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师与学生 下章
第8章 不噤一呆
王雅凝小不住地收缩颤抖,水一阵阵出,她又高了,马志文猛几十下,然后顺势抵紧子口把出。

 战事平息后,马志文搂着李彩云,在王雅凝的小里,他的双手轻抚她们的身体,说:“猜不到这么容易便骗到你们和我上,而且在上还那么,与平端装的外表简直是两个人。”

 李彩云一双粉拳不住捶打他的膛,说:“你说得很过份耶!”王雅凝也推开他说:“你放开我!”

 马志文把她们搂得更紧,说:“全校公认的AV女神,现在赤条条的给我抱着,我还这样说,是我不对,那么我就在这三里将你们喂。”李彩云和王雅凝异口同声说:“你还说!”

 马志文接着把她们在身下,李彩云和王雅凝也乖巧地任他胡混。接下来的三里,三人足不出户过着的生活。***

 自从那次马志文和李彩云在学校的诊疗室内胡混后,两人竟对这环境下做产生一种爱好,两人不时在学校内偷情,虽然王雅凝知道他们的事情,但她却对这环境下做有所抗拒。

 同时也提醒马志文和李彩云不要因一时之乐,而事情至不可收拾的地步,可是他们却怎也听不进耳依然故我,王雅凝只好“尽力地协助他们偷情”防止事件曝光。

 到了学年的大考后,这也是学校繁忙的日子,老师忙于改卷,为整个学年来一个总结,同时也开始为来年作出筹备。

 有一天晚上,王雅凝依然独自一人在教职员室内统计完班内学生的成绩,突然有人在她身后说:“这么晚还未走?”王雅凝回头一看,便看见马志文,她便说:“你不是要考大学入学试吗?你来这里干什么?”

 马志文说:“今天已是最后一天的入学试,你难道忘完了吗!我来这里是接你回家的。”王雅凝说:“对不起!我这星期为了学年结束的事忘过透不过气,忘记你今天是最后一天的入学试。你认为今次考成怎样?”马志文怀信心的说:“考入大学和考取奖学金应该不成问题,问题是可否考到前三名。”

 王雅凝说:“不要这么骄傲,你应该为自己再谋后路才对!”马志文笑说:“老师,我知道了!”王雅凝说:“说了这么久,我也忘了问你,你是专程来找我吗?”

 马志文说:“我专程来找你的,第一是庆祝我完成高中,第二是希望你完成我一个愿望。”王雅凝说:“是什么愿望?”

 马志文说:“我在整个中学课程从来也未尝试过留心听老师教书,我今天希望老师为我上中学最后的一课,让我感受上课的感觉。”王雅凝说:“就是这样吧?跟我来吧!”说完便拉着马志文走出教职员室。

 两人走入其中一间课室,王雅凝亦站在教坛上向台下的马志文说课,马志文亦留心她的一言一笑和一举一动,就这样过了十多分钟,马志文从未如此专心听书,但始终都有下课的时候。

 最后当王雅凝宣布下课后,马志文便站起来对她行礼,接着他走到王雅凝面前说:“我很开心,由现在起你再也不是我的老师。”说完他便揽着王雅凝的纤和吻在她的樱上。

 因为抗拒和马志文在课室内亲热,所以王雅凝也想把推开马志文,但渐渐地她竟迷糊糊的接受了马志文的拥吻,一双玉臂抱着马志文的脖子,两人更忘形地拥吻在一起,直至他们将肺内的空气耗尽才分开。

 王雅凝娇嗔的向马志文说:“你放开我,在学校里我仍是老师。”马志文说:“老师又怎样?谁叫你这么标致,我真是受不住你所惑!”说完又向王雅凝吻去。

 王雅凝避开马志文说:“我是老师,我有我的尊严,你不能这样对我。”马志文说:“但我也有我的坚持。”

 说完他抱着王雅凝的部,抱她整个人抱起并放在书桌上。他一手捉着王雅凝的一双玉手,一手伸入她的裙内穿越小内,灵巧的手指更急不及待磨着小。他手技果然不凡,不消多久,王雅凝己被他得有点丢意,整个水汩汩。

 王雅凝给马志文得浑身酥软,她知道今天怎也逃不过马志文的魔掌,粉慢慢地配合着他的手指而起伏,口里不“呵呵”的呻起来。

 体内的火渐渐地消却她的尊严,恨不得有深深地入她的小里。她不大羞起来,侧头避开马志文的目光,以免被他发现渐渐泛现在俏脸上的意。

 马志文看到王雅凝放软娇躯摆出一副任君轻尝的样子,他便放开王雅凝,再下身上的衣物。

 他又抬起王雅凝一对玉腿放在肩上,一双手握住她内两侧往下一扯,王雅凝却相当配合,竟轻抬粉,让他轻易地把内、袜及高跟鞋也一并去。他把大抵住鲜红娇的小后,便向王雅凝说:“老师,多谢你!”

 说完便把大入她的布小里。王雅凝受到突然的入,一股如触电的美快登时窜遍了全身,不嗔道:“啊!你…”马志文一边看着已羞得无地自容的王雅凝,一边动着下身的大,说:“你若再叫得这么大声,到时一定会给人发现!”

 王雅凝被马志文得哭笑不得,虽然是被他强来的,但这美妙的感觉却令她兴奋异常,粉合马志文的,小更是水汩汩。

 最令她痛苦莫过于小嘴要忍着不可发出呻,而不能宣这股悦。马志文看见王雅凝那死的表情,他便弯身去吻王雅凝的樱

 但当一吻上她的小嘴时,王雅凝一双玉臂便抱着他的脖子,把他的头拉下,小张轻启,两条古头便即绞在一处,一对玉腿更着他的部,王雅凝就像八爪鱼般着马志文,小嘴更呻着:“我受不了…不要停…”

 马志文得到王雅凝的鼓励,炙热的大更加速地在她的小内不停进出,就这样王雅凝很快全身便搐起来。

 小里的壁更发出有节奏的搐,接着水一便丢了一回。马志文待王雅凝放开他后,他便出大,再将王雅凝至趴在书桌上翘起美

 这时王雅凝仍未回过神来,只有任由马志文摆布。马志文将她的连身裙推至上,一双大手扶着她的纤头牢抵住她的道口,叫道:“你…你不要…哇!”

 说话还没完,大便缓缓深进,把小了个堂堂,一股如触电的美快登时窜遍了全身,将刚才的快再续前缘。

 马志文见王雅凝一脸陶醉、桃腮微晕,更显得她如桃李,不可方物,不由看得怔怔发痴,更每一深刺,记记直抵深宫。王雅凝更是不停地呻,而那纤却配合着他的来回冲刺,往上晃动凑。

 王雅凝脑里尽是念,随觉背上一凉,原来马志文已把她背后的拉链拉下,她低声说:“不要,会给人看见。”

 马志文对着她那如玉胜雨的肌肤,又怎么肯就此罢手,更将连身裙推过她的头,连身裙便跌在她的面前。马志文也把她罩的扣子解开,再的肩带一分,王雅凝的罩也与她的娇躯分离。

 他一双大手穿越王雅凝的腋下,双手同时分玩一对美,不时还捻玩两颗头,教王雅凝美得头昏气,只得任由他摆布。王雅凝被得“唧唧”大响,美更不徐不疾的晃<老师与学生>
上章 老师与学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