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个刀客的命运 下章
第32章 看上去孱弱
而幽池泥塘之中却是一片温热舒服,像是这么多年积存的都一下子发出来一样泛滥。感觉到像是别有天一般,紧凑的一下子如桃源开阔起来,原本艰难的借着滑腻的粘也顺畅了许多。

 不知不觉之间又了不知多久,卢永感到一股力量正在蓄势待发,就加快了速度。王氏知道他快要了。

 也更配合地扭动肢放纵地摇晃着股,强烈的快随之如水一般从下身传来,没等卢永松懈腹部一紧身子猛颤出了阵阵

 那卢永的道一紧又了一身的,也到了最后的关头,在里面作了几次强烈的送之后“噗”一声拔出,浓白浑浊的有力地出来划出一条弧线落到王氏雪白的股和大腿上。

 握着还硬在王氏干净的股上擦了擦,此时的王氏浑身软绵绵地趴在上,下身光溜溜的一片狼藉呈现在卢永的面前,真让他有一种再来一次的冲动。***

 有句话说得很对,是刮骨钢刀,酒是穿肠毒药。江州指挥使卢永本是一条不近女的汉子,终里只知道打熬筋骨锻炼身体,只知道带兵练闲时再读写兵法。

 在这朝纲不振北族南侵的时代很有些报效国家征战沙场建功立业的理想,也做到了不受朝中当权势力的拉拢。

 就是这样一个人,经历了一次意料之外的第之后,眼中除了面前这尊如白玉般光洁的体之外已没有别的可见之物,心中除了想要再一次让这一具体在自己身下翻滚出动人的白之外已没有别的可想之事。

 再刚强也被它软化,再谨慎也甘愿坠入这陷阱,再伟大的报复也敌不过此时的愉。话并不总是对的,也不会全是对的。没有永远正确的话,也没有完全正确的话。

 就像说,王氏是一个骨子里的女人,因为她也在享受刚才的那一段看似是暴的过程,并且在这一段过程结束之后,她没有立刻想要离开,她沉浸于其中仍不可自拔,竟似在等待,甚至在惑,但是男女爱,本就是太平常太应该的事了。

 凭什么她在被丈夫冷落了这么久之后不能对此抱有期望?凭什么在得到了甚至是屈辱带来的欢乐之后不可以表现出对美好事情的追求?当然这里面有情绪的成分,各人的看法和见地也各有不同,所以事无绝对也无绝不对,听上去十分的荒谬。

 或许是因为这世界就是个充了荒谬的容器。当具在白股上擦拭这战斗后留下的体之时。

 随着这种肌肤的直接接触它有一种钻进两片股之间那个黑色幽潭之中的冲动,此时卢永的视线中重新立起来的渐渐和那片雪白体间的黑色区域的中心重合了。

 然后他弯下用挂在她上的裙子擦着她股上刚刚被他了地方。他不想待会儿再干她的时候,不小心就摸到这些粘糊糊的体。他的手掌已开始隔着裙子按住了大片的

 原来那种畸形的望在这过程中被放大了,等到这过程使他彻底地尽兴了,翻转了她的身体之后,王氏那有些奇怪地身体摆设又立刻让这种望恢复了最正常的样子。

 卢永把她搬到上平躺,当他的物就要再一次缓慢进入的时候,王氏的手抓着裙子伸到了她的下体前面遮掩,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动作会发生,就像下意识一样,她没有看卢永,卢永却看着她。

 现在她的衣服看上去还很完整,上衣除了有翻滚过的痕迹以外还很好地保留着,下面除了被卢永的身体遮挡的大部分腿之外也被裙子遮掩了,虽然如此,卢永只是看着她的脸,这张脸仿佛是一张和浑身上下没有穿一点衣服时候的脸。

 这时候人的感情都写在她的脸上,当她心里已经承认自己体的时候,无论她身上有多少衣服都已失去了作用。

 如果她因为自己被暴在卢永面前的体感到羞愧而脸红的话,卢永只需这样静静地盯着她的脸就可以让她彻底投降了。

 所以当卢永真的她的衣服的时候,她已经不再作无意义的反抗了,一具完全赤的雪白娇躯,首先是把物放入之内,不紧不慢地来回,畅不畅快是一回事,能够分心把玩其他体的部分带来的快是另一回事。

 最重要的当然是两个柔软的房了,握在手里是真实的惬意,就像好奇的顽童不厌其烦地摆他最喜爱的玩具一样痴

 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个正好可以用来头,这过去被咬在孩子嘴里用来哺的颗粒,也可以足男人挑逗的需要,变成情的颗粒。惟一美中不足的是王氏所保持的低调,这是一种被压抑了的不必要的修饰。

 对于她来说却是很难主动去改变的,对于卢永来说,他此时沉浸在目前的足之中并不是太在意听觉上面可以带来的刺

 尽管如此,情到浓处王氏还是开始释放出了享受的音调,先是短促轻柔的叹词,渐渐变成了拖长了的高低有致的呻,看似痛苦实则快乐,看似拒绝实则要求更多。

 卢永也开始不足于当下所获得的快,转而将精力都投入到了如何控制下身的运动来达到更高层次兴奋的探索之中。不单是他的,也观察自己所带给她的。已经太久没有这样痛快绵的爱了。

 王氏都已经不记得生命是否还有过这样的时候,自己仿佛是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柔软舒服的平面之上不断起伏。这个想象很短暂,很快就被别的感受所打断了,但是时不时地总会再一次出现。

 她觉得这一切都十分的美好,这个过程不像她所希望的那样持久,感觉总是在变得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无法足于现状。你想要保持,只会使它变质,舒服会变得难受,结果始终是要到来的。

 事实上这个过程真的持续了很久,卢永的动作早已变得很强烈,到现在王氏的在他每一次之时都会紧缩颤抖,她也开始发出含混不清的呜咽,同时整个身体也正和她声音里所表达那种混乱一样作出无规律的扭动。

 卢永停止了猛烈的干,等待她的高结束,这个过程中他将紧紧入她的里面感受如水般涌出来的,并慢慢地进出。

 等到她的身体变得柔软,他的送又恢复了之前的强烈,王氏闭起的眼睛随之睁开,口中也发出了与送节奏相合的呻

 又这样干了一会儿,当王氏的呻都显得有些乏力了的时候,卢永终于到了第二次的关口,一轮更快更有力的送和火热的让王氏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急促响亮,然后这声音结束了,停止在里面的物将滚烫的洒出来,让她仿佛又一次体会到了绝妙的快

 我的朋友宝烟答应我她会来见我,当丁子问我为什么不和他一起回京城的时候我告诉他我在等一个人,他没有多问,用一块布将证据包好了背在肩上就动身离开。

 等到他走了以后,我就坐在头,进行第三次灵魂出窍的尝试。宝烟姑娘不是一个人,她和她的姐姐宝慧还有栾秀珊在一起。

 原来宝慧自从见了何瑞的尸体晕倒被人救醒之后,痛苦之中就想到了妹妹宝烟,栾霆没有找他说的那样把妹妹带来见她,她并关心也不知道这些男人在干这种危险的买卖,何瑞的惨死让她担心<一个刀客的命运>
上章 一个刀客的命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