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阿标的一家人 下章
第七章 多留一会(全书完)
标妈想说话又停了下来,紧咬着下。“那晚我穿的是阔脚短,我特意翘起了二郎腿,将硬涨的摆在脚一边,当你骂我的时候,目光仍然是不离我的档。

 你回到房间不久我便忍约听到你和外父做的声音,那晚,你也是心动吧?”李培情语之际,不忘她的球,玩得标妈紧闭着眼,鼻翼微张,不停地气。

 但仍然保持矜持∶“…胡说!我那晚…没有看到…你的大。”声音愈说愈细。李培不失笑∶“没有看到,又怎么知道是大?好吧,现在给你看个吧。”说完便将去,出了一条果然非常大、青筋怒突的,圆大的头早在包皮里颖而出,顶尖的小孔就好像是馋嘴的独眼龙,着口涎。

 李培捉着标妈的手摆在独眼龙处,说∶“好好地套这宝贝,你女儿每晚都要我喂她才肯睡觉,一会儿我便用它来喂你。”

 标妈想将手回,但被李培按着手腕,很尴尬的拿着他热辣辣的,不知所措。李培沿着她肋骨滑落到肚脐,稍停片刻便在探到小腹以下那茸茸的地方。“阿妈真是保养得好,你的腿很修长,很美啊!张开点…给我看…”李培说。

 她对李培的赞美很受落,那对会说话的眼睛向我望了一眼,好像是说∶“你听到没有?刚才还奚落我没有吸引力!”标妈依然咬紧牙,没有答话,将腿张开成大字形,脚跟离开面,用脚尖支撑着两条小腿,效果便好像穿上高跟鞋一样。

 令小腿看起来更长,腿弯的线条更优美。“不要看…多羞人啊!”她口里说拒绝,却还刻意地起小腹,将刚才给阿标舐得淋淋的显耀在灯光下,缓缓地扭着股打圈,给李培看得一清二楚。

 “阿妈…小腹好圆,被比宝珠还浓密,真刺!里还是红红的,就像个十八姑娘。”李培知道外母的好强贪靓的性格,赞口不绝,用左手撑开她的小,右手中指和食指以经入小溪来回地

 “大话鬼,你家里的宝珠才是十八姑娘嘛,吃阿妈的豆腐!喔…阿培…不要…翻开阿妈的…来玩,多羞啊…不要大力揩那粒核…不可以…伸手指入去挑…”听了半天才清楚。

 原来不要搞阿妈的这个、那个之类都是含蓄的反话。“宝珠不错是个美女,就如阿妈一样,但每次都嚷着我的具太大,痛了她,每次玩她的时候,两片总是干干的…没有你的阿妈你的肥厚润…好美啊,就像朵盛放的鲜花瓣…很暖滑啊…”李培说。

 “正傻女,有福也不会享,我改天要教她几…”标妈被赞得飘飘然,差点说漏了嘴。

 李培在上头脚互调,变成六九式的位置,李培用手将凑到在她的边楷擦,她亦会意到李培的要求,很熟练的用舌尖轻轻的着的头前面的小孔,用门牙轻咬着茎,再舐到囊部份,张大口把两粒丸含在口中,轮吐。

 见到标妈的舌功这样厉害,我也忍不住,跪在标妈的面前,说∶“你们别玩得这样开心,来吧,给我吹箫。”

 我扯着她的头发,将自己的暴地硬进她的口里。她没有反抗,起起伏伏的给我“深喉”感觉上比更紧,更暖滑润。李培对果然有一手,拨开了丛,在小上端丝剥茧地找到她那细小的核,很快速地在核心揩擦。

 阿标妈紧得双眼反白,猛扭股,发狂地啜我的头,急剧地用手套我发涨得要爆炸的,李培愈揩擦得快,她便像报仇似的向我的快速含啜。

 终于我敌不过她的口技,不由自主地疯狂她的小嘴。阿标妈知道我会随时“爆浆”挣扎着想将我的头吐出来。

 无奈被我用力地按着她的头,终于她的口内。这次的量不多,有被榨干的感觉。刚才在美珍身上放下了不少子孙,亦有些麻木。

 李培便将她的小向两边撑开,伸出他那条长而厚的舌头,将舌尖部份在对准小罅拨,慢慢地、逐渐地伸小孔,条舌便好像个三角锥,渐渐地整条舌入了她的小里,又

 标妈终于忍不住,大叫道∶“噢!阿培!噢!停呀…“李培当然是不会停,双手亦没有闲着,在大腿内则处轻揩着,手指徘徊在眼儿与小中间处轻捋她的茸。“噢!阿培!我要…啊!哟!”标妈推开李培埋在腿里的头。

 “阿妈要什么?”“我要…”她羞得实在说不下去了∶“紧记着啊,我这样做是为了…宝珠。”附伏在上,用枕头遮掩着面部,耸起她那个混圆雪白的股,将两腿将开,着意地用手指摸着自己她的

 “为了救我、宝珠的幸福…阿妈,你真是个好母亲!我实不能控制了!”她很惑地摇扭着大股、耸着小腹,轻声地说道∶“阿培,你从后面我的…吧…我不想你看到我的…样子,你要闭着眼,幻想着和宝珠做…才对。”

 “好,你也要闭着眼啊,就当我是你老公吧。”李培扶着她的肢,将那大的对准目标进去。

 “啊!”标妈倒了一口冷气,虽然她是姣得滴水,不竟这是一条庞然大物,小小的给挤得像要爆裂的模样,标妈咬着牙∶“阿培,不…老公…慢慢来…你的那里很大啊。”

 但她毕竟不是黄花闺女,生过孩子的肥不消片刻便适应起来,开始配合李培的送,逐渐开始享受到这种冲击和涨的滋味。李培一下接一下“啪啪”声的入去,就像个人打桩机一样。

 双手还绕过前面执着她的一对房猛。标妈轻奋得连两条小腿也弯曲了起来,在后面的角度看就像个W字,花瓣样的随打桩机头的进出,好像睡莲花一样地开开合合。弹簧褥被得在“吱吱”作响,水由标妈的水桃里不停地透的大腿内则在灯光的反映下份外觉得晶盈雪白。

 当标妈和李培逐渐进入死的境界的时候,阿标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冷不防突然出手将李培推开,李培措手不及,狼狈的跌倒地上。李培在这情景之下也不敢跟他纠,唯有冷眼旁观。

 “老公啊,怎么停了…引死人喇!”阿标像是着了魔一样,看他面额通红,双眼爆火,一言不发便继续便捧着标妈的大股,将他的老二对准她的口,没入去。“好舒服…哎…哟!”

 标妈重获股摇摆得很厉害。我留意到她偷偷地用手指迅速地揩擦核。阿标双手捧着她的股,拼命地送,愈愈快,比李培还来得狼劲。了数十下之后,突然停下来,两眼望天,喉咙发出“啊”的声音,总算他有定力。

 最后一刹那将老二拔出来,得她大腿都是。阿标稍一定神之便逃出房外。“哎哟…我快要了…怎么又停了哪…”标妈急得叫了起来,李培重新抱着她,这次没有立即“接”卖着关子说∶“你这样牺牲,实在不下去!

 除非你…”“除非我怎样?噢!”“除非你告诉我当天晚上,你看到我的时,是多么的心动…”

 阿培边说边将淋淋的头对准她的核,挑逗地打圈,磨擦着。“噢!不要在磨我那粒核…啊!我受不了啦!我说…那晚见到你的…看着我,你的那,由小变大,我当时很空虚,想要…”标妈说。

 <阿标的一家人>
上章 阿标的一家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