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阿标的一家人 下章
第四章
话还未说完标爸爸已经将的捣进她的小,阿珍冷不妨被得“啊…哟!”的叫起来“爸爸…王子…痛啊!”美珍颤抖的声音在嗯哼着。“王子和阿珍合体的时候,魔法便破了。

 解魔法的咒语是爸爸我吧,起你的小森林,乖…听爸爸说…对了…起来,扭动着大股吧…是是…就是这样…”

 他狠狠地,由慢渐快,每十数下便用尽全力深深的进去,他那个皱纹布的大袋就将个练拳的沙包一样,随着他的冲刺“啪啪”声的撞击着她的眼儿。“快念咒语,快!”阿标爸爸说。

 “啊…呵…爸爸我…吧…爸爸我…吧!”阿珍亦渐渐地回应地用两条腿绕着他的后,疯狂地送着小腹。

 “阿珍,我要毒了…搂得我紧一些,大声念咒语,乖女…公主!唔…呀!““呵…爸爸我吧…”这咒语真是有点

 阿珍感到王子在他里面了毒,知道魔法已除,脸上挂着足的微笑,累到沉沉的昏睡着。“毒”由她红的小罅处慢慢地渗出,有一、两滴已沿着大腿下。阿标爸亦在这时气如牛,额大汗。

 “真不错!可以揭开面罩,看看你女朋友的卢山真面目吗?”“不!她是个正经人家的女儿,有点神秘不是更好吗?”我说。他口答应我不会在我“女朋友”体内,到头来还不是食言?尽管我不大喜欢阿标爸爸的为人。

 但佩服他厚厚的脸皮,老练的技术真是要认真学习。“为了免你老婆怀疑,我会再将你绑起来,她做梦也想不到你会在她面前偷食吧?兄弟一场,我现在出去将你儿子的绳索解松些少,让他有机会挣脱便会救你们,你可不要报警啊。”

 阿标爸爸想落也有点道理,好了子之后便乖乖的任由我将他绑好,关在浴室内。回头瞄看门时,阿标已经不知所踪了,那家伙去了哪里?***刚看完标爸爸的一幕真假伦,使我轻奋不已,相信在门处偷窥的阿标亦大眼福。

 从门隙的角度看出去,刚可以看到默默地蹲坐在客厅一角阿标妈,她的手和脚踝都被绑着,头垂得很低,卷曲的长发遮了半边面,在柔和的侧光照下,美得好像日本捆绑狂的艺术照片一样。

 她好像察觉到有声音,警觉地抬起头来,果然不久便见到阿标,着竖起老高的出现,他蹲在她母亲的面前,伸手怜悯地摸扫着标妈的头发,阿标平时很惧怕她的母亲,现在亦有点顾忌,见标妈面色一沉,吓得连忙缩手。

 接着便离开了我的视线几秒钟,再出现时便见他手持我的假手,在镜子面前左顾右攀,嘴摆在口角处吹了一下,似乎很满意这占士邦扮相。他轻轻地用嘴在她母亲红红的嘴边揩抹。阿标妈被吓得面无人,不敢动弹。

 阿标一只手在由腮部滑到颈部,想将她的金颈链除掉,标妈误以为他想施以轻薄,发抖着说∶“你…想怎样…”这句说话提醒了阿标,在这神不知鬼不觉的环境下,就算放肆点也没有人知道。

 干脆爬在地上,目不转睛地又她从他微分的两膝窥望她的裙底,从他面部的表情看来似乎很有足感。

 总觉得她的坐姿有点不对劲,留心看才发觉到她不知何时已经将手袋移到身后,用反绑在身后的手检了具手提电话出来,发抖着的手指小心奕奕地在摸索开关。

 “好险啊!”我心中暗捏了一把汗,可幸被我看到了,不然当警察来到门口也懵然不知。当标妈分辨清楚,急促的呼吸声是由她两腿中间传出来的时候,她便大声求饶∶“放过我…”

 她在配合说话的时候按开关,其实开启手机的“钵”一声也很响亮,只不过阿标已经心窍,猥亵的视线一直盯着她两腿之间,就算是打锣声他也听不到。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手提数码机非常袖珍,按钮的面积亦相应地小得可怜,标妈在这个情形之下,要成功地按求救号码便比登天还难。更不幸的是她的手可能是被绑得太久而麻痹无力,又或是太紧张的关系,手提电话机由掌心里渐渐滑了出来。

 眼见她那双无力的手忙地抓空了几下,终于“噗”的一声跌在地上。标妈情急智生“噢!”的一声,顺势向后跌,用身体掩盖着手机,慌忙中也就顾不了仪态,两膝没有合拢着,看得阿标目瞪口呆。

 为怕夜长梦多,现在是向标妈埋手的时候了,我不动声地走到她的身旁,由她身后收藏的电话机夺了过来。

 她的一线生机也给我发觉了,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我绕到她身前才了解到阿标为什么神魂颠倒。她的一双腿很修长,大腿内则非常结实,没有半点松弛。

 以为她这种良家妇女穿着素保守的内衣,大出意料之外是她大腿尽头是一条鲜红色通花的三角,这条底实在窄小,使她那只涨起的肥蚌显得份外特出,沿还出了数条密黑的

 我不由自主的在她面额亲了一下,名贵的巴黎香水实在好闻。她很紧张的咬着下,老大不意地动着身体来避开我。在那小小的一角落,她又避得到哪里去?到头来还不是给我像老鹰抓小的揽着。阿标面有不悦,摇着头,悄声说∶“停手!

 不要这样搞我阿妈…”“难道你不想了她的子,玩她那个刺的黑森林?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伯母的。”当我探手入她的裙内摸索的时候,她拼命的合着大腿,争扎着要摆我贪婪的手。

 看着她那两片厚而感的嘴的嘴,忍不住便偷吻她一下。她一脸上愤怒和不屑之,顽强地别个头来逃避。就在这一刹那,她紧合的大腿松懈了,我便乘机长驱直进,摸到她的大腿尽头。吓得她立即用腿夹着我的手臂。

 我轻咬着她的耳珠,在她耳边说∶“你刚才不是任由我欣赏的吗?引得我老二都涨硬了你便装淑女,你要是再碍手碍脚的话…你的儿子阿标条小命…”

 “阿标和我丈夫怎样了?”她问。我打个眼色给阿标,说∶“丈夫和宝贝儿子都给我打得半死。”

 “哟…唷…阿妈…好痛啊,这位大哥要什么,你便给他吧,不然我会死…”阿标的演技比很多电影金像奖的候选人还要好。“阿标,你没有什么事嘛?妈妈会想办法救你!”她焦急得声音也发抖了。

 我心想∶“你自身难保,还有你有什么方法去救人?”虽然手臂给她的大腿钳制着,指尖仍然可以摸索到她三角尖端微凹下的罅,触手处软绵绵暖暖的,真想不到她肥蚌还是涨。

 “请你不要…我一把年纪…是”老藕“啊!…不要…住手啊…我可以做得你阿妈了。”我将她的衫裙背后的衣扣松,拉链扯低到后,拨开肩带,她的衫裙便应声卸到地上。透过薄纱的底裙,约隐约现的看到里面的罩和三角

 我继续将她的底裙去,将钳着丝袜的扣子松开,抓紧着橡筋头,正想将她的鲜红色三角褪下时,她缩着身体,羞怯怯地说∶“千万不要在这里让我儿子看到我的身体,求…

 求你,松开我…让我带你进睡房吧!我房里有些私房钱。”“好吧,我拿了钱便放过你们!”
上章 阿标的一家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