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血性 下章
第八回 冲动是魔鬼
“王斌电话来,给了点面子肖波先让他走了。人啊,一步错步步错。沈澄你要看着这个反面教材引以为鉴。”沈子丰坐在陈斌的对面,两个父辈的边上是被拖了起来的沈澄,沈澄安静的听着,认真的点着头。

 何止这个教训,自己的前生就是最深刻的教训!再来了一回后还不知道珍惜,自己还算个人么?沈澄一边想着,一边询问着陈斌:“陈叔,明天我还去上班吧。”

 “你有你的主意了,恩,再过几天吧,清水所今天晚上出这样的事情,马上会有人事调动的,你在那里也不太合适了。”陈斌说道。沈子丰嘴动了动,没有再说什么,这是家里,房间里周绢竖起耳朵听着呢,一旦知道了点什么又会烦自己半夜的,沈子丰不想多事了。

 看沈澄的确有点疲倦了,沈子丰也不耽误他休息了,拍了下儿子:“敬你陈叔一杯先去睡觉吧。”

 “陈叔。”沈澄乖巧的端起了酒杯,在陈斌的笑意里喝了下去,然后告罪了声回房间了。关上了门隔绝了外边的低笑,沈澄苦恼的关了灯躺在了上,自己的身体还在成长的阶段,极其的需要充足的睡眠,这疲倦来的这么的快,他渐渐的睡去了。

 肖波也在这个时候一脸颓废的告别了费伟名,高一脚第一脚的沿着楼道向上走去,他还不知道怎么面对子的询问和愤怒,或者她现在还不知道,或者她已经知道,反正她迟早会知道的!

 重重的叹了口气,站在黑暗里,肖波的手在门把手上却鼓不起勇气拉开门,心头的悔意翻江倒海着,恨自己恨费伟名恨陈斌,还恨那个朱局!他知道了后悔却已经晚了,这后半生注定将成为全城的笑柄…

 费伟名冷冷的看着他消失了,低头发动了汽车打着方向盘向着一个情人的家开去,他该说了也说了,该询问的也询问了,却还是没找到任何的理由,被动的等待不知道的命运,他不甘心也觉得危险,积的情绪总要有个宣的地方,今天夜里是什么也干不了的费伟名苦恼着,他想去发一次。

 就这个夜晚,彻底平静下来的江城蕴藏着一丝不安的气息,很多的大事都是由小事不断的积累起来的。量变到质变之前的飞跃,不是任何局中的人可以把握的。就是沈澄也不能,因为他身已在局中。

 清水所很久没有这样的准时到齐了人马了。

 沈澄和叶彤坐在办公室里,时钟指向了九点半的位置,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并且所里已经开完了内部会议。关于昨天肖波的处理意见也已经第一时候内部通报了全城。这样的会议在各个局,各个所开展着。事发的清水所里,却没有谁有心情闲扯这些八卦。暂时代理所长职责的副所自然不能出心底的快乐,他匆匆的结束了会议并且还表现了对肖波的遗憾。虽然大家知道他其实一点也不遗憾。

 看着神清气仿佛没有什么事情的沈澄,叶彤真的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心是什么做的。微微的带着点不自然,叶彤今天就没怎么和他说话,甚至都没怎么看对面的沈澄。女孩子眼里的红丝显示了她没有睡好。女孩子总是这样,遇到一个人遇到一些事情,她就会想很多很多,想到莫名其妙的伤心时甚至会傻乎乎的哭一场。

 沈澄装着素质很高的在那里读报,江城报上报道了昨天晚上的行动,没有提及肖波的事情,他哗啦啦的翻过了公式化报道的那一页的时候,黄明走了进来。

 “沈澄啊。”黄明招呼着,又和一边的叶彤笑了息。沈澄站了起来走了出去,屋子里的叶彤竖起了耳朵,却没有听到外边在说什么,只有黄明低声说了几句后,沈澄又快速的说了些什么,模糊不清的随即就听到了黄明恩了一声。叶彤慌忙坐直了身子,耳边却听到了推开了门又进来了的沈澄哼了一声:“小样。”

 “你!”

 不知道怎么这么容易被他怒的,叶彤瞪着眼睛看着沈澄,鼓起了嘴却不知道自己这样,与其说是生气,还不如说是撒娇。沈澄重重的关上了门,叶彤一惊:“你干嘛?”

 “嘘!神经病啊。”沈澄没好气的随手拽起了叶彤,一直拖到了里面的打字间才放开。叶彤在一路跟着,嘴里在嚷嚷着:“哎呀,疼,疼呢。”然后委屈的举起了雪白的胳膊看着沈澄:“红了呢。”

 “恩恩,。”沈澄随口敷衍着却不动手,然后低了嗓子:“我传话说明天也许不来了。晚上下班请黄明吃饭告别下,再叫几个同事,然后和你去逛街。”

 “你找机会让他?”叶彤看着沈澄,眼睛里询问着没说完的问题。

 沈澄点点头赞许着:“聪明。”

 “不去。”叶彤回绝的直截了当。沈澄傻眼了:“什么?”

 “不,去!”叶彤恼火的看着沈澄:“不知道么?不,去!”

 “你特么的。”沈澄急了。

 叶彤恨恨的看着他:“你有完没完?我不喜欢总被人用。”

 用?

 沈澄扶住了墙看着叶彤,哭笑不得的讽刺起来:“用什么啊,谁用你的?”

 “啐!”看他不怀好意的眼神在自己的身上打转,叶彤发现了自己的语病,刷的红了脸转身就要走。沈澄连忙去拽她,叶彤惊呼了一声失去了平衡,眼看就要摔倒了。沈澄吓的赶紧去搂住了她的身体。臂弯圈住了她的身子,沈澄忽然感觉到了怀里女孩子的僵硬,触手之处一片软腻满。

 从背后抱住叶彤的沈澄痛苦的翻了下白眼,赶紧的想松开。叶彤已经小狮子似的低头抓起了他的手,一口咬了上去。沈澄咬牙切齿的忍耐着不敢叫,只能苦苦的憋着,在那里跳脚。偏偏叶彤狠的下心,疼的沈澄实在没办法了,他发了狂,干脆的一把勾住了叶彤的脖子恶狠狠的低声警告着:“放开拉,不然我耍氓了啊。”

 被他扳动了身子半转了过来,松开了口的叶彤低着头,忽然捏起了拳头轻轻打在了沈澄的口,沈澄正看着手上虎口处深深的牙印倒着凉气:“你真舍得啊。哎。”叶彤却已经靠在了他的怀里。沈澄这才发现自己习惯性的把一只手圈住了人家的

 男人的头女人的

 办公室里是静静的呼吸,秀发的清香里有着少女的一份期待。沈澄艰难的咽了下喉结,偷窥似的低头看去,叶彤感觉到了他的低头,赶紧的把头埋的更深了。那温暖润的红微微的贴着自己肩头,空调的风把叶彤的发丝吹起了拂在了沈澄的脸颊上。手臂圈着充满了活力的肢,沈澄难堪的发现了自己起了反应。叶彤心头狂跳着,自己的小腹处沈澄的坚硬那么的明显,夏天单薄的衣衫隔断不了男人的**。

 忽然的觉得手脚也发软了,叶彤懒洋洋的恩了一声,才哼出口就羞的无地自容了,却觉得是那么的舒服。听着她在耳边的娇,再也无法压抑了的沈澄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低头狠狠的吻了上去。

 这是自己期待的么?叶彤眼神离的看着越来越近的脸庞,那个昨夜在自己脑海里蹦跶一宿的坏坏眼神,她害羞的闭起了眼睛把自己的付了对方,全身也已经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全靠了男人的臂弯支持着。

 一只大手坏坏的带起了自己的衣衫,巧妙的贴上了自己的肌肤,战栗着身体有心要拒绝的叶彤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从没男人碰过的口已经被他侵犯了,坏蛋在肆意的捏弄着拨弄着,叶彤痴痴傻傻的任由了他的作弄口鼻里微微的呻着,面色红。

 **在三十岁男子成回忆的带领下已经不可收拾,不是窗外传来一声汽车的喇叭惊醒了沈澄,沈澄差点想在这里就把她办了。

 “哎。”

 好不容易舍得离开了她的,沈澄愁眉苦脸的开始占了便宜还卖乖:“不许在外边说啊。”

 “怕你女朋友知道么?”

 叶彤咬着嘴看着沈澄抬起了头来。狼狈的转了头去,沈澄回避回答这个问题,他说道:“晚上一定要去啊。”

 “看你表现。”

 女人总是这样,你收敛她就放肆。沈澄一口气堵在了口瞪着眼睛回了头来,叶彤却忽然的又害羞了起来,低了头去扭了下:“知道了拉。”

 冲动是魔鬼!

 沈澄烦恼的拖着两条腿,把她先丢了椅子上去,又打开了门站了出去,阳光洒在了走廊上,沈澄站了那里任由阳光暴晒着,下面进进出出的干警时不时的抬起头来看着他笑。

 笑老子什么?

 沈澄没好气的装着笑容礼节的客气着,忽然感受到了左边递来的一道怨恨目光,他挑衅似的视了过去。许海生选择了转头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他等着夜幕的降临。

 沈澄也在等待着  m.UyiXs.COM
上章 血性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