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阿标的一家人 下章
第二章
我在工具袋拿出个面罩,套在美珍头上,再替她带上个新黑眼镜、黑手套,更将阿标的阔皮带束在她那窈窕的细间,衬着披肩的长发,鲜红色的短裙,扮相真有点像个狂野的蒙面女贼。

 “这个造型还不赖吧,真像个江湖上闻名丧胆的蒙面女贼啊!”我将她反转身来,耸起她那又圆又大的股∶“看呀,这眼儿像菊花蕾一样,紧紧窄窄的,你要是避忌的话,试这”女贼“的眼儿也不错啊!”“不错…我还是在股眼外面揩擦…不进去总还可以吧?”阿标喃喃自语,似乎很满意这个决定。既然阿标有这“过门而不入”的心态我也不勉强他。

 正想将我条火辣辣的捣进她的小时,阿标突然阻止我∶“慢着!没有润滑我担心会会伤她,让我了她才可以吗?”

 这幕姐弟情深真令我啼笑皆非。阿标将美珍的两腿分得开开,任劳任怨的舐着她的,不消片刻那干旱的小溪便变得晶莹润了。

 “够了,不要阻着地球转啊!”我开始不大耐烦,当推开阿标时,他还意犹未尽“咻咻”声地又着她的核。

 我们前后地夹攻,阿标由后面环抱着美珍,很紧地着她的子,小心奕奕地用他那个已经润了的头揩着她的门口。

 几经辛苦才将入她的小,实在觉得很暖、很紧窄,有寸步难行的感觉。了几下之后才稍为习惯了些,可以尽情的起来“阿标,美珍的小很好玩,你不试便走宝了。”美珍的药力开始发作。

 虽然是在朦中亦又些少反应,感觉到有些热热的体由小出。她的双腿无意识的伸直又屈曲,小腹随着我的耸着,真希望她能热情的搂抱我,就像情片的女角“噢”的叫“我的大哥哥呀,死我啊!”之类的语。

 正当我们玩得庆高采烈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开锁钥的声音,我和阿标都吓得呆了片刻,连子来不及拉起便匆匆爬起来,阿标迅速地将她姐姐的底穿好,把她抬起来藏在那张庞大的沙发后面,说时迟那时快,门已经打开了…

 ***隐约听到阿标母亲的声音,他爸爸亦拿着几个百货公司的购物袋随后进来。“二妹,我们买不到戏票,干脆便去逛公司,卖了条件名牌的短裙给你…发生什么事?…”阿标母亲说。他们给眼前的光景吓得一跳。一个下身赤蒙面人,出了一条茸黑亮的具由沙发后走出来,用管胁持着光着股、面如死灰的阿标。“阿标,怎么会这样的,阿妹在哪里?”阿标母亲说。

 “家姐在房里睡觉…”阿标也算机警,撒了个谎。他还未说完,便被他母亲用眼色制止。阿标妈既然知悉女儿平安,当然不想阿标出口风,提醒这贼人房里还有另一个女人。

 “没有事便好了,我在楼下见到你做警察的大姐夫和一班朋友在买香烟,他说五分钟后便会和朋友们上来探你姐姐。”

 标妈故布疑阵,提示随时有人探访,还故意将“做警察”几个字提高声调。可幸我知道阿标的大姐夫刚刚去了深圳公干,不然便给她唬到。我心想∶“好精灵的女人。”

 便对她说∶“既然你的女婿和朋友一会上来便好了,我要你剥光猪,和他表演一幕岳母女婿来娱宾好了!”此言一出,吓得标妈不敢做声。我虽然有一支假在手,但这突发的情形下亦很紧张,不争气的心正在“噗噗噗!”的狂跳。

 我为了掩饰便凶神恶煞地叫嚣着∶“不许吵!谁作声我便要他吃子弹。”我冒汗的手紧握着玩具手挥,简直像个狂人。阿标的爸爸却怕得要命,躲缩在阿标妈背后,怯懦的低着头,牙齿震得格格响。一个人大男人在这时候也没有妇孺的镇定,真是丢脸。我用布条将他们两个人的眼睛蒙起,再将双手反绑在背后。

 为免他们互相通话,将他们分开在客厅的不同角落。标妈打扮入时,面上薄施脂粉,淡紫的眼盖膏,配着时下流行的深紫口红,短短的新发型,非常之衬她的面形。两耳戴着串很夸张的珍珠耳环在摇晃着。

 她身材高瘦、苗条,今晚穿著名牌的湖水蓝色带暗花的套装长裙,颈项挂着一条耀目的金链,手腕戴的是只名牌表。

 枣红的手指甲修得很漂亮,白色的高跟鞋看起来没有半点污迹。在这危难的时候,亦没有哭哭啼啼,只是静坐一角,虽然是一股坐在地上。

 也不忘仪态,将两腿合拢着屈膝侧摆。我在捆绑标妈的时故意笨手笨脚的,特意背着阿标,遮掩着他的视线,伸手入她的裙子内探索。

 因为坐在地上而屈曲双腿的关系,尽管她夹着大腿亦无补于事,让我轻而易举的摸到她那浑圆涨而又弹的肥丘。我用手指勾起了她三角的边缘,触手是密密的茸,看来又是一个刺的黑森林。

 有碍阿标在场,我不能太放肆,万般不愿的将手由裙底出来,刚好此时阿标慢慢地爬起来,望着我不知该怎办。

 “事到如今唯有将错就错,恐吓你父母拿出钱来…我一动你便装作被挨捧,尽管喊生喊死,OK?”说完我便“砰”的一声,打了抬上的电话簿一拳,眼色示意阿标出声。

 “啊…哟…唷…好痛啊!”“砰!砰!”两重拳打在厚厚电话簿上。“靓仔,死未?”“哟…唷…死喇…骨碎了啊!”阿标扮演得很精彩。标妈听到儿子遭毒打的声音,焦虑得皱着眉头,连眼泪也了出来“打在儿身,痛在娘心”这话真没错。“请你放过我小儿子吧,你要钱便即管拿去吧。”

 标爸听到便嘴说∶“我股票、地产亏了一大笔,穷得一干二净,哪里来巨款?这儿子好食懒飞,终跟着那班叫阿洪的狐群狗胡混,这样的畜生打死了便就算生少一个吧!”

 他愈说愈兴奋∶“兄弟,你阿叔当年也是行走江湖的,湾仔的”大头蔡“是我的兄弟,他不是好惹的…给个面子好吧?”

 他妈的!阿标这个守财奴的爸爸出言不逊,烧到老子的头上来不止,还要出言恐吓,听说这个“大头蔡”两年前在内地做案被捕,早已去了西方极乐世界做大阿哥了。

 “糟糕!你真的是”大头蔡“的兄弟?”既然他扮大哥,我亦陪他玩一回。“你阿叔当年和阿蔡出生入死,两胁刀…”我实在忍不着了,别过头不让他看到我裂嘴而笑∶“阿叔,对不起!冒犯了蔡哥的朋友…”

 “那么你还不快快解开阿叔,斟茶道歉!”“斟茶道歉事小,我…刚才打伤了你的公子,在绑你太太时又起了心,了她的子…真该死!”“那…是一场误会,算了吧!江湖上没有解不了的恩怨。”“那怎么成呀!”

 我轻声的在他耳边说∶“…我还摸玩了她下面那茸茸的…唉!对不起…我想作个补偿…让我条女给你摸个痛快吧。”“兄弟,不要说笑了…不必了…不必了。”他当然不相信世界上有这样便宜的事情。

 我将标爸带到沙发后的阿标姐姐旁边,将他蒙眼的布条扯开一条。标爸张眼一看,果然有一个“蒙面女贼”懒洋洋的睡卧在地上。我将她的衫裙扯开,掏出她的一对大子∶“看呀!身裁不错吧,这对子比你老婆大得多,看呀!

 蛮坚的。”此举非常有说服力,标爸像着了似的注视着这无边。他做<阿标的一家人>
上章 阿标的一家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