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狼共枕:霸道总裁的挂名凄 下章
335 徐盈莎的怂恿
335 徐盈莎的怂恿

 齐思嘉赖上他们了,楚楚可怜地看着小冬“安小冬,你帮我劝劝叶哥哥,他就听你的,你们就收留我一晚嘛。”

 小冬有些哭笑不得,她那样子太奇怪了,跟小丑似的“老公,不就一晚上么,我们家里多的是空房间。”

 叶柯拉了一下小冬,轻声唬了句:“你还帮她,她就是贪玩。”他转头对齐思嘉说“不然你现在去机场,保证不会耽误?明早的飞机。”

 “啊?”齐思嘉一擦眼泪,委屈地看着叶柯“叶哥哥…”又看着小冬乞求“小冬…”

 小冬觉得她也可怜的,齐振南犯了罪,但她是无辜的,她一直被父母捧在手心,就跟安妮一样,是被宠坏的大小姐,其实心眼是不坏的,她拉了拉叶柯的衣袖,说:“在机场坐一夜多累啊,她…齐思嘉你吃饭了吗?”

 齐思嘉摇摇头“沒有啊,我连中饭都沒吃。”

 小冬笑嘻嘻地甩着叶柯的手臂“老公你看看人家小姑娘,饭都沒吃,难道你还忍心让她一个人在冰冷的机场里呆上一夜?”

 叶柯看看小冬,再看看脏不啦叽的齐思嘉,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行吧,我是给我老婆面子,你最好给我乖一点。”

 齐思嘉点头如捣蒜“嗯嗯嗯,一定。”

 小冬笑了一下,但一接触到叶柯的白眼,她连忙收住了笑容。

 车子平稳地开着,叶柯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后座,只见小冬正帮着齐思嘉在卸妆。

 幸好车里有矿泉水,小冬拿纸巾沾了水,一点一点地帮她擦着脸和眼睛。

 “痛,安小冬,你轻点。”

 “不重一点擦不干净啊,要不等会回到家再洗好了。”

 “别,你擦吧,太难看了。”

 小冬扁了扁嘴巴,爱美的女人当然是脸蛋最重要了。

 前面路口刚好是绿灯,叶柯一踩油门,很熟练地打了一个急转弯,好吧,他承认他是故意的。

 “啊啊…唉呦!”齐思嘉直接摔在车门上,手里的矿泉水一下子洒到了身上和脸上,妆更花了。小冬则扑在她的身上,令她更加狼狈,小冬连忙爬起來,瞅了一眼前面,只见叶柯快速转头朝她笑了笑,又很快转回去专心开车。晕,幼稚鬼。

 借住一晚是可以,但叶柯只准齐思嘉在一楼活动“记住了,客房什么都有,除了吃饭,你最好别出來晃,看到你我会觉得头疼。”

 小冬拍了一下他的肩头“干嘛这么凶,來者就是客…呵呵,齐思嘉,你随意一些,不用理他,他就这臭脾气,你晚上想吃什么?叫他去买就行了。”

 齐思嘉当然不敢挑“我什么都可以,谢谢你啊,小冬,”她又怯怯地看了叶柯一眼“谢谢叶哥哥。”

 之后,叶柯出去买菜,小冬在家收拾东西,考完试之后各种轻松,‮试考‬她已经尽力了,能不能及格那得看天意。

 齐思嘉洗了个澡,出來的时候穿着黑色贴身的真丝睡衣,头发也是的。

 小冬看着她,高挑有致的身材是女人的身体,但她娇憨的脸还是女孩的脸,卸了妆,清清的,她就是一个小孩子。

 “安小冬,我很饿,能不能先给点东西垫垫肚子?”

 “茶几下面有饼干,你自己拿。”

 齐思嘉坐进沙发里,拿了饼干,伸起脚舒舒服服地架在茶几上,一边吃,一边看着小冬,她看小冬勤快地拖着地,一脸的不屑“喂,你们家这么大的房子,都要你自己打扫?你这个叶家大少也过得太窝囊了吧。”

 “…我有空随便扫扫,每个星期都有阿姨会仔细打扫的。”

 “哦,是不是你亲妈來?呵呵,听说你妈干活可好了,什么活都做得好,伺候男人也一。”

 小冬停下拖把,回头瞪了她一眼“齐思嘉,你还要不要在这里借宿?”

 齐思嘉举起双手,嬉皮地笑了笑“开玩笑,开玩笑。”

 小冬拿着拖把走去洗手间,放了水开始洗。

 齐思嘉款款地走到边上,她身上还有些,丝质的睡群黏贴在身上,有的地方也沾了,她婀娜地靠在门框边上,媚态地看着安小冬。

 小冬看了她一眼“你干嘛你,被叶柯拒绝之后取向转移了?别对我抛媚眼,我只爱我老公。”

 齐思嘉大笑起來,捂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的“安小冬你真逗,看來我姐说得沒错,你真是一个不懂‮趣情‬的小女孩。”

 小冬觉得纳闷“你姐?小女孩?不懂‮趣情‬?呵,你多大,你比我还小,我可是‮妇少‬!”

 齐思嘉作了一个呕吐的动作“好吧‮妇少‬,我不逗你了,叶哥哥什么时候回來?我好饿。”

 “很快的,超市就在小区边上,再等等吧。”

 “哦。”

 齐思嘉回到客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喂,盈莎姐,是我。”

 “思嘉啊,跟何少爷玩的开心不?”

 “我沒有跟何永杰在一起,我在叶柯家里。”

 “是么?这么快!我还在想计划呢,你倒是真有两下子。”

 “不是…反正很偶然,我会在他们家过夜。盈莎姐,我不想要捉弄叶柯和安小冬了,我明早就回北京。”

 “别啊,怎么说不玩就不玩?我还需要你帮忙啊。”

 “不了,他们是真心为我好,叶哥哥不会害我,安小冬也单纯的,我爸被抓之后也只有他们愿意收留我。”

 徐盈莎听她的口气不太对劲,沉沉地说:“思嘉,那我对你不好吗?我会害你吗?是你跟我说叶柯欺骗了你,我是在替你出头,我现在上心了,你却说算了,你想干什么?”

 “盈莎姐,对不起,反正我不想玩了,我现在只想吃了好好睡一觉,然后明天就能回家见到我妈妈。”

 “思嘉思嘉,你别在这个时候打退堂鼓,难道你忘了叶柯假装跟你订婚的事了?就是他间接把你爸爸送进监狱的,一切都是他设的局。他们对你好你就心软,你妈整天在家哭你忘了?你爸可能连命都不保你忘了?你啊,目前为止受到多少人嘲笑唾弃你都忘了?”

 齐思嘉迟疑了一下“可是,盈莎姐,我…”

 “思嘉,姐是替你不值,好好一个家被搞散了,他们倒是可以高枕无忧,惨的是你和你妈。思嘉,你听我说,快是快了点,但不影响我们的计划,你既然已经去了叶柯家里,那就照我教你的做,先去找找安小冬拿回去的那瓶玫瑰油。”

 “那…好吧。”

 “嗯,明天等你好消息。”

 放下电话,齐思嘉懊恼地往上一趟,鼻子一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既无助又迷茫。

 叶柯很快就回來了,买了外卖,直接拎着就回來了。

 “老公,回來啦,”小冬上前接过他手里的袋子“买了什么啊?哇,口味虾,我喜欢。”

 “她人呢?”

 “在房间,我叫她。”齐思嘉,齐思嘉,不是说饿了吗,出來吃饭。”

 齐思嘉擦干了眼泪,外面披了一件外套就走出了客房。

 外面的天色渐暗,她见叶柯和安小冬默契地在餐厅里忙活着,叶柯拿碗筷出來,安小冬就解开袋子把菜放好,还时不时偷吃一点,叶柯骂她贪吃,她却笑笑卖乖。

 这一刻,齐思嘉终于明白她到底输在了哪里,她不是输给安小冬,而是输给了命运,叶柯真的只有在面对安小冬的时候,才会展温柔体贴的一面。

 ,“他们对你好你就心软,你妈整天在家哭你忘了?你爸可能连命都不保你忘了?你啊,目前为止受到多少人嘲笑唾弃你都忘了?”

 ,“你别在这个时候打退堂鼓,难道你忘了叶柯假装跟你订婚的事了?”

 当然不会忘,她不会忘记当叶柯答应跟她订婚的时候,她是多么的开心,然后安小冬回來了,然后她爸爸就被抓了,之后一切的美梦都碎了,叶柯翻脸就变了样。

 “齐思嘉,过來吃饭。”小冬看到她,便叫她一声。

 “哦。”她慢慢走來,拉开椅子坐下“小冬,我睡觉认,我怕晚上睡不着,你们家有安神的东西吗?”

 小冬一笑“有啊,睡觉之前喝杯热牛,然后再点上有助睡眠的油,我呆会儿拿给你啊。”

 “好。”

 吃完饭,叶柯拉着小冬早早地上了楼,只让齐思嘉一个人呆在楼下。他已经安排好了明天的车,司机会送齐思嘉去机场,他们不必心什么。

 小冬一回房间就钻进了浴室,‮试考‬考完了,她很想舒舒服服泡个澡。放了温水,滴上几滴油,正准备衣服,门忽然开了,叶柯光着膀子开门进來,他倒是得快,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内了。

 小冬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笑着说:“别闹啊,家里有客人。”

 “她听不到的,她在楼下。”说着,他不由分说地要去扯小冬的衣服。

 “诶诶诶,停!”小冬逃着躲开“先说好,要是我沒考及格,不准骂我,更加不准用家罚。”

 “这个你跟爸去说。”

 “爸肯定舍不得用家罚打我,倒是你,先答应我嘛。”

 叶柯挑眉一笑“我也舍不得打你啊,不及格就不及格,不及格是正常的,及格就是惊喜,如果是惊喜,我也会给你惊喜,怎么样?”

 “好,成!”  M.uyIxS.cOM
上章 与狼共枕:霸道总裁的挂名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