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个刀客的命运 下章
第3章 叫这样名字
当我在安静地等待着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她从背后轻轻抱住了我。“不去睡觉,在这里看什么?”她问。我转过身,她的脸看上去像牡丹花一样人:“你知道这院子里晚上有人坐在地上练功吗?”

 “哦,他们是给太尉值夜班的护卫”她说“想杀太尉的人太多了,这些刺客一个又一个来送死,就好像飞蛾扑火一样。

 原来如此,以前我一位只有太尉会刺客去杀人,却从来没听说过也有人来刺杀太尉,不是一等一的高手,如何能轻易地避过外面那么多刀客的注意使他们浑然不觉。

 可是却全都成了这院子里的人的刀下亡魂。人的生死简直如同一个玩笑,我想起那片在我眼前分开的树叶。

 对于一个刀客来说,他的命运也正如这片树叶一样,在这样的命运面前人没有理由不活得更开心一点,而一个男人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有一个依偎在怀的美娇娘。

 “你怎么醒了?”我问她。“你刚起我就醒了。”她温柔地说道,声音中带着妩媚。“怎么,没有我睡不着觉?”我望着她眼神中那赤的承认,愉快地说道:“走,我陪你睡觉还不行吗?”她没有走,反而把身子靠到我身上,在我耳边轻声地说道:“你抱着我去嘛,下面被你得还有点疼呢。”

 “那我一定要仔细看看,是不是哪里坏了,然后再好好地给你好不好?”我抱起她走进屋子,这女人有一种麻醉男人神经的天赋,她的身体和眼神如同在无声地呼唤,而这种呼唤得到男人内心很深处的回响,从来也不会希望去拒绝。

 ***我们又躺在上,一个是贪饿虎,一个是抛贞妇。一个眼儿媚,专勾人七魂六魄,一个手儿忙,直取那山峦幽谷,这场面不能用云雨这样高雅含蓄的词语来形容,简直是赤的禽兽行径。

 一边虎口叼着着柔房,一边魔爪在里面尽情地挑逗。一边被这惑地茎峭立,一边被那无情的侵略搅得水泛滥。

 就在这两个老朋友再无法忍耐寂寞准备立刻重逢的时候,她翻滚到我的身上,一只手准确迅速地把住了,张开双腿让自己的口对准翘立慢慢下沉,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结合,男人和女人被设计了需要完成的使命。

 她渐渐地熟练起来,让身体起落地随着她越来越高昂的息声变得更加强烈。我欣赏着她的房尽情地摇摆,幻化出无穷的形状,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问题忽然浮上心头,于是我就问她:“你叫什么名字?”这个提问似乎打了她的节奏,我几乎感觉到被包裹在温热中感的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

 然后她的身体又恢复了原来的旋律,新增加的在水平方向的摆动简直让我差一点激动地出来“你就叫我红蔷吧,”她说。

 红蔷动的更快,已经完全失去了节奏,她强咬的双间透出扭曲了的音调,如同是来自于喉咙深处的呜咽之声。

 一首曲子就这样走向了崩溃的边缘,使得我心神不宁起来,从强烈的动中传来一阵阵足以使我的感受神经麻木的脉冲,直到最后的防线从甘愿放弃控制的意识之手里面挣脱,两股自由的体几乎是同时冲出来火热地相拥在一起。

 红蔷的身体经过几次最强烈的颤栗终于松软地铺到了我的身体上面,我把她的身体更亲密地搂抱起来。

 她的身上分泌出细细的汗,散发着人的香味。转过身子,我亲吻着她泛着桃红色光泽的脸,两具身体在结合处终于心满意足地分离开来。

 “红蔷,”我喊了喊她的名字,她睁开眼带着答应我的呼喊看着我。“你喜欢这个名字吗?不喜欢就换一个。”她无所谓的说道。

 “名字怎么能随便换呢?”我认真地回答“红蔷是个好名字。”“名字对我们来说有什么用呢,”她轻轻叹了口气“名字是用来给人叫的,女人一旦跟了一个男人,就好像他的衣服一样。

 你见过有名字的衣服吗?”这女人和衣服似乎有着不解之缘,老是要以衣服自比,我虽然觉得这样比在我的理解上多少的有些不妥。

 但同时我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事实,一个大家都已经默认了的事实。“你现在是我的衣服了,我会一直穿着的。”

 “谁说我是你的衣服了?”红蔷皱着眉头笑道:“太尉什么时候要拿回去,你能怎么样啊?你敢和太尉抢衣服穿吗?”

 我不敢和太尉抢衣服穿,就算是太尉他老人家赐给我一件衣服,我都得仔仔细细地叠好收藏起来,可是现在他赐给我的是一个女人,太尉他老人家有数不尽的女人,就像他数不尽的衣服一样。

 很多的衣服他没来得及穿柜子成了旧衣服。所以他又怎么可能把一件送给别人的衣服再拿回来穿呢?

 我把我的这个理解告诉红蔷,她听了之后觉得很有道理,就赞叹地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愉快地看着我,也不知道这么看了我多久,她就问了如下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不需要有名字,那是因为男人都有自己的名字,然后人们可以称她为XXX的女人,或者直接简称为X氏。

 这套理论既然被人们所普遍接受那么必然有它合理的地方,它的缺点在于,忽略了一部分的男人,就比如说像我这样的,一个太尉府的三的刀客。像我这样的一个刀客,如果不是命运神奇的发生了改变,是不需要名字的。

 所以就算一开始的时候我有名字,那名字也在刀客岁月中被遗忘了,现在这个叫红蔷的女人问我这样的一个问题,使我陷入了难堪的境地之中,我已经没有名字了。

 可是我不能这样坦白地告诉她,因为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了,就应该有一个名字,这是理论所得出的必然结论,当然我也可以没有名字,因为她有一个名字,我可以叫做红蔷的男人。

 这种命名的方法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再仔细想想吧,人们叫我“红蔷的男人”或许会有人问:“那么红蔷是谁?”

 有人可以告诉他,红蔷是一个女人的名字,不幸的是很多人的思维都被普遍的理论熏陶出了惯性,因为理论的惯性是女人被称作是XXX男人的女人,所以又会有人问:“一个女人?那么她是哪个男人的女人呢?”

 有一个自作聪明的人告诉他:“她是“红蔷的男人”的女人”然后我听到很多人的笑声,这其中最响亮的笑声就来自于我自己。

 “哎,你在想什么啊?”红蔷终于忍不住问道。我在想什么,我当然不能告诉你,我需要告诉你的,只是我的名字。“你刚才问我什么?”“我问,你叫什么名字?”“阿飞。”我说。“阿飞?”“是啊,怎么了?这难道不是一个名字吗?”

 “这名字比我的还奇怪。”“这名字一点都不奇怪,曾经有一个很厉害的刀客,他的名字就叫做阿飞。”

 这时候我认真地看着她,继续说:“你那个根本就不算是一个名字,再说你一个女人要什么名字?以后你就叫做“阿飞的女人””

 “我终于知道这名字为什么这么奇怪了”这女人自以为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一样,完全不把她男人的严肃放在眼里,兴奋地拍着我说道:“如果你叫做“阿飞”在人们口中,你的女人不叫“阿飞的女人”<一个刀客的命运>
上章 一个刀客的命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