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兽医 下章
第两百九十五章 顶级品酒师?不,我
“这…”shì应生在犹豫了一下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的,先生,我这就去通知老板。”随后,他将手中端着的托盘交给同事,快步走向了厨房。

 片刻之后,一个穿着干净厨师服、金发碧眼的外国中年人跟随在shì应生后面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在场很多人事先都不认识这家sī人会所的法国老板,这会儿在看清楚了他的容貌后,都被吓了一大跳。

 这个人,真是这家sī人会所的老板?这尼玛也长得太凶残了点儿吧?就这长相,不去混黑道,简直就是个浪费啊!

 原来,这个中年老外长的很有特点。如果不是看他身上穿着的这袭厨师服,仅仅只是看他的身材和容貌的话,十有八九会将他给当成是一个黑社会头目。因为他的身材实在是太壮硕了些,就跟一头黑熊似的。而且他的容貌也实在是太狂野、太凶恶了点,尤其是左侧眼角下方的那道疤痕,更是为他增添了几分凶

 这个老外显然已经见惯了陌生人惊惧的目光,只是睁大了那双骇人的目光,瓮声瓮气的询问道:“是谁说我的酒不好?”他的国语并不是很标准,有点儿怪腔怪调的味道,但还是能够听得懂。

 白杨居然认识这个sī人会所的法国老板,笑了上去,抬手一指周晓川:“科西嘉先生,很抱歉打扰到你,是这位周晓川周先生,说你的酒里面有问题。”

 这个被称作科西嘉的法国人并没有理会白杨,而是大步走到了周晓川面前。他的身高要比周晓川高出一大截。所以是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目光瞪着周晓川。沉声质问道:“你说说,我的酒哪里有问题?”他的表情,在这一刻颇为狰狞。

 从科西嘉的这番举动来看,他应该也是一个性情中人,而且对自家的酒有着很深的感情和信心,听不得别人说自家酒不好。

 周晓川并没有被吓到,毕竟他在独自面对六头东北虎时,也没有皱过眉头。这个科西嘉就算再怎么凶残,还能够凶残过六头东北虎?

 微微一笑后,周晓川将刚刚说的那番话重复了一遍。

 “哈哈,这小子还真是死鸭子嘴硬呢,居然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死撑。”白杨在心头冷笑不已“科西嘉这个法国佬,虽然厨艺不错,可脾气却是相当的坏,尤其是见不得别人指责他厨艺和葡萄酒。周晓川呀周晓川,我看你这次不仅是要丢脸出丑。还得要挨揍了!哈哈哈哈…”然而,他这得意劲并没能够维持太久,因为在听了周晓川的话后,科西嘉的反应颇有些奇怪。不仅没有立刻发怒动手,反而还用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周晓川一番,随后才才用他那怪腔怪调的国语说道:“周先生,不知道你是哪个酒庄里的品酒师呢?”

 众人闻言不由的一愣。

 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周晓川并没有胡说八道?他说的都是真的?这酒里面真藏着一丝普通人品尝不出来的涩味?

 周晓川摇了摇头:“我不是什么品酒师,我只是一个兽医。”

 田甜甜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笑的对科西嘉说:“科西嘉先生。你或许还不知道吧?周先生仅仅只是从这葡萄酒的、香上面,就推断出了它的产地、年份以及酒中潜藏着的那丝微弱涩味。”

 “什…什么?只是通过看、闻的手段便知道了这些?这…这怎么可能?!”科西嘉震惊了,望向周晓川的目光,就跟是看着外星人一般。

 短暂的震惊过后,科西嘉向周晓川求证道:“周先生,这是真的吗?你真的只是通过看与闻,便推断出了我这葡萄酒的产地、年份以及细微的瑕疵?”这个法国佬虽然怪腔怪调。但对汉语词汇还是有着一定研究,居然知道用‘瑕疵’这个词。

 刚才的事情,在场这么多人都有看到,所以周晓川也就只能是大大方方的点头承认。得到了确切答复的科西嘉,忍不住是用家乡俚语叫了一声‘上帝’,随后又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因为jī动,他忘了说汉语,直接就是一串的法语爆了出来。周晓川这家伙英语都不过关,又怎么可能听得懂法语?无奈之下,只能是苦笑着打断了他的话:“科西嘉先生,你能说汉语么?”

 “啊…对不起,我一时jī动就用上了母语。”科西嘉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是起他那怪腔怪调的汉语,又将刚刚说的话给重复了一遍:“周先生,你在品酒一道上的造诣,真是让我既惊讶又钦佩。我实在很难相信,你居然不是品酒师而是兽医,这可真是太浪费你的天赋了。依我看,以周先生你的能力,比那些一品酒师只高不低。纵然是去我的家乡艮第,也会被各个酒庄奉为最尊贵的座上宾!”这个长相凶残的法国佬,在葡萄酒方面也算得上是专家级的人物,所以他说的这番话,可信度极高。

 众人望向周晓川的目光,也因为科西嘉的这番话而起了变化,讥讽、嘲笑、不屑之类的情绪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震惊、仰慕以及难以置信等等情绪。

 “科西嘉先生真是过誉了。”周晓川的表现一如既往的淡然,并没有因为科西嘉的这番高度赞扬而得意忘形,微微一笑后,他说道:“其实,我对品酒一道,也不是特别了解。多亏了这位白先生教导,我才知道葡萄酒在喝之前,应该要‘看、闻、摇’。”

 一听这话,白杨的脸立马就臊红了,恨不得是找条地钻进去。

 扮猪吃老虎,这小子分明就是在扮猪吃老虎!可恶啊…刚刚还装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转眼就变成了一品酒师,害得我丢尽颜面…我说,你丫能不能够别装、别扮猪吃老虎啊?这样的事情,真是一点儿也不好玩啊!

 科西嘉不知道白杨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侧头看了他一眼后,摇了摇头道:“周先生是在开玩笑么?这位白先生我也认识,对酒可是一点儿理解都没有的,你这么高的水准,怎么可能是他教导的?”

 科西嘉这个法国佬倒是个直性格,只是他的话令却白杨的脸是越发臊红了。

 你这个法国佬是故意的吧?你是不是看到我被周晓川打脸很高兴,所以也要跑来凑个热闹啊?我以前好像没有得罪过你吧混淡?!

 看到白杨一脸郁闷到掉渣的表情,周晓川在心头冷笑了两声,暗道:“我刚刚可是提醒过你别惹事,是你自己不听劝,倒也怨不得别人!”

 科西嘉也看到了白杨此刻的表情,皱着眉头想了想后,他关切的问了句:“白先生,你怎么了?该不会是…便秘了吧?要不,我让厨房给你弄点儿清理肠胃帮助排便的菜肴?”

 周围的人在听见了这句话后,虽然极力强忍,却还是止不住笑出了声来。而白杨的脸色和表情,则是更加的难看了。此时此刻,他死的心都有了,半晌后才憋出一句:“谢谢你的好意,没那个必要。”还好科西嘉这会儿的注意力大部分都已经放到了周晓川身上,并没有继续追问他,要不然,他还真有可能因为羞愧而昏死过去呢。

 “周先生,既然你能够发现我这葡萄酒里面潜藏着的那丝涩味,不知道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呢?”就在刚刚说出了这句话后,科西嘉便后悔了,摇头在心头苦笑道:“潜藏在甘甜下的那丝涩味,我们家族花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都没能够解决,他能够发现这丝涩味存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又怎么可能知道解决方法呢?哎,我这真是太过着急了,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就叫…喔,对了,就叫‘病急投医’…不过,我要的是解决酒中涩味的方法,跟生病找医生又有什么关系呢?”

 “解决葡萄酒中涩味的方法?”周晓川微微一愣,心说我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个方法啊,但就在他准备摇头的时候,喝高了的老,在他衣兜里面听到了他的话后,大声嚷嚷道:“谁?谁想要知道解决葡萄酒中涩味的方法?是这个肥头大耳的金人类吗?哼哼,他怎么知道,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老大爷我,就正好是知道这个解决的方法呢…”随即,老滔滔不绝的就将解决方法给说了出来。

 周晓川怎么也没有想到,老居然知道这葡萄酒的改良方法,这让他不为之一愣。而他这发愣的神情落到了科西嘉眼里,却是让法国佬原本破灭的希望瞬间重燃,忍不住就在心里面猜测道:“他为什么要发愣?难道…难道他知晓我这葡萄酒的改良方法?这…这可能吗?”越猜越jī动的他,急忙问道:“周先生,难道你知晓我这葡萄酒的改良方法?要是你真的知晓,还请千万千万要告诉我!当然了,我也不会让你白告诉我的,你开个价,我把这个改良方法买下来!周先生,你或许是不知道,我们家族为了能够解决葡萄酒里面的那丝涩味,已经努力了好几十年,却一直没能够取得满意效果。论口感和味道,我这葡萄酒不弱于那些知名名酒,只要能够解决掉那丝涩味,我这葡萄酒便也能够成为享誉酒界的知名名牌…”一jī动,这法国佬将什么话都说了,也不怕周晓川在知道后,会来个坐地起价。!。  M.uyIxS.cOM
上章 花都兽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