伟名在一边劝着,同时拉着肖波:“沈少说的这个份子上怎么会说假话?”

 “我没不相信沈澄啊,我这不是在想许海生太不上道了么。”肖波抬起了头来对着费伟名先解释了一句,然后看着沈澄:“沈澄啊,我相信你的,不要急嘛,这么多同事刚刚也在点头证明着,这平时许海生的态度我也是知道的。哎,算了算了,等回去我批评他,啊?”

 “呵呵,我早算了,这不领导要问,我才要讲清楚事情对错嘛。肖所长,我有点大大咧咧的,你别介意啊。也怪我,没克制的住。”沈澄接过了肖波的话头,又举起了杯子来。

 费伟名看看沈澄血红了的眼睛,再想着刚刚这个家伙瞪眼看自己的样子,他不知道这个少爷失态了会做什么事情,今天还是控制住的好,有什么不愉快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次开始?想到这里他站了起来配合着沈澄的话道:“大家也吃的差不多了,来,一起干了吧,沈少你消消气。晚上我们一起去唱歌如何?”

 “不了,不了。”沈澄赶紧的干了酒后,有点不好意思了。看着周围人不解的眼神,暗中踢了叶彤一脚的沈澄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叶彤,然后犹豫了下,才害羞起来:“我和叶彤去唱歌,之前说好的。”

 正要急的叶彤看着手机上几个字:服从命令,臭娘们!

 她红了下脸,一半是气一半是羞,却又被服从命令四个字带出了顾虑,无可奈何之下小丫头咬着嘴站了起来抢先走了出去。身后男人们的哄笑再次传来,一片让她觉得俗不堪的话语里,就那个家伙最最放肆无比,沈澄在大声的叫着:“哈!和我抢姑娘?我呸!”  M.uYixS.com
上章 血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