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师与学生 下章
第29章 间接让接受
殷巧只觉得全身轻飘飘如入云中,强烈的通遍全身,口中发出的呻声不绝。马志文见殷巧快乐的娇态不觉兴奋地把大得更加迅猛。没过多久,殷巧一瞬间直觉得自己像是飞了起来。

 多时的渴望和偷情的刺以及体内大狂热的撞击,使得她很快便达到了。马志文察觉到殷巧的变化,便放慢了送速度,双手也更多的抚起殷巧的房和纤纤细,在聆听着女人快乐的叫声中感到一种强烈的足。时间一分分过去了。

 殷巧感觉小内的的快开始阵阵袭来,头在自己小里的壁上的刮擦与顶撞,使她感受到前所未曾有过的快活。

 她喊着,叫着,颠狂的摇摆着头发,忽然马志文大力的抱着殷巧,而且是强而有力的动起来,每下的撞击均深深击他的深处,使她到达死的景地,她也情不自着粉合马志文,同时又回头去吻马志文。

 马志文再干了一会,殷巧就到了高的边缘,马志文的指尖着她的蒂,下身更加紧击,到最后马志文将的进殷巧的子里时,殷巧亦给这一而推上顶峰。

 俩人沉浸在爱愉悦的余韵中,许久不出一声。马志文揽着殷巧,抚摸着她微微汗的双。四目深情相对,马志文说:“巧巧!我今生能与你爱一回,真是无怨无悔。”

 殷巧把俏脸紧紧贴在马志文脸上,说:“只要你喜欢,你什么时候想要我都行。”俩人便相拥相偎诉说着绵绵情话。

 在马志文再替殷巧清洗后,他将殷巧横抱走向睡房,而两人身上用浴巾围上,他对她说:“看不出你这样有份量,原来是这样轻巧。”殷巧便生气的说:“你得了便宜,还说我胖!”

 这时他们已走入睡房,马志文将殷巧轻轻放在上,又拉下身上的浴巾在殷巧身上,说:“你误会了!我是指以你这么有份量的咪咪,体重竟然是这么轻巧。”说完他便又一手便隔着浴巾握着她的房。

 殷巧说:“你只会留意人家这里!”马志文说:“巧巧!老实说如果以样貌来说,你确实比不上雅凝和彩云,但已是难得遇上的佳人,再加上这美妙的身段,已不知有多少男生拜倒你的石榴裙下,你可能不知道你在高时的样子十分感,亦已叫人兴奋。”

 殷巧说:“你说我是妇吗?”马志文说:“那就更好了,因为我可以拥有这样感的妇也不错,而我相信只有我才可以看到你高死的样子。”殷巧说:“死狼!你坏死!我不和你说!”说完便以玉背背向他。

 马志文便一边吻她的香肩一边说:“我感的巧巧!难道你今晚就想这样虚渡吗?”殷巧转身并嘟起小嘴说:“死狼!你明知人家受不了你的惑,还这样惑我。”说完便揽着他送上人的樱

 两人经一轻热吻后,马志文才放开她说:“难道你老公没有在造爱前没有前奏吗?”殷巧说:“我老公对我只是蛮干,我一点也没有高。”

 马志文拉开殷巧身上的浴巾说:“那就有点暴殄天物,有这样感的娇,也不去好好珍惜,这样也好,令我可以乘虚而入夺得巧巧!”

 他顿了一顿欣赏了殷巧一会后又说:“愈看你就愈难抗拒你的魅力,我想再看看你感的样子好吗?”他的大同时寻找殷巧的小位置。

 殷巧羞答答的将头扭向一边,说:“那就要看你的能耐!”她的下身却配合着马志文,让大慢慢刺入小里,直至全没尽,殷巧才发出足的轻

 马志文也不急于猛干,只是慢慢干,殷巧更是完全投入这场爱,让马志文可以享用她身上每一处地方。待她快要到高时,她更揽着马志文献上悠长热吻,两条小腿也伴着马志文有力的动作回夹在他的后轻

 这夜殷巧被马志文推上一次又一次的高峰,到最后在体力不支下被马志文在怀中睡。到了天明时,马志文才醒殷巧,说:“我已替你干衣服,快起吧!”殷巧搂着马志文说:“昨晚,你比我老公还要温柔,所以我决定要当你的情妇。”马志文说:“你说真的吗?”殷巧说:“你乖乖的坐下来,我证明给你看。”

 说完她将马志文的四角下,再跪在他跟前,将半软不硬的夹在沟上套,待进入状态后,就改以小嘴套,又引领他的双手把玩一对玉峰。

 马志文完全任由她发挥,待他快要发时,便向殷巧说:“我快要了!”但她的小嘴没有放松大,反而加紧吐。

 最后马志文将进她的嘴里,殷巧更一滴不剩进喉咙里,还细心地以小嘴和舌尖为他情理身上将残渍。人生的最高享受莫过于此,马志文抱起殷巧说:“你不这样证明,我也相信。”说完便去亲殷巧的小嘴。

 殷巧却避开说:“我嘴里有你东西!”但马志文完全没有理会,便搂着殷巧来个深吻,俩人沉浸在爱愉悦的余韵中。两人亲热了一会后,殷巧向着马志文说:“和我一起梳洗。”于是在浴室里又再次传出殷巧美妙的呻

 当真正梳洗完毕后,殷巧还是赤的倚在马志文身上,把一对美紧贴在他的前撒娇的说:“你真忍心送我走!”马志文亲亲她的小嘴说:“我也不想。

 但我怕给你老公发现我们的事,将来便没有机会和你一起,况且你是老师的身份,若果这事宣扬开去,你到时怎样面对其他人。”

 殷巧听了他的说话后便说:“你要答应我,你有时间便来找人家,而我老公出差时我就来找你,你到时不要不理我。”马志文一手握着殷巧的左,一边一边说:“我那会轻易放过你这个性感少妇。”

 殷巧妩媚说:“我要你一边吻我一边替我穿衣。”对于这特别的服务马志文也乐于履行,于是殷巧便如女皇般坐在他身上,享用马志文的服务。

 相信对于男生来说,女生的衣服也不是十分困难的事,但对于替女生穿衣,就有点困难。马志文这样聪颖亦同样地遇上这难题,几经艰辛他才替殷巧穿好了后两人才能出门。

 当马志文送殷巧回家后,殷巧看见桌上留有一张字条,她拾起一看后,俏脸上现出不快的神色,原来字条是庄志仁告诉她公司派他出国公干一星期。她便把马志文拉入屋并扑到他怀里说:“你可以再陪多我一会吗?”

 马志文说:“当然可以!但你老公…”殷巧说:“我老公出国公干一星期。”她见马志文没有任何反应便说:“我也说老公不在…人家已自动送上门…笨蛋!”马志文揽着她的纤说:“我那是笨,我只想欣赏你发情时风的美态。”说完就把她整个人抱起往睡房走去。

 殷巧一双玉臂圈着他的脖子说:“我注定给你吃定。”到了睡房后,马志文将殷巧往上一抛,她便软软的躺在上,他便一边衣服一边说:“我现在想和你玩暴一点,就来玩一次强吧!”

 直至马志文光后,殷巧仍然躺在上,她只是说:“我不想玩强,我只想你对我温柔点。不要…”但她还未说完,她已被赤条条的马志文按在上,并强行将她至一丝不挂。

 可是被他光后,马志文却没有进一步,她便说:“你不是想强我吗?为甚?不继续下去?”马志文望着她说:“<老师与学生>
上章 老师与学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