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兽医 下章
第两百九十一章 停车坐爱枫林晚?
“果然是这样…。”在眉头微皱的思索了片刻后,林清萱提出了一个建议:“要不,我给我爸打个电话,他在武学上的修为远在我和大哥之上,一定有办法帮你解决这个岔子。”

 “别,千万别。”周晓川一听这话就急了,开什么玩笑啊,如果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你爸,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呢,说不定就把我当威了个sī生活不检点的子,届时,他能够同意我们俩交往才怪。“相信我,这并不是什么打不了的问题,而且我已经找到了解决的方法,最多到明天下午,就能够恢复正常,如果你不相信,我明天下午就证明给你看!”

 证明的方式自然不用多说,看林清萱脸红红的模样就知道她一定是听懂了。不过,她仍旧是有些不放心,皱着眉头又问了句:“真没大碍?明天下午真的能好?”

 周晓川苦笑着一摊手:“我就算再怎么楞,也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面骗你吧?”

 “行,我就信你一次,等明天下午再来验证看看你有没有说谎。”说这话的时候,林清萱脸上的红晕依然没有褪尽。

 总算是摆平了,不容易怀…周晓川长松了一口气。

 林清萱并没有急着驾车离开这家医院,而是在稍加考虑后,拿着处方签推开了车门。

 周晓川很是不解,急忙问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林清萱回过头来答道:“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去给你拿药啊,员然你说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但我琢磨着要是搭配点儿强肾壮的‮物药‬多少也能起到点儿事半功倍的效果吧?”转身就走进了医院,也不听周晓川在身后的嚷嚷。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总算是被应付了过去…。”望着林清萱走进医院的背影,周晓川苦笑着吐出了一口浊气摇头叹息道:“不过这【虎威】的副作用也太坑人了些,是什么不好怎么就偏偏是痿呢?你就算是让我力在上躺个两三天,也比这毛病好亦…。”

 老在这个时候从他衣兜里面探出头来,以幸灾乐祸的口wěn说道:“其实我倒觉得只是让你疫二十四小时,着实有些太便宜你了怎么着也得让你痿个十天半月、一年半载的。唔,要是能够让你终生不举就最好了…。”

 周晓川一听这话就恼了伸手将老从衣兜里掏了出来,横眉竖眼的质问道:“我说老,有你这么诅咒自家主人的吗?我好像也待你不薄吧从来就没有少过你的吃喝,可你却这样诅咒我,难道这就是你对主人的忠诚?”

 老非但没有被吓到,反而还一脸忿忿的控诉了起来:“没错,你是没有少过我的吃喝,可谁让你不给我安排一只母当老婆,我这一把年纪了,还是孤苦伶仃一只。夜深静的时候,我也会感觉到寂寞啊!”周晓川还真没有想到老居然有这心思,在愣了一下后方才说道:“现在又不是旧社会,哪里还有包办婚姻那一套啊?再说了,你不是有本事的么?自己去找一只母啊!”老在一声叹息后,无奈的感慨道:“现在的母都跟着你们人类学坏了,一天到晚想着要找高帅富,像我这种矮丑穷外加老的乌,就算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文艺,却也不再吃香,又哪里找得到漂亮温柔的小母?”

 “我靠,就你这一把年纪,大半个身子都已经埋进土堆里的老家伙,居然还想着要找漂亮温柔的小母呢?”周晓川倍感无语。

 老瞪了他一眼,不满的说道:“爱美之心皆有之,你不能因为我年纪大,就刻夺我追求美的权力!”

 周晓川觉得,自己跟老斗嘴当真是闲的蛋疼,所以他干脆是摇了摇头闭上嘴巴,不再搭理聒噪不休的老

 在奥拓车里面等了二十多分钟,林清萱方才提着一袋药回到车上:“喏,就是这些药了,你可得按时按量吃啊。

 “嗯,嗯,我一定吃。”周晓川嘴巴上面应着,心里面想的却是:“待会儿我就找机会将这些药都给扔了,将它们留在身边,不是惹人怀疑么?”

 林清萱并不知道周晓川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还真以为他是很配合呢。在发动奥拓车,缓缓驶出了这家医院的时候,林清萱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在靠边停车后,她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不由的是微微一愣,嘀咕了句:“这妮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难不成她知道我今天在省城?”随后便摁下了接听键,一个软软糯糯的女声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小萱萱,你真不够意思,回到了省城居然也不告诉我…,哎,对了,今天晚上有个聚会,你也过来聚聚吧?”

 小萱萱?听到这个绰号,周晓川差点儿没有笑出声来,他冲林清萱投去个眼神,那意思分明是说:没想到,英姿飒的你,居然也有这样的绰号。

 林清萱回了他一个白眼,随后说道:“很抱歉啊甜甜,我今天还有事情,就不过来了,你们玩吧。”

 被称作甜甜的女生对这个回答很是不满:“有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儿是带着男朋友回家见父母的。

 我说,你可不能够有了异就忘了我们这些老朋友啊。这样好了,把你的男朋友也一并带过来,也好让我们看看,帮着你参谋参谋。”

 “这…”林清萱犹豫了下,将目光投向了周晓川。

 周晓川点了点头,他不希望看到林清萱因为自己为难,更不希望林清萱因为自己和以前的朋友疏远。

 得到了周晓川肯定的答复后,林清萱这才说:“你说地址吧,我待会儿就赶过去。”

 “永庆路你知道吧?那边有一家新开的法国餐厅,就在靖江河旁边,具体的地址如…”在将今天晚上聚会的地点告诉了林清萱后,这个叫做甜甜的女生停顿了片刻,随后便笑着说:“小萱萱,你这会儿正跟男朋友在一起呢?我这个电话,没有打扰到你们办事吧?”她将‘办事,两个字咬的极重,而且说完这番话便呵呵的坏笑了起来,个中含义自然不必多说。

 要说这个叫做甜甜的女生还是蛮厉害的,仅仅只是从林清萱刚才那短暂的犹豫,便敏锐判断出她的身边有人。别的不提,光是这本事,就比许多槁刑侦的警察还要厉害了。

 听到这话,林清萱只觉得头大,苦笑着说:“你这妮子在想些什么呢?我这会儿在开车好吧。”

 甜甜坏笑的更加厉害了:“开车?不会是在车震吧?啧啧,小萱萱呀小萱萱,没想到你这个冰清玉洁的小姑娘也学坏了。居然车震,你们也玩的太嗨了点吧?哎,我说,你们可得小心点儿,别被人瞧见拍照络中去,那样的话,你们就算是不想火,也得大火特火一回了。喔,对了,要不你们把车开到郊区去吧,那里人少不说,风光也算不错,刚好可以来个‘停车坐爱枫林晚”多有诗情画意啊…”这下子,林清萱彻底的无语了,在瞄了身边的周晓川一眼后,这才哼哼着说:“甜甜,要sǐ了你,什么时候思想变得这样龌龊了?还车震?还‘停车坐爱枫林晚,?你这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啊?赶紧给我闭嘴,要不然,看我晚上怎么来收拾你!”

 只可惜,甜甜对她的这个威胁一点也不害怕,反而还笑的更了:“晚上收拾我?好啊好啊,我没问题,可你的男朋友怎么办?让他独守空房?这也太残忍了吧?你就真能舍得?哎,我倒是有个不错的提议,干脆我们三个一起滚单得了,我可是不会介意的哟…”

 “你这妮子疯过头了吧?得,我懒得再跟你多说,晚上见吧。”扔下这么一句话后,林清萱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因为她很清楚,要是再不挂断电话的话,甜甜这个嘴利的妮子,指不定还会说出些什么样的出格话来呢。要是只有她一个人倒罢了,可周晓川还在这里呢。

 放好了手机后,林清萱一边重新启动奥拓车,一边苦笑着向周晓川解释道:“我这个朋友也就是耍耍嘴皮子而已,其实人品和性格都还是不错的。”

 “听得出来。”周晓川笑着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是一个很开朗、很喜欢开玩笑的人。”

 林清萱点了点头,也跟着笑了起来:“嗯,她的确是这样没错,不过我们都说她是没心没肺。”随后她又叹了口气,不无遗憾地说:“本来我今天晚上是打算亲自下厨,张罗一桌饭菜跟你来个特殊的烛光晚餐浪漫一把,谁知道却被这妮子给搅合了。哎,刚刚居然忘了问她,到底是从哪里得到我在省城的消息…。”

 这个疑问,一直到了傍晚时分,林清萱跟着周晓川出现在了永庆路的那家法国餐厅时,方才得到解答。

 (高考结束了,祝全国所有的考生,都能够考到个好成绩,考上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  m.UYixS.Com
上章 花都兽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