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个刀客的命运 下章
第12章 呼昅更急促了
一看外面已经快傍晚了,急忙穿上衣服(明明记得没过)从上起来,几步走到屋外又几步走回屋里,问:“知道太尉书房怎么走吗?”

 我在红蔷的带领下来到太尉的书房,敲门进去,太尉他老人家正在灯下批阅卷宗,有一丝花白的头发从他的额头…“太尉”我恭敬地喊了他一声,问:“找我有事?”

 太尉让我坐下,金公端上来两杯茶就关上门离开,屋子里只剩下太尉和我两个人。太尉用慈祥得出长辈关爱光芒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了下面的话:“阿飞,你看我如今位高权重,家里又有这么多如花美眷,真是尽享人生的荣华富贵。

 但是太尉我还有一个最大的遗憾,你知道是什么吗?”“阿飞不知,”我回答,心想“太尉您老人家不是真有当皇上的念头吧”

 “岁月不饶人啊,我百年之后,却没有一个人来继承我的事业,你说可悲不可悲?”我默然不语,这件事虽然世人皆知。

 但谁又敢随便提起呢?心里想到太尉和我说起这些,难道莫非是或许可能要…收我为产业继承人?一念及此我就立刻打消这个念头并对当太尉他老人家担忧悲伤之时产生这样荒诞不羁的遐想而心怀歉疚。

 “太尉您为国家大事鞠躬尽瘁,必定洪福齐天寿与天齐。”太尉笑了笑,两眼间沧桑岁月轻轻舒展看上去果然诞生了一丝悲凉,这时候我的心情因为一些似乎从来未曾有过的感情而变得起伏不定。

 “阿飞,你知道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吗?”太尉问我。我原本只是太尉府的一个三的刀客,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与别人不同,为什么他们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刀客而我似乎将以一个三刀客的身份来结束自己的一生,可惜我又不像他们一样怀着一颗成为一个更好的刀客的心。

 我不满意自己作为三刀客的现实,而对于这一点我却保持着一颗无动于衷的心。“我是一个很消极的刀客。”

 “一个刀客的命运很简单,只有更快的刀才能活下来,我的院子里有很多刀法很快的刀客,但是没有一个人能确信自己可以活着回来。知道自己可能会死,这就是刀客的命运。”“也许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刀客。”

 太尉愉快地看着我,眉宇间的智慧让人肃然起敬,他对我说:“孩子,这一点以后你自然会发现的。太尉想找一个将来可以继承自己事业的人,所以我想收你作我的义子,你意下如何?”天色已经黑了。

 像一层薄纱一样轻轻地覆盖在我平躺的身体上面,也覆盖在平躺在我左边的红蔷和平躺在我右边的紫杏身上。

 我枕着头不能说没有一点望只不过微弱到了能够让她们头枕着我的手臂而我只是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轻着红蔷的耳垂用右手的手背轻抚着紫杏的脸颊的地步。

 我在想着别的事情,当这一切摆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我的望却未被唤醒,这是连我自己都绝不会相信的。

 “太尉找你到底是什么事啊?”右边的紫杏终于忍不住好奇侧过脸来看着我问,她的视线从我的脸上越过落到了对面,她不住轻声地呼唤:“姐姐,姐姐…”

 我转过头向左边看去,惊讶地发现那个仿佛来自十分遥远的地方的叫红蔷的女人从昏睡之中惊醒,向着呼唤的方向以朦胧的腔调应声:“哎,是妹妹啊,什么事?”

 “你怎么睡着了?”善解人意惹人喜爱的紫杏说道:“我刚才问相公,太尉找他到底有什么事,他看上去好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啊,”红蔷问:“他怎么说的?”“相公他…还没说呢”紫杏姑娘说完了,就转而看着我。

 我也用温柔地目光看她,这时候左边的女人不知轻重地在我的肋骨处捅了捅,我听到她说“哎,相公,我也正想知道,你快说啊”我忍着不知是痛还是骨悚然不去看她,对着紫杏姑娘慢慢说道:“太尉叫我不要告诉你们,怕你们闹事”说到此处我就转过头看着红蔷,说:“我也觉得他老人家说得很有道理。”

 “什么事神神秘秘的啊?”红蔷开始质疑着盯着我,这眼神足可以摧毁一切懦弱的谎言,她说:“太尉他不会又送姑娘给你吧,或者是太尉他没想给,但是你又要了一个,是不是?”

 我感觉紫杏放在我身上的手都紧张了一下,就急忙向她解释:“别听你姐姐瞎说,她心眼可坏得紧拉。”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说出了真相:“太尉让我明天去江州。”

 “要去多久?”得知自己不能跟着一起去,紫杏关切地问我,看着这充了关爱柔情的眼睛带上了一点哀伤与期盼,如果可以的话,我又怎么舍得离开?

 把视线移到她滑落出来的一缕头发,说:“太尉说少则半月,多则半年,再说有两个高手陪着我去,太尉的意思大概是让我去见识一下,不会有什么事的。”

 她们没有再说什么,紫杏把身子靠在我的身上脸伏在我的耳边肩头,我把头微微探向左边,红蔷只是平躺着仰望,我没有看见她所看见的东西也没有看见她眼睛里的润只看见她一下子把低垂的头也扑到了我耳边肩头。

 有人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得一红颜知己则幸矣,我想他一定没有想过得俩这种事。这种事我过去也从来没有想过,到现在我都觉得简直不敢相信,不敢相信的事我从来都不多想。

 等到温情默默地将血煮沸望开始变得坚硬生疼,我就向她们询问:“良宵苦短,你们谁先来服侍相公?还是两个一起上啊?”

 话到动情处真是佛也拦不住,平时温柔妩媚的紫杏姑娘都忍不住含着面红润扑到我的耳朵边上低声说道:“相公,你去惩罚惩罚姐姐吧,看她以后还敢不敢不听你的话。”

 真是上天派来理解我的女人啊,每一句都说到我动情之处让我心花怒放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反身把红蔷在身下:“今天就让你…”话没有说完,我看到红蔷脸上未干的泪痕,没想到这个平时对我相当仿佛漫不经心的女人内心却有这么深的感情,不低声问道:“怎么哭了?”红蔷睁开了眼睛看着我,说道:“相公,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你快去好好疼疼紫杏妹妹吧。”

 “知道错了就没事了吗?今天你相公我可饶不了你。”说完我就实事求是地用腿住她想要反抗的身体用手扯开她贴身的内衣用嘴亲吻她破涕为笑的脸,她的额头、眼睛、鼻子、脸颊、嘴

 这时候的红蔷和平时的红蔷判若两人。她变得温柔恬静娇美妩媚,放弃了抵抗任凭我在她身上游移只是随着身体的感被挑动之时轻轻颤动,我从没见她变得这么安宁温顺,这种奇怪的感情让我心中那份男人的原始兽渐渐苏醒并产生了饿虎扑羊般的念头。

 看到她随着我在她房上几下用力的捏微皱的双眉轻轻颤动的红间发出丝丝软语嘤咛我内心兴奋地焰火升腾到头顶落在脸上绽放出一个笑容,双手毫不怜惜地继续玩的同时将她的嘴一口含住伸出舌头进她的檀池之中浑水摸鱼似的一阵搅动让她只能发出听上去痛苦难耐的“嗯”声。

 我的占有的火真是被完全点燃拉,只想让她在我的身下彻底臣服的念头刺着我,当然很可能还有一部分原因是身边还躺着一个紫杏姑娘,虽然我当时的意识并没有确切地想到这一点。
<一个刀客的命运>
上章 一个刀客的命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