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兽医 下章
第两百八十二章 气死个人的指导棋
看到梁浩眉目间的得意与幸灾乐祸,周晓川只感觉有些好笑,他也懒得跟梁浩废话,一番猜子后,继续用笨拙业余的持棋手势开始落子下棋。只不过,他这一局棋,却是下的和前一局截然不同。

 首先是棋风,不再像先前那样犀利猛烈,看着就像是跟梁浩斗了个难分难解、旗鼓相当一般。

 但如果是有职业级围棋高手看到了这一局棋的话,必然会发现,周晓川已经是将整局棋都给牢牢地控制住了,梁浩的每一步棋,实际都是按照着他的意图在走。说的夸张一点,周晓”便是这局棋中的上帝,所有的棋子,都是按照着他的意图在行事!

 以梁浩业余五段的水准,职业级别的围棋高手要赢他并不难,但要将棋下的如此随心所,让对手从始至终都被自己牵着走,可就不是一般的职业围棋高手能够办得到!

 真是没有想到,自诩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老,棋力竟然是高到了这种水准!也不知道,它当初跟的那个精通围棋的主人,究竟是个什么身份…,其次是周晓”一改前面那局闭口不言闷头下棋的风格,开始喋喋不休的长篇大论了起来,偏偏他说的还不是废话,都是梁浩每一步棋的得失优劣。当然了,因为梁浩从始至终都是被他给牵着在走,所以自然是失多得少、劣强过优。

 如果周晓川只是在胡说八道的话,梁浩的心情或许还不会太差,甚至还会暗暗高兴,因为这说明周晓川输不起没风度,可以大幅度降低他在林家人心目中的分数。但问题是,周晓”并没有在胡说八道,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条理清晰很有针对,即便梁浩心有不甘,却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对。

 “可恶,这个家伙居然是在跟我下指导棋!”心高气傲的梁浩被气得够呛,如果说这局指导棋是一个职业级的高手在跟他下,他不仅不会生气甚至还会认真聆听请教。但问题是,现在这局指导棋,是周晓”这个该死的家伙在跟他下,而且还是当着林文志的面在下。“他的棋力怎么会这样高?啊,我知道了,他先前一直都在扮猪,为的就是吃掉我这头老去…,…混蛋,真是太卓鄙了!”

 梁浩感觉周晓引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记响亮狠辣的耳光,在自己左右两边脸颊上面的‘啪啪,作响,这种感觉,就甭提有多憋屈、多难受了!实在忍不住的他,从牙里面憋出了一句满怀怨气的话:“你能闭嘴吗?下个棋也这么聒噪,你当自己是解说员啊?”

 周晓川扫了他一眼,语气平淡的说道:“我说这些话,都是为你好,如果你想要棋艺更进一步的话,就必须得改掉这些错误才成。”如果只是从他此刻的表情和语气来看的话,绝对想不到这些事情都是他和老早早便策戈,商议好的,只会认为他真的是在替梁浩着想。

 林文志就是被他这副貌似忠良的模样给欺骗了,眉头微皱语气不满的说:“梁浩,小周指出你下棋的错误,或许会让你心里面有些不好受,但这的确都是为了你好,你不领情说声谢谢也就罢了,怎么能够出言指责小周呢?”

 “我”…”梁浩感觉自己真的是要冤死了,被周晓”给打了脸、了耳光不说,居然还没地方可以喊冤诉苦。

 抬头看了眼周晓。”梁浩突然从他那双眼睛里面看到了一抹嘲讽的光芒,微微一愣后,他立刻便明白了过来,周晓川这根本就不是在好心教导自己,而是真真奔着打自己脸、自己耳光来的。

 这个混蛋!

 梁浩气的咬牙切齿,要不是林文志就在旁边,只怕他就要跳起来跟周晓”武斗了一怒火冲头的他已经忘记了先前林立斌说周晓引是武者的事情。

 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周晓。”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林叔叔,你也别指责梁先生了,都是我不好,不该在没有打招呼的情况下就跟他下起了指导棋。虽然我的目地,是想要通过这局棋让林叔叔和梁先生都有收益都有进步,并没有什么恶意,但既然让梁先生感到了不满意,那么就此结束吧…”

 虽然梁浩巴不得这局棋能够赶紧结束,但周晓川说的这番话却是让他很纳闷:“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心了?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就在他猜疑不定的时候,林文志开口说话了:“别虎头蛇尾就这么结束了啊,继续下,你刚刚的点评讲解可是让我茅顿开、受益匪浅啊。”

 不是吧?还要继续下?那我岂不是还要继续被打脸、被耳光?!

 梁浩的表情顿时就呆滞了。

 以退为进…这个该死的周晓”分明是在以退为进装可怜啊!我就说嘛,他怎么可能会突然变得好心起来!

 就在梁浩被气的差点儿背过气去的时候,林文志又转过头来,一脸严肃的冲他教训道:“梁浩,身为你的长辈,我有必要提醒你,忠言逆耳利于行,如果光听好听的、奉承的话,你这一辈子就难有太大作为!小周刚刚做的事说的话,可都是为了你好,你得感谢他才成!”

 感…感谢周晓”?!

 林文志啊林文志,你有没有搞错啊?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而是一个卓鄙无的jiān诈之徒啊!你丫好歹也是省公安厅的厅长,怎么连识人都不会呢?再说了,这家伙做的事说的话,哪里是为了我好,分明就是在打我的脸、我的耳光啊,你居然还要向我感谢他?我…,我有那么吗我?尼玛啊…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是比这更悲催、更憋屈的?我真是太冤了,比那哭倒长城的孟姜女都还要冤啊!

 虽然心里面是千般不甘万般不愿,但林文志已经发话了,梁浩也就只能是面色难看的从牙里面挤出了一句包含怨气的‘谢谢”

 周晓川就跟是没有察觉到梁浩表情语气中的怨念一般,笑呵呵地说:“梁先生真是太客气了,应该由我给你说声对不起才是。”

 这句话让梁浩恨的是咬牙切齿,在心头嘀咕道:“给我说对不起?哼,你倒是说呀,你怎么不说呢?你丫简直太会演戏了,比我还能悔…,…”

 林文志看了眼周晓川,又看了眼梁浩,暗地里叹了口气:“梁浩这孩子小时候也蛮不错的,怎么长大后就变成这样了?还是小周这个人不错,谦虚有礼、气量也大的…。”或许是因为先入为主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一番对比后得出的结论,林文志这会儿是怎么看周晓川怎么顺眼。

 幸运的是,梁浩并不知道林文志心头的想法,要不然,本就被气得够呛的他,指不定就会气过头而直接昏死过去。

 不管怎么样,这局让梁浩苦不堪言的指导棋得以继续进行。

 或许是被打脸打麻木了,让梁浩开始破罐子破摔,对周晓”喋喋不休的点评充耳不闻,只是埋头下棋。见此情景,周晓”和老也没有了再继续下去的兴趣,棋风陡然一转变得犀利了起来,三两下就将梁浩的大龙给斩杀的支离破碎。待到终盘数子,梁浩毫无意外的以极大优势落败。虽然输得很惨,但梁浩却是长长吐出了一口气,整个人也因此轻松了下来…,

 “总算是结束了啊…,…这样的经历,我是再也不想来二回了!”着太阳xué的梁浩,满心凄凉的在心头这般说道。

 与此同时,望着棋盘的林文志,则是在感慨的说道:“小周,你的点评讲解真是不错,依我看,就算是围棋比赛请的那些专业棋手解说,也没你点评讲解的这么透彻、这么容易让人理解领悟。哎,我说,你有参加过围棋评级么?是业余几级?”

 周晓川笑着回答道:“林叔叔,我就是偶尔玩玩罢了,没有参加过评级。再说了,就我这水平,去评级估计也是丢人显眼吧。”

 “小周,你这个人,就是太过谦虚了!”林文志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我这个人的棋力不怎么样,但眼光还是有的,依我看,你的棋力怎么也达到了职业级的水准!”

 周晓川笑着回答道:“林叔叔你真是太过奖了。”同时他也按捺不住好奇,用只有老才能够听见的微弱声音,询问道:“哎,我说老,你的棋力到底是达到了什么水准啊?”

 不知道谦虚为何物的老回答道:“怎么着也是棋圣的水准吧。”

 周晓川明显不相信:“你就吹吧!”

 处在兴头上的林文志,拉着周晓川开始探讨起了围棋。

 仗着有老这个自诩棋力不弱于职业九段的高手在,周晓”应答的很是轻松。而他的这种表现,却是让梁浩越发的怨愤了:“周晓川,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明明是拥有很高的棋力,居然还要装成一个连持棋手势也不会的菜鸟来我!可恶啊,我一定要想办法扳回一城、报仇雪恨!”!。  M.uyIxS.cOM
上章 花都兽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