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师与学生 下章
第1章 让伏在书桌上
马志文一个经常经翘课、欠功课和对师长不敬的高中生,但他每年也以仅仅合格的成绩升级,校内的老师早已对他头痛非常,差不多已是放弃了他。

 这天马志文因为顶撞了英语老师王雅凝,而王雅凝为了老师的尊严,所以便罚马志文留堂补回所欠的功课。

 但马志文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令王雅凝更讨厌马志文,王雅凝向马志文表明:“你今天若不补回所欠的功课,你也不用离开学校,我现在就陪你留堂,看你怎样!”

 到了下午六时,校内差不多所有师生也离开学校,但课室内王雅凝依督促马志文做功课,可是马志文的功课簿上仍然是空白一遍,当王雅凝向马志文大发雷霆之际,马志文之班主任李彩云到了课室。

 王雅凝和李彩云两人是大学的同学,一同到这所高中任教,加上两人是同龄的关系,所以两人很合得来,在毕业后更合租一单位共住。

 两人由于样貌及身材出众,早已令到校内的师生对她们神魂颠倒,因为王雅凝和李彩云样貌与爱田由和松岛枫有点相似,所以学生们更封她们是一对AV女神。

 这天李彩云原本约了王雅凝于下班后去逛街购物,见下课后仍未见王雅凝的踪影,于是便到这里找她。

 李彩云见王雅凝对马志文大发雷霆,李彩云便走到她的身旁,向马志文说:“你平时也不是有好成绩,今天你又欠功课!”

 说完她便坐于书桌上,又将两腿踏在椅子上,又向王雅凝说:“你也不用理会他,他早已是被列为放弃之列,我们去逛街吧!”

 但她忘记了今天她下身的短裙已悄悄地拉高,感的小内已慢慢地展在学生面前。王雅凝说:“我怎也下不了这口气!”李彩云说:“你不要为这蠢学生生气,我们走吧!”

 于这王雅凝双手按桌又再卧身向前对马志文说:“我今天放你回家,你你明天要回所欠的功课,你现在你我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王雅凝亦忘记了她今天所穿的衬衫领口稍低。

 但足已将人前的沟送到学生面前,但马志文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不时盯着王雅凝的前和李彩云的下身,这时她们才发觉马志文偷窥她们前和下身的青光,王雅凝首先忍不住便赏了马志文一记耳光。

 马志文只是摸一摸脸上所留下的红红指的后,便收拾杂物离开,这时李彩云说:“你不觉得这样对老师不敬吗?你连道歉也不说一句,你是不是一个白痴!”

 马志文说:“你们这样也是想有人偷看,我足了你们的心理,还要我道歉吗?哈哈…”李彩云生气的说:“你给我站住!我现在要你对所讲的每句话道歉,如果你不说,休想离开这里。”

 马志文气定神闲的说:“道歉我是不说的,你又可以将我怎样?”王雅凝说:“你不要那么过份,我忍了你很久了!”

 李彩云见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她想了一想,她想了一个给她们一个绝好的下台阶,便说:“只要你现在完成所欠的功课,你可以不用道歉。如果你不答应,就立刻向我们认错!”

 马志文说:“如果我可以完成所有功课,你们又怎样?”王雅凝说:“你认为你可以吗?”

 马志文说:“这些功课十分幼稚,我不用半个小时便可完成,不要说我欺负你们,现在我的所欠的全部功课在一小时内完成,如果我起时或者有些少错漏也是我输,到时我每天也准时功课,如果我胜出你们…你们…每人给我干一炮!”

 他看看王雅凝和李彩云没有反应,便拖着书包离去,并说:“你们没胆量接受挑战,以后再也不要烦我。”

 李彩云想了一想,只要在改功课时加多挑剔,一定可以找到错处,所以胜算甚高,便说:“好,一言为定!但你无论赢输以后也要准时功课,可以吗?”马志文说:“你们不要后悔,输了后又反口。”

 说完他便拿出功课,理头苦干起来,经过一轮狂风扫落叶后,马志文不用一小时便完成所欠的全部功课。

 而王雅凝和李彩云在马志文一边功课时一边改功课,令她们吃惊的是,马志文的功课可以说是无可挑剔,直至她们改到最后一科时也未能找出错漏,而再经覆检也是一样的结果。

 马志文看到她们的表情后,便笑说:“怎样?不服气吗?我猜到你们不会反口,所以算了吧!我不会和其他人说起你们不守信用!”这无疑是挑战老师的尊严。

 王雅凝受不起这样的挑衅,便说:“谁说我不守信用?但今晚发生的事谁也不许说出,你以后也要准时功课,可以吗?”马志文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王雅凝双手按在书桌上再翘起部,说:“你不要李彩云老师,一切由我来乘受吧!”王雅凝想她和李彩云在学生已将处子之身送给了男友,今晚就当作是一夜情,不想李彩云难堪。马志文说:“老师,我怕你受不了。”

 王雅凝说:“不要说那么多,但不可我的衣服。”马志文说:“那就要看你的表现罗!”说完他便走到王雅凝身后,一手将她的及膝长裙推高到部,再为她的丝袜和内一并拉下,出浑圆的部,说:“不愧是全校的AV女神。”

 在旁的李彩云说:“你要不这样过份!”马志文说:“老师,稍后你可能对我投怀送抱也不定。”李彩云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马志文埋首到王雅凝部上,王雅凝脸上出痛苦的神色。王雅凝初时确是害怕马志文的侵犯。

 但很快她感到马志文的舌头在占据了核后,就不停地逗啜,使得她俏脸红晕渐现,小更不受身体控制水沿沿不绝的渗出,而当马志文的舌头到他的门时,她更差点叫了出来。

 幸好及时小嘴咬着手指才不致叫了出来,她立时感到有一种羞辱的感觉,因为她在好友面前被一个给自己的学生火焚身,而且自己的身体更慢慢地步向高

 马志文见王雅凝渐入状态,他便站起来下长掏出大,再用头沾上一些水后,便将大慢慢地布的小里。在入后他并不急于进攻,反而是缓慢地,逐少逐少的前进。

 王雅凝这样给马志文一,使她恨不得叫马志文深深地入,但碍于面子,她只能以部相就让自己的学生

 马志文见王雅凝态毕,他便尽滑地用大王雅凝的小,回回直抵子口,王雅凝更被水狂。马志文说:“老师,这样会污你的衣服,我替你下好吗?”

 但王雅凝未回答,他已从王雅凝腋上伸到她的前隔着衣服把一对房,这时王雅凝已浑身乏力,小嘴只能细声的说:“不要…”

 但她只能看着马志文将她的衬衫被他解开。罩又被拉下,一对房随即被一双大手握着,连蒂也沦陷在马志文手上,她亦只能以一双玉手轻按着那双大手,并呻着说:“啊…不要啊…不要…快放开我…”

 马志文将王雅凝拉起,让她背部贴在自己的前,一边一对王雅凝的蒂,一边她的耳壳,并细声的说:“老师,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王雅凝早已被马志文干得失魂落魄,现在连她感的房也给马志文占<老师与学生>
上章 老师与学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