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兽医 下章
第三百零七章 相逢一笑泯恩仇
第三百零七章相逢一笑泯恩仇

 俗话说得好,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duka赢话费,)

 看到周晓川这记漂亮的鞭腿,袁焕山忍不住惊呼道:“好霸道的一记虎尾鞭!”紧接着,他的震惊接二连三,因为周晓川的一举一动、一招一式,都跟老虎一般无二恍惚间,袁焕山甚至是出现了一个幻觉:仿佛此刻揍人的并不是周晓川,而是一头活生生的斑斓猛虎!

 “好妙的虎拳,好霸道的虎拳…周哥的虎拳,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嘶…”看着周晓川此刻施展的虎拳,在想想自家传下来的那套缺了足足四式的猛虎十三式,袁焕山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看着周晓川跟袁焕山将洛川和他的十几个手下打的痛哭涕,六个持弩男子吓得脸色发白,也不知道是谁突然扯着嗓子嚎了一声:“这两个家伙都不是人…跑…跑吧,不想死就赶紧跑吧”六个人齐齐转身,向着各自不同的地方就跑——虽然他们的手里面还有弩,但彻底给吓破了胆的他们,并不认为手中这只弩就能够救得了他们性命

 开玩笑,都没用,这些弩还能派上用场?

 还是赶紧跑吧,跑的越远才越安全

 “想跑?”周晓川冷笑了起来:“你们还能够跑得掉吗?”

 一片犬吠声在这个时候响彻了起来,数十条怒气滔天的狗,从原本锁着的铁笼子里面冲了出来,扑向了打算逃跑的那二十几个男女

 一只雄壮的海东青,展翅飞翔在这些狗的上方,如同是一位正在指挥着冲锋的将军正是它,在周晓川的吩咐下打开了铁笼子

 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荒废的钻采机械厂都被一片凄厉的惨叫声和哀嚎声所笼罩这些令人骨悚然的声音,在被附近路过的人听到后,很快便衍生成为了一段段森可怖的鬼故事而这造成的最终结果,便是在此后长达数年的时间里,都没有人愿意踏入钻采机械厂,哪怕是在高照的白天…

 没过多久,周晓川和袁焕山就相继停手了,因为在这个废弃的钻采机械厂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人还站着,其他的人,都被打趴在了地上虽然他俩已经停了手,但洛川等人的噩梦并没有结束,因为那群满心怨怒的狗,正在不知疲惫的替它们同胞进行着复仇攻势

 遍体鳞伤的洛川肠子都快悔青了,不是因为他这次败得太惨,而是因为败得太冤枉说起来,这都是前些日子里袁焕山摆出的低姿态惑了他让他渐渐对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放松了警惕,虽然知道对方是一个出自国术世家的国术高手,却并不认为对方敢对自己不敬要不然的话,他又怎么会不让手底下的那几个国术高手跟在身边护卫?他相信,那几个国术高手要是在这里,就算眼前这两人再能打,他也可以安全的从此处撤离…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

 洛川也很清楚,落到袁焕山手里,自己恐怕是再也没有了翻身的机会

 洛川越想越伤心,再加上全身上下因为狗抓咬传来的疼痛刺,让他不住哭了起来:“我可真是冤啊…”“这个怂货居然哭了,也不嫌丢人”袁焕山不屑的撇了撇嘴,懒得再搭理他,转头冲周晓川说道:“周哥,没想到你发起狠来这么猛,就跟是头老虎一般”

 周晓川饶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实力强劲的国术高手”

 “我不仅是国术高手,还跟石家有那么一点关系呢…”既然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再遮遮掩掩也就没有意思,甚至还要惹人怀疑讨厌,所以袁焕山干脆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将袁家跟石家的关系,源源本本的向周晓川讲述了一遍,最后表情诚恳的说:“周哥,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心想和你个朋友的…当然了,你如果能做我的老师,将你那手出神入化的赌术教给我就最好了!”

 他最后的这句话,让周晓川倍感无语,只能是摇头苦笑道:“你这个家伙,怎么还想着从我这里学赌术呢?我不是早就给你说过,我根本就不懂赌术的嘛!要我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练好国术吧,别整天老想着赌啊赌的”

 “国术是我的主业,赌术是我的爱好…那啥,现在大学里面,不都是有主课和选修课的么?难道我就不能够根据自己的爱好学习赌术么?”袁焕山对周晓川的回答显然不满,哼哼着说:“另外,周哥,我可是见识过你赌术的,当真是出神入化,就算称你为赌神也不为过!你怎么能够妄自菲薄,说自己不懂赌术呢?啊,我明白了,难道你当时用的不是赌术而是千术?哎,这也不赖啊,你就教教我吧…”

 面对恢复到了厚脸皮状态的袁焕山,周晓川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还好袁焕文领着人在这个时候赶了过来,替他解了这个围

 “山哥,周先生,你们都没事吧?”接到电话就急匆匆赶来的袁焕文满头大汗,手里面还提着一只用黑布绕包裹着的、长条状的东西而这东西,不仅是他手里面提着有跟在他身后一起赶来的那些袁家子弟,每个人的手里面都提着一个

 这黑布绕包裹着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一柄柄锋利无比的唐刀

 虽然现在有很多的国术高手,都开始使用械等现代化的武器,但这些袁家子弟,还是更习惯使用从小摸到大的唐刀!更何况,他们袁家的知名绝技里面,除了猛虎十三式外,还有着一套烈虎刀法!他们也相信,只要有刀在手,自己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并不一定就会比械等现代化武器差多少…当然,这都是和手、步之类的轻兵器比

 被打断了拜师学赌术大计的袁焕山很是不,瞪了自家族弟一眼,没好气的说:“你看我们两人这模样,像是有事的吗?”

 “呃…”挨了骂的袁焕文是既不敢怒又不敢言,只能是在肚子里面腹诽道:“敢情我关心你们俩还关心错了?这可真是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啊”

 既然自己的族人已经赶到,袁焕山也就不好再赖着周晓川要学赌术了在扫了眼趴在地上呻的洛川等人后,他说道:“周哥,这些人及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来处理吧放心,我们一定会处理的很好,保管不会将你牵扯到这件事情里来…呃,周哥,你能不能让这些狗都停下来别再抓咬洛川他们了?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恐怕会搞出人命来吧”

 周晓川也没有推,冲那群犹自在进行着复仇行动的狗说了句:“好了,都停下来吧”

 这群狗对周晓川这个既懂得兽语,又救了它们的人很是感激并尊敬,所以在他发话之后,便立刻停止了对洛川等人的攻击,蹲坐在地上,一边吐着舌头气,一边望着周晓川,等待他后继的命令

 见到这一幕,袁焕山由衷的赞叹道:“周哥,你这驭兽的功夫真是太厉害了依我看,江湖上那些以驭兽闻名的宗派,也没几个能够比得上你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有些怀疑这些狗是不是你事先训练好的”

 周晓川笑了笑,没做什么解释而这落到了袁家兄弟的眼里,便成了周晓川不愿吐自己的师承这样的事情,在江湖上屡见不鲜,所以他们也并不感觉奇怪,甚至是主动转移了话题:“周哥,这些狗,你打算怎么安排?”

 周晓川对此早有安排:“放任它们继续显然不好,无论是对人还是对它们都有危害…小袁,你能不能帮我找辆运送宠物的车?我想要将它们都送到爱宠之家猫狗收容中心去,在那里,它们可以学习一些技巧本领,以后也可以被人收养,过上稳定的生活”

 “没问题,我这就给你安排车辆”袁焕山点头应道,随即就将这件事情吩咐给了一个袁家子弟,而袁焕文则说道:“说起爱宠之家猫狗收容中心,现在可是名气不小,我在省城这边都曾听人提说过哎…周先生,听说你们收容中心里的猫狗,都是相当的乖巧懂事,不仅能够自己去厕所大小便,还能够帮着取报纸、叼拖鞋,甚至还能够听懂主人一些简单的指示命令,这是真的吗?”

 袁焕山抬手就在袁焕文的脑袋上面敲了一下,恨铁不成钢的说:“瞧瞧这些狗的表现,你就该知道有关爱宠之家猫狗收容中心的传说都是真的了以周哥在驭兽方面的本领,调教训练一批乖巧懂事的猫狗来,根本就不是难事嘛”

 周晓川忍不住在心里面嘀咕道:要是我告诉你们,爱宠之家猫狗收容中心里的动物,都是由一只猫训练出来的,不知道你们又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

 (打眼巨巨让我给大伙儿说一声,他的《天才相师》已经上无线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

 ¥b。  m.UyiXs.COM
上章 花都兽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