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个刀客的命运 下章
第29章 开始大喊大叫
事实上她甚至内心是希望栾霆去做那些轰轰烈烈的事情而不是和自己在一起,这么想有时候让她觉得悲伤,有时候又让她觉得愉快,而现在是愉快更多一些,因为栾霆又出现了,因为他还喜欢着自己。这就够了。

 等到童顺开门进来,芸娘就将窗户关上,她脸上的笑容比往时的更加娇媚,童顺一看到她这样的笑容,心情更是说不出的愉快。透过薄如蝉翼的轻纱,细腻白洁的肌肤都显得朦胧有致了。

 童顺握着递过酒杯的一只玉手放在两掌之间轻,又抓起来贴到脸上摩擦,纤细修长的手指沾着他的口水被裹住了

 他看着芸娘娇嗔,将嘴中的手指出,手掌在自己脸上轻轻滑过,像是一个巴掌。就忍不住将她正收回的手截住,抓在手腕上一用力,一声惊呼之后芸娘就已躺在他的怀里。酒不醉人人自醉,温香软玉在怀起童顺多少豪情,就将杯酒饮尽。

 人生快意大抵如此,他甚至有作词一首的冲动,芸娘见他苦思冥想的样子也不打扰,不知过了多久,虽然也憋出了几句,却还是怕被佳人笑而没有胆量说出来。

 低头看芸娘时,她却将一杯新斟的酒递到嘴边,童顺把手挡开酒杯,向她腿弯出一转,将芸娘横着抱起。

 “大人,别急嘛,我们先喝几杯。”正要向上走时,怀里的媚娘却这样说道。喝酒聊天那是文人雅士干的事,我童顺诗词歌赋的灵感从来没有,看来并不是一个文人雅士。

 虽然自知如此,内心的望火焰又那么炽热,童顺这一次却没有表现的太直接,居然真的放下了芸娘,或许这个动人尤物饮酒之后还别有一番风情也说不定呢,是不是?童顺觉得自己或许是错了。

 几杯下去芸娘非但神情自若言语清晰,脸上连朵红云的影子都没有添加,甚至还兴致大起一个劲地要和自己干杯。童顺心说不妙,自己脑袋发晕,再喝下去恐怕难行男女之事,就断然地拒绝并提出速到上厮会。

 没想到这女子来到身边,搂着他的脖子递酒就,一边在耳边莺声软语似在催促,立时童顺便六神无主只剩下一片空白,乖乖地又饮了几杯。芸娘开始看他几杯下去脸上就一片红晕,看上去像个不甚酒力的人,心想倒不如把他灌醉了省事。

 等到这童顺真的被她灌得醉倒,想到若是天黑了叫醒他,那时候他火未消极有可能会在这里留宿,到时候岂不是巧成拙了?然后她又醒悟:干什么要叫醒他呢?等到天黑了。

 再让他的手下送他离开不就行了吗?这么一想之后又开始担心童顺提前醒来,也顾不了三七二十一了,抓起酒壶挤开他的嘴就是一通灌。也可怜童顺一片痴心火,结果竟被那肚子的酒给熄灭了。

 ***三国时候有一个很有名的军事家思想家文学家在这季节的某一个风云变幻的日子里青梅煮酒,那时候的他春风得意豪情万丈,几杯小酒下去萌发了内心里浪漫主义的英雄气质,就指着天上云吐雾兴云作雨的龙来自比。

 他身边另一位后大有作为的杰出外家感慨于他的气概凛冽,就扔掉了筷子以示击节赞赏。

 当时他们两个虽然都已小有名气,但是和他们后的成就想比却远远不如,倘若他们从那以后泯然于众人,那么上面这一段故事也不会传为一段佳话。

 所以看似平静实则蕴藏着巨大动的契机,江州城这一个看似平凡的日子正在一如既往地去,又有多少人知道,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一场大的变动正随之拉开了序幕。

 栾霆在渔村等候,望向江岸,官船上的灯光向江心移动,他的心里不免有些担忧,虽然吴二和何瑞水里的功夫是那么了得,但是要在水里将官船底板凿穿,倘若船行得太快,或者木板太硬,那都是会使计划失败的可能。

 最无奈的是这件事自己只能在这里观望,看着船越来越靠近江心,除了紧紧地盯着他只能静静地等待。

 对于吴二和何瑞来说,这件有趣的差事让他们显得十分地愉快,只不过在他们两个凿船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一个随他们来的兄弟浮在水面让船上的人发现了。

 “无常剑客”比平时的时候更谨慎,站在船头望着江面,夜仿佛唤醒他更强烈的直觉,他就如这环境中一个冷静融洽的幽灵。船很快就被凿穿了,使之下沉的缺口就在童醒的旁边,此刻他却依然沉醉着。船上的人都开始慌乱起来。

 铁颜把童顺从里舱抬到外面,看上去他的表情始终都没有变化。他看到江面上飘起血花,跳进江里逃生的人都一一变成了浮上来的尸体,手中紧握着间的软剑盯着江面,猎人和猎物之间的区别对于他们来说只是耐心的较量。

 吴二本可以等到船彻底沉了之后再出现的,只不过他绝没有料到船上还有这样一条可怕的生命在屏住呼吸等待着自己,胜负总是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被轻易地改变。

 当吴二出水面的时候,船已经沉得只剩下最后的部分了,月光下一条银蛇发出一声凄厉吐信的鸣响,盘旋着向吴二袭来。

 吴二只觉得眼前一黑,生命来去如此之快让他猝不及防。何瑞并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也没有时间去想,也再没有机会去想了。

 或许他作这样仓促而危险的决定,只是因为一瞬间反应过来的感情所驱使,如果这个人是宝慧,他或许就不会这么做,他对她也有感情。

 可是这两种感情却不同。在铁颜运力于刃的同时,吴二看到自己兄弟何瑞随着软剑向上收起的生命在月光下被残酷地结束了。

 鲜血像雨雾一样飘落下来洒进他的视线之中,一股痛苦的味道逆到咽喉处又落下。在尸体落水的一瞬间又是一道银色的闪电再次向吴二扑来,但是这一次它只抓到了它无法抓紧的水花。

 铁颜在一击不中之后立刻窜入了水里,他本不可能这样轻易地逃走的,只可惜当时的吴二眼睛里出现了短暂的失明,只剩下一片血红光芒,等江水将他的眼睛洗净,视线之内已看不到铁颜的踪迹了。

 吴二一手托起童顺,一手抓着何瑞残缺的尸体,有一会儿他浮在水面上没有安静地像是一个浮标。提着童顺的手出现了犹豫,本能驱使他让这个人的生命在水里结束,另一方面又有一个声音在劝他恢复理智。

 栾霆已感觉到事情不对,时间过去地太久了,派去查看的船终于回来,一些事确实发生了,吴二脸上的表情告诉他事情比他想象的也许还要糟糕,然而对于他来说,童顺始终是被带来了,并没有到最坏的地步。他很想知道发生的一切,也很想知道是不是有人逃走,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可是他知道吴二此时内心的痛苦,就没有问。

 “有个人跑了。”吴二却告诉了他。已有兄弟拿布盖住了何瑞的尸体“是那个黑脸使一把软剑的。”“兄弟,这里恐怕不能待了。

 还是立刻转移到我那边去吧。”吴二看了看他的兄弟,视线又落在白布残缺的凸起上面:“大哥,你带着童顺走吧,这里这么多人,他们是走不了的。”

 有几个兄弟在劝吴二离开,栾霆却知道他不会走的,他绝不会抛下这些人,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愿意跟着他的原因。

 况且还有后续的事情要办实在是没有时间再逗留了,栾霆<一个刀客的命运>
上章 一个刀客的命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