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兽医 下章
第两百九十三章 好酒的老龟
“葡萄酒。”老伸长了脖子,一双小眼睛sǐsǐ地打着周晓川手里那杯红酒,如此表现,跟那些嗜酒如命的酒鬼没有多大区别。

 周晓川看了眼老,又看了眼手中的红酒,有些犹豫:“呃”…乌能喝酒吗?”

 老不满的说道:“为什么不能?我跟着前前前主人的时候,可是经常都会喝酒。”

 “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喝点儿吧。”说话之间,周晓川微微侧了侧身子,以阻挡别人视线,随后才将老从衣兜里面取出来。

 趴在周晓川左手里的老,将脑袋凑到红润杯口,深了一口气后,感慨道:“嗯,人的酒香,不用尝味道光是闻气味,就知道这葡萄酒应该很不错。”随后又冲周晓川说:“主人,麻烦你将红酒杯再倾斜一点儿好吧?你现在这样,我怎么能够喝得到酒?”

 “嘿,你这老家伙的要求倒是tǐn晓川笑骂了一句,但还是依言将红酒杯倾斜,好让老能够喝到杯中的葡萄酒。

 老先是喝了口葡萄酒含在嘴巴里,微眯着眼睛感受了数秒钟的口感滋味,方才将其下,长舒一口气后说道:“这葡萄酒是用的艮第南部伯恩丘区葡萄园中出产的葡萄酿制而成的,应该是某个sī人葡萄庄园的产物,口感滋味不比那些知名葡萄酒庄园出产的名酒产,只是在酿造过程中有一个小问题没能够处理好,所以甘甜的味道中微微有些发涩,但对普通人来说这并不影响口感因为只有经验丰富的资深品酒师,才能够察觉出这一点…”说到这里,老猛地张嘴一,杯中的普通酒竟是被它给一口饮尽了。

 “呃那啥,太久没有喝酒了一时jī动所以就给喝光了,不过也没关系啦,这里酒多你随便再去拿一杯吧。”

 周晓川对它一口喝光了杯中酒的事情并不在乎,只是对它说的话深表怀疑:“资深品酒师才能够尝的出来?我说你这是在自我吹嘘吧?”开玩笑,一头乌要是懂品酒的话那它还算是乌么?!好吧…此刻周晓川显然是忘记了,琴棋书画这些技艺,似乎也不该是乌能够懂得吧…

 周晓川的怀疑态度让老相当不,它哼哼着说道:“主人,你这是瞧不起我呢?当年我跟着前前前主人的时候,什么样的酒没有喝过?既然你怀疑我,那就让我来给你说说,这葡萄酒究竟应该怎么喝才对…六不等周晓川开口,聒噪的老便滔滔不绝将品尝葡萄酒的方式方法讲述了出来。这家伙,一旦打开了话匣子,那就是一泻千里收不住。

 周晓川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跟老在窗户边窃窃sī语的时候,那几个梁浩的sǐ也正在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着他。

 “就是这个小子让耗子栽了跟头?看他也不咔样嘛,林清萱那个男人婆怎么就看上了他?哼,敢跟耗子抢女人,他还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今儿晚上,一定得要他好看!”说这话的,正是那个叫做朱诺的年轻男子。

 就在先前看到了林清萱的时候,朱诺等人便给梁浩打去了电话。然而,这个平里只要一听说林清萱在某地出现,立马儿就会赶过去的梁浩,这次的反应却是相当离奇,先是沉默了一分多钟,随后居然是说自己有事要办就不过来了。这样的回答,显然是让朱诺等人生了疑心,于是,在一番追问后,朱诺等人也就知道了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

 当然了,这事情既然是梁浩说的,少不了会加油添醋,将周晓川给丑化一番。在他的口中,周晓川俨然就是一个感情骗子,想要傍着林清萱飞黄腾达。而在听了他的话后,朱诺等人也都是义愤填膺,纷纷表示要替他出气,让这个叫做周晓川的小子丢脸吃瘪。对于这件事情,梁浩是乐见其成的。虽然他已经托人去请国术高手来教训周晓川了,但也不介意提前让周晓川出点丑吃点亏。然而,也不知道是忘了呢还是故意的,他并没有将周晓川是一个练家子、而且实力比林立斌只高不低的消息告诉朱诺等人。或许在他看来,周晓川跟朱诺等人两败俱伤,才是个最好的结局吧”

 “想要让他出丑丢脸还不简单?”一个高高瘦瘦戴着眼镜的男子冷笑着说:“这小子不就是一个从穷山僻壤里面出来的小兽医么?瞧他眨眼间就将一杯葡萄酒给干掉的模样,就知道他是没开过洋荤、没见过世面的土豹子。诺哥,这事情也不需要你出马,我去就能够让他丢尽颜面。

 因为周晓川刚刚的站位问题,所以这个高瘦眼镜男只看到那杯葡萄酒转眼就没了,却没有瞧见喝那酒的实际是只乌

 朱诺并没有阻拦,只是提醒道:“白杨,别大意,甭忘了耗子也在他手里面吃了瘪。还有,事情做的隐秘点,林清萱那个母暴龙可还在旁边看着呢。要是jī怒了她,我也保不了你。”

 “我办事,你放心。”说完这句话,白杨迈步就走向了周晓川。

 这会儿,听了老讲解喝葡萄酒的方法后,周晓川正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看按照老所说的程序来喝这葡萄酒,是不是会比随意喝更加的美味可口。也就是在他刚刚将空酒杯放到shì应生端着的托盘上、换了杯新酒的时候,一脸笑容的白杨便出现在了他面前:“周先生你好,我叫白杨,听说你将咱们的林大警花都给降服了?真是让我好生佩服啊!”要是光从白杨此刻的神态和语气来看,十有八九会觉得他跟周晓川很友好,纵然不是朋友也有很大可能会成为朋友,这无疑是完美诠释了‘笑里藏刀,这个成语的涵义。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周晓川并不知道白杨来的目地,只见他一脸友善笑容,自然也就不会摆臭脸。在笑呵呵的寒暄闲聊了两句后,白杨这才故作关心的说:“周先生,看你刚刚一口就将葡萄酒给喝干的模样,怕是不太习惯喝这葡萄酒吧?”

 刚刚那杯葡萄酒哪是我喝的啊,根本就是一个酒喝的啊!你没有看错,是酒不是酒鬼。而且这老货好像还喝高了,正亢奋着呢,要不是周晓川强行将它给摁在了衣兜里面,指不定会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这番牢话,周晓川也只能是在心里面说说,对于这个飞来的黑锅,他也只能是背下来,苦笑着点头道:“嗯,的确是有些不习惯。”他说的倒也是实话,毕竟他平常就算喝酒,也喝的是白酒和啤酒,很少会喝葡萄酒。

 白杨脸上的关协神情又浓了几分:“那你要不要来点儿啤酒?”

 周晓川不由的一愣:“这里…有啤酒么?”

 “问问不就知道了。”扔下这么一句话,白杨也不敢周晓川同意不同意,抬手打了个响指,用不大不小刚好能让附近几堆人听见的音量说:“shì应生,过来下,这位周先生问你们这里有没有啤酒供应?”

 shì应生的态度相当好,客客气气的回答道:“很抱歉,我们这里没有提供啤酒。”

 至于附近那几堆人,则是冲周晓川投来了鄙夷的讥笑,要不是怕得罪林清萱,只怕他们早就已经笑出了声来。虽然没有大声讨论此事,但他们相互间却在窃窃sī语。很快,这件事情便传入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而周晓川的形象,也跟鄙、没有品位挂上了钩。

 角落里聊天的三个女人,自然也从旁人口中听说了此事。

 “在这里喝啤酒?”田甜甜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周晓川还真是有趣,居然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谁说在这地方,就必须得板起脸来装高贵?嗯川”我这就出去买几瓶啤酒回来,跟他来个不醉不休。”这妮子的性格还真是风风火火、说做就要做,转身便真的要去买啤酒。

 安宁急忙一把拽住了她,没好气的说:“清萱说的没错,你还真是唯恐天下不呢,拜托你,安分点儿,别惹来更多的麻烦好吧?”

 “你这人真没意思。”被拽了回来的田甜甜一脸不

 就在这个时候,娥眉微蹙的林清萱问了句:“站在周晓川面前的人是谁?怎么看着眼生的很?”

 要说田甜甜的性格虽然不太靠谱,但对在场众人的信息却是相当了解,当即便回答道:“喔,那小子叫做白杨,是朱诺和梁浩的朋友,听说家里面是做建筑材料生意的。”

 “跟朱诺和梁浩是一伙的?”林清萱眉头一挑,迈步就要朝着白杨走去,田甜甜却在这个时候伸手将她给拦了下来:“哎,你要干啥去?”

 林清萱哼哼道:“还能干啥?当然是去给这家伙一点儿警告。难道你看不出来,他是在故意针对晓川的么?”

 “你呀,就给我留在这里看戏吧。”田甜甜的表情难得严肃了一回“要是周晓川连白杨这样的货都搞不定,又怎么能够配得上你?”!。  m.UyiXs.Com
上章 花都兽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