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个刀客的命运 下章
第5章 做什么不好
杀人与被杀并不是一件风雅的事,所以一个有文化的刀客,他的刀不会快,一个刀客最可怕的就是他的刀不快,刀不快的刀客只有死。我只是一个三的刀客,有没有文化并不会影响我刀的速度,这是一个事实,正如我没有文化的这个事实一样。

 等到饭过后,我就对红蔷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收拾碗碟乖乖离开,我好与紫杏姑娘作些私下的交流。

 奈何这女子不懂得暗示,转身自己和紫杏开始了交流。要是她们谈些闺房私密倒也有趣的紧,偏偏尽讨论些涂脂抹粉描眉画目之类使我完全没有了共同语言的话题。

 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忍着肚出门散步去了,俗话说闲云有鹤、翠柳鸣蝉,说的是江湖上那些真正的高手,有的直上青天,有的隐居一隅。

 在太尉府的这个院子里,就寓居着几个这样的高手,他们形容枯槁面容憔悴,如果你因此而觉得他们只是武功平庸之人,那么你就成功地被他们欺骗了。

 像他们这样的高手,在武功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追求了,只能通过修饰外表起惑作用来提高自己的境界。

 像他们这样的高手,真正要做的,就是掩饰自己高手的身份,此刻其中的一个高手就站在我面前,手拿扫把伛偻着,甚至还粘上了栩栩如真的白胡子,我怀敬佩地叫了他一声“前辈”他却高傲地低着头走开了。

 讨了这样一个没趣,我多少有些失落,这时候有一个年轻人从回廊上走来,他饶有兴致地笑着向我靠近,称呼我:“前辈”“新来的?”我问他。“不错,”这年轻人谦虚地回答。

 我看他颇有些礼仪周全,很有可造之材的潜质,就把我对于高手的那一番理解倾囊相授,他多少有些难以理解,这也难怪,要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理解是很难的。

 幸好他学习的态度十分积极,对我的理论也颇表示了自己的赞同。我们进行了愉快的交谈,等到这段交谈快要结束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以下的话:“前辈,恕我无礼,开始的时候我看您骨骼松散,仪态中仿佛没有高手的架势,就冒昧地怀疑您大概武功平平。

 后来听了前辈的这一番我闻所未闻开通渠的讲解,初时也不太明白,直到我想起师父的一句话:”武功到了极高的境界就化于无形“,再看前辈您的身姿体态,我终于明白一个人武功到了极高的境界果然可以达到这样的状态,一般人见了您,都像我一样觉得水平有限,所以放松了警惕,那时候前辈您要出手。

 那人必然因为疏于防范而中招。这真是练武之人所追求的最高境界了,没想到前辈您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境界,真是令人惊叹!“别说是你惊叹,听了你的话,连我自己都觉得惊叹,都差点相信你说得都是真的。

 所以等这年轻人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寂寞。***太尉府最隐蔽的地方,不是太尉的房间,因为太尉的房间太多了,除了太尉的贴身侍者,没有人知道他今晚会在哪个房间里过夜。太尉府最隐蔽的地方,也不是太尉放金银财宝的地方,太尉有数不尽的财富。

 但是他最大的财富并不是成堆的金子和银子,而是遍布天下的势力,太尉深知只要手中握着权力,钱财都只是身外之物而已。太尉府最隐蔽的地方,是太尉府的监狱。没有人能想到这种了奇花异草,建造着亭台荷塘的后院下面,竟是一座地下监狱。

 对于这地下监狱里的囚犯来说,这里绝对是他们这一生最不想来、也最不该来的地方,这里就是他们的地狱。

 一个穿着一身鲜红色袍子的女人正在监狱里走着,这监狱里没有黑夜和白天的分别,如果没有她手中的灯笼,这里看不到一丝的光明。

 牢房并不是太多,因为能住在这里面的人并不多,也没有人会住得太久。她停在一个牢房前面,身后的差役把门打开,红色的光芒照在躺在地上的囚犯身上。“昏多久了?”她问差役。

 “有六七个时辰了吧。”红衣女人把囚犯翻转过来,她的衣服已经被鞭子割裂得破烂不堪,杂乱的长发盖着整个脸。

 红衣女人用手把了把她的脉搏,说:“把她抬到外面去,小心着点,她快断气了,死了你们都得陪葬。”两个差役小心翼翼地把她抬起来。

 走出了牢房,红衣女人跟在他们身后,灯笼里的光闪了闪,突然从旁边漆黑的牢房里面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她的一只脚。

 她浑身像是触电一样颤抖了一下,那手冰凉地像是死尸的手,抓得是那么紧,仿佛是抓着自己的生命一样,再也不愿意放开。红衣女人甩了几下没有挣脱,她出前面差役上的刀,向着那只手用力地砍了下去。

 鲜血淌在地上,比红灯笼的光还要刺眼,红衣女人慌张地向前跑着,她的脚上还挂着那只断了的手。等差役抬着囚犯走出来,他们看到她惊魂未定地看着角落里的断手,然后她问他们:“知道这是谁的手吗?”

 “是年纪大的那个,三天前关进来的。”其中一个差役回答。“穿着官服的那个?”当她看到差役点了点之后,立刻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看看他死了没有?太尉没让他死,他要是死了,你我都要跟着他一起死。”

 差役慌慌张张地捡起灯笼跑了进去,没一会,又跑了出来,他的脸上堆了惊恐和绝望的神色,然后无助的说道:“没气了,夫人。”

 红衣女人像是酥软一样靠在椅子上,两个差役跪在她面前,不住地磕着头,让她想个办法救救他们,此刻别说是他们了,就是她自己,都已经自身难保了。

 桌之上那把刀的血还没有凝固,她突然拿起刀走到其中一个差役的背后,这女人的刀法又快又狠,一刀就捅进了他的身体里面。“夫人饶命!”另一个差役看着身边的人倒下,惊恐地哀求着。“你不恨我吗?他可是你的亲弟弟。”

 她说着,一边又慢慢走到了他的背后。“小的不敢恨夫人,”差役忙道:“夫人必然有什么办法救救小人,夫人是小人的救命恩人,就算当牛做马报答还来不及,小人怎么敢恨夫人呢?”

 红衣女人愉快地笑了起来,说道:“没想到你是比较聪明的那一个,看来是我杀错了人。一般越聪明的人也越不可靠。”

 差役转过身子,脑袋撞击在地面上的声音十分地雄壮:“夫人怎么说小人怎么做,完全按照夫人您的意思去办,绝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如果我要你去死呢?”她问。“那小人就去死,只不过小人怕死的紧,所以还得请夫人您高抬贵手,赐小人一个痛快。”

 其实他知道她若是想要他死的话,自己早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她没有杀他,说明他还有活着的价值。红衣女人看着脚下的这个差役笑着,她简直有些欣赏他,忍不住要为他惋惜了,像他这么聪明的人,并不应该只是一个管监狱的差役。她让他起来,说道:“你明白什么人该死什么人不该死,这很好。把你的刀给我,”她接过差役递给她的刀,和尸体背上的比了比。

 然后又递给差役,继续说:“把刀放到他手里。到时候太尉问起,你就这么说:他要刺杀里面那个人并砍下了他的一只手,这时候被你发现,他就赶过来杀你,你们发生争斗,最后你把他杀了。”

 差<一个刀客的命运>
上章 一个刀客的命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