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阿标的一家人 下章
第三章
阿标的睡房比葬岗还要上、地下遍布大堆零食和杂志。我将所有的脏衣物拨开,把她卧放在阿标的上,我继续说∶“我女朋友平总怪我不懂情趣,整天嚷着要试好像她爸爸一样成的男仕。”

 “原因是你们这些小兄弟,一见女人便飞噙大咬,怎似得我们这些情场老手的温柔,你女朋友果然有眼光,你阿叔当年踪横场你还未出世哩,今天让我给你们作一个调情的示范吧!”

 美珍在这时不知怎地又将两腿张开,喉头又发出“咿咿噢”的声音。鲜红色的短裙缩起,出了两条雪白的粉腿,阿标匆匆忙忙给她穿上的三角亦未拉好,只遮掩着她私处小许,整个黑森林都了出来。

 我说∶“你这样一把年纪还有精力去?我真服了你!”阿标爸一面着口涎一面将子褪下,看不出他一把年纪还是雄风凛凛,那非常长的话儿硬崩崩的竖立着,年轻时真有可能是个情场高手。

 他也察觉到我的目光所在,骄傲地说∶“我的私人秘书也给我这条得服服贴贴…”“年轻不懂事的女孩,你当然可以胜任,虎狼年华的你也有办法?”

 “当然啦!写字楼做主任的老黄刚过了身,他那做簿记的太太来求我预支薪金给给儿子看病,我要她当场除给我干,她起初哭哭啼啼,诸多抗拒,誓死要保全贞节,三两下子便给我搞到水成河,在写字抬上就地正法,得她死,现在一有机会我便召她进我办公室打个快炮。”他一脸骄傲地说。

 阿标爸吹牛不忘示范∶“对女生一定要温柔,不要急也勿大力地去握,要在尖处下些工夫,就像是这样…”

 他俯低身替地着美珍那两颗葡萄,轻轻地抚她那对庞大坚的豪。美珍给他玩得有了反应,慢慢地摆扭着股。“看呀,她的头给我啜的涨硬了,唔!她叫做什么名字?”“她叫做丽珍。”

 他说∶“真巧,我的女儿也叫做阿珍,是美珍,她长得蛮漂亮的…身材也是有波有箩,年纪…和你女朋友差不多。”

 “你朝夕对着这含苞待放的女儿,难道你不想玩玩吧?”他突然不作声,面通红的望着阿珍,显然是给我说中了心事。

 美珍似乎有些知觉,听到她父亲的声音,梦呓地含糊叫着∶“…爸爸…爸…”“咦?为什么她好像是蒙的叫…什么爸爸?”阿标爸说。

 “她刚才吃了幻药,嚷着要爸爸,这个恋父狂,真拿她没法!横竖你的女儿也叫做阿珍,干脆暂时冒认做她爸爸,帮帮忙,让她一尝宿愿吧?”

 “…爸爸…”阿珍的喉咙又发出的微弱的声音。阿标爸爸听到了女儿叫爸爸时,变得目定口呆,就像阿标刚才的样子一模一样。

 “不用犹豫嘛,趁这幻女还未清醒时,借人家女儿来一偿伦滋味也不错呀!”阿标爸想落也有道理,于是搂抱着阿珍,咬着她的耳珠,低声说∶“阿珍,你真乖女,阿爸很久没有听到你这样温柔的叫爸爸了。

 还记得小时你坐在我的大腿上听王子救公主的故事吗?你每次都是顽皮地用股磨我那话儿…时间过得真快,小小的股现在变得又圆又大了。”

 “…爸爸…王子救了公主之后…怎样?”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很感。我刚才忙着摆布这两父女的时候,没有留意到房门已经开了一条,隐约见到有个人影,偷看的人除了阿标还有谁?原来阿标一直来也是做着观众。

 “公主还是本睡半醒,睡在古堡的上,王子解开公主的衣裳,一面啜着她那对美丽的子,一面去公主的小底…正想和她快乐的时候…”他边说边熟练的去阿珍的三角

 真有他一手,天下间每一个女孩子都经历过听父亲讲故事,亦代入感地将自己变成公主,祈待那个英俊白马王子的出现,更希望知道王子和公主以后怎样快乐下去。

 “突然间,那美险的王后从天而降,用魔一点,将王子变成公主的爸爸!再将爸爸…不…王子档里的掏出来,用她烈火样的红将它含着,由头的小孔处入毒药,不一会爸爸的便愈变愈大,接着…”“接着便…怎么样了?”阿珍半睡半醒说。

 “接着他用那像蛇一般的舌头了小公主肿光滑的几下,可怕的黑便迅速地长她两腿之间,变成了一个深可怖的黑森林了!”

 标爸将耳能详的“王子青蛙”变成“咸爸爸”并说得头头是道,阿珍在幻药的影响下竟然听得哭了起来,嚷叫着∶“我要救王子…”

 “王子即是爸爸,要变回原形就只有一个方法,你尽快在王后回来之前用同样方法将爸爸的毒出来,待爸爸再想办法救你的小出黑森林,快点!”

 话也未说完便掉了个六九式,将他的壮的头在阿珍的口边摸擦,阿珍急不及待的张大口去啜毒,阿标爸爸亦在此时将她的黑森林拨开,很熟练的将她到现在还是隐藏着的蒂由小皮层里翻出来,真有点儿佩服他的手法。

 他用枕头放在她的肥下,再将美珍的玉腿张开,将头灯移近,照着她那肥涨的桃。标爸扣挖着她的小,一面赞叹∶“好一个涨的黑森林啊!”“就像她妈妈一样吧!”我一时说漏了嘴。“好小子,连女朋友妈妈的有没有也知道!真服了你,和她妈也有一手吧?”

 “那当然嘛,阿珍妈是徐娘半老,就像那个美的王后一样,黑森林随时泛滥,有时真是鱼与熊掌,不知取那个才好?你的老婆也不错啊!”我也大吹牛皮一翻。

 接着两个志同道合的男人,一齐会心地哈哈大笑。阿标爸接着再轻轻的把裂张开少许∶“这还是红的,唔…干什么得这样厉害?”我留意到他用食指和中指在小缓缓地,大拇指按着她核部份有节奏的按摩。

 阿珍的双腿不停地蹬直又屈曲,看来是十分轻奋,闭着眼睛,嘴巴给她爸爸的得透不过气来。标爸亦可能忍不住了,想将由她的小嘴拔出,但阿珍为了救王子,任由标爸怎样拔,她也死命含得紧紧不放。

 标爸没办法,唯有轻轻的抚扫着她头发说∶“妖的王后在这紧急关头又再出现,她长裙起,出她每天被魔镜赞美为最美丽的小…”“魔镜说最美丽的是公主,几时有说过是妖后啊!”我这个听众对他擅自篡改历史愤愤不平。

 “他妈的!最美貌当然是公主,但最肥美多汁、最好当然是王后级的嘛。”“王子一时蒙蔽了理智,不知道应该王后透的肥,或是公主儿,终于还是敌不过王后下面裂开的两片红…”

 “不!公主也有红,看啊!”还是闭着眼的阿珍,恐怕失了王子,连忙将小起,实行抢食。

 他用手扶着缓缓的挤开了公主小溪口小许,在想直捣进去之际我便将他拉住∶“刚才说过我摸了你的太太,便让女朋友给你玩玩补数,没有说可以她啊!”“你这个王八旦,刚才还在旁游说我一偿伦滋味,干摸、干挖就叫做伦吗?”阿表爸气呼呼地说。“这个…我们下个月便订婚…不大好…”我装得很踌躇,喃喃地说。

 “阿珍也不是处女吧,给我一下,小兄弟,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有机会来我办公<阿标的一家人>
上章 阿标的一家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