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小如 下章
第十章
妈妈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自己光衣服,让妈妈羞辱异常,但是她看到曹总冷漠的眼光,知道哀求根本没有用处,既然已经决心牺牲自己来保全家庭她别无选择。

 妈妈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扣,她的手好象有千斤重一样,每解开一个,都可怜的看看曹总,但是曹总根本没有让她停止的意思。妈妈的衬衫滑落到地上,她白腻光滑的上身暴在曹总面前,粉红色蓓蕾罩,下一对浑圆的房。

 妈妈迟疑着,不知道是应该先褪下罩,还是开始裙子,可能她认为房是更隐秘的地方吧,所以选择了先裙子,当裙子滑落到地上,她修长美丽的大腿完全暴的时候,曹总的眼睛都快突出来了。

 我和曹总一样,被眼前的美丽与怪异而吸引了,我以前看过妈妈衣服,甚至和她赤相对的共浴过,但是她在陌生男人之前被迫衣服的那种姿势,那种风韵真的是没有办法比拟。

 我从来没有想象到女人衣服这样一般,甚至丑陋的动作竟能演绎的这样动人,曹总显然比我更兴奋,他的手已经开始摸到裆里面去了。

 妈妈现在只剩下三点式了,虽然她已经认命,虽然她已经被眼前这个男人辱过但是把自己最宝贵最隐秘的地方给男人看,仍是让她下不了决心。

 曹总耐不住子了,继续叫着:“,把罩和衩都了,让我看个过瘾别慢慢腾腾,惹恼了我,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妈妈终于把手伸到背后,解开扣带,落下来,豪弹了出来,慌忙用胳膊挡住在曹总目光的鄙视下,她只能弯去褪自己的三角,那个姿势简直是勾人魂魄。

 房在她前摇动着,而她的三角地带一点点暴出来,浓密而柔软的覆盖着妈妈最宝贵的地方,下面红红的隐约可见妈妈都不知道怎么用手遮掩自己身体,尴尬扭捏的站着。

 曹总简直坐不住了,他命令道:“宝贝,爬过来爬到我面前来。”妈妈不明白他的意思,往前刚挪动,曹总就骂道:“货,没听明白吗,我让你爬过来,不是走过来象狗一样爬过来。”妈妈的眼泪刷的了下来,她已经委曲求全了,但是曹总的凌辱好象永无止境。

 妈妈真的趴在了地上,往曹总脚下爬去,我难过死了,让我我宁可去死,不过妈妈全是为了我她不这样,这些坏蛋一定会更残忍的糟蹋我。

 妈妈光着身子爬到曹总面前,曹总用手抬起妈妈的下巴,只见梨花带雨,更显娇。曹总残忍的羞辱着妈妈说:“你这‮子婊‬就是,刚才摸都不让摸,现在却光着股爬过来求人玩。”

 说着双手就象鹰爪一样,抓向妈妈的房,妈妈本能的往后一退,但是怕惹恼了曹总,还是任由他抓了玩

 妈妈的子在曹总的蹂躏下变形,她痛苦的咬着牙忍受,曹总笑的合不拢嘴,叫着:“你的子真他妈过瘾,这么大,这么,这么,这么光滑,这么有弹,平常女人有一个优点就已经很好了,你却全都有了。”

 他说的不错,我的房就虽然白异常,但是缺少妈妈那种成的光泽与弹。曹总抓仍不足,拉起妈妈上身,头埋在妈妈的沟里面,把嘴巴凑上去吃妈妈的子,啧啧做响。

 样子真的委琐恶心,不过即使这样妈妈的头还是硬了起来,也开始息,这个家伙虽然是又肥又丑,但是好象对女人很有经验,这样暴,却仍把妈妈弄的有些把持不住。

 曹总玩的差不多了,把妈妈推开,指着自己的裆,说:“小‮子婊‬,听你老公说,你口的技术很不错,这回看你的,把我的宝贝弄出来,用你的小嘴好好伺候它。”

 妈妈的脸一下红了,她确实给爸爸口过,但是每次都很不情愿没想到他竟然把这样的丑事都告诉了自己的上司而给一个陌生人口,在她看来甚至比被这个男人污还羞

 但是还没有容她迟疑,早就一个耳光过来,曹总骂道:“货,你现在是‮子婊‬,客人要求什么就给什么,有什么可想的,快一点。”

 妈妈狠了狠心,终于把手伸到曹总裆,准备去拉开拉链,但是没想到曹总又一个耳光过来,妈妈捂着脸泣着。

 但不知究竟曹总骂道:“连‮子婊‬都不会做,你以为吧想吃就吃啊,你要求我把吧给你吃,还要自称‮子婊‬,说的越越好,不然的话,哼。”妈妈彻底没了那种优雅高贵的气质,成了一个被坏人凌辱的玩具她完全认命了,只希望这中羞辱快点结束,她噎着哀求:“求曹大爷,给‮子婊‬闵柔大吧吃,我一定会把大爷的吧伺候好的。”

 曹总大笑:“哈哈,你比‮子婊‬还,‮子婊‬也没有你这样的,大爷就把宝贝赏给你吃,给我好表现,如果我不满意的话,就把这个到你的宝贝女儿嘴里,让她代替你哈哈。”

 妈妈哀求着:“求你,不要再提起如儿,我听话,我会努力的,你答应我的,不伤害如儿。”

 曹总哼了一声,说那要看你的表现了妈妈不在迟疑,过去,把曹总的链拉开,伸进玉手,摸索着,把曹总黝黑巨大的掏了出来。

 妈妈脸一下子红了,我想她一定是想到了那天这个巨物给她带来的痛苦和快虽然她已经被这个东西折磨过,但并没有仔细的看过这个夺去她贞的家伙,现在看来仍然使她花容失

 曹总看到妈妈吃惊的神色,得意的说:“哈哈,老子的大不大啊,比你老公的小蚯蚓怎么样,哈哈,以后有你舒服的。”

 确实曹总的具比爸爸的大了一倍不止,爸爸喜欢玩一种蒙面魔的游戏,就是他蒙上面,假装歹徒强妈妈妈妈本来不肯,但是磨不过爸爸,偶尔玩一次。

 每次爸爸都很兴奋,吧也比平时大很多,我见过几次,真的是疯狂,花样百出,妈妈也给干的又羞又急,弄的死去活来的不过即使那样也没有曹总的雄壮。

 妈妈用手握了,竟然只能握住一半,我突然想起了那个三角眼的吧,好象比这个还长,不过,曹总的头象个鸡蛋一样,比三角眼的了许多。

 妈妈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张嘴把那个怪物含了进去,我的心都揪起来了,妈妈在我心里一直是个美丽的女神,圣洁而优美,没想到她现在竟然给曹总这样龌龊的男人吧,虽然我知道她是被迫的,但是仍然不能原谅。

 曹总早就开始发出快活的叫声,他刚才忍住情去羞辱妈妈,现在被妈妈的小手和小嘴伺候着,哪里还忍的住,舒服的嗷嗷直叫。

 妈妈被曹总打怕了,竟然比给爸爸口还卖力,妈妈一边用嘴巴‮弄套‬,一边用舌头在曹总的马眼上扫过。

 曹总大叫着:“哦,好舒服,哦,你她妈真,技术这么好,是不是天天口啊。”曹总越来越兴奋叫着:“‮子婊‬,再深一点。”

 妈妈顺从的又深了一些,脸上已经出难过的表情,估计已经到她的嗓子但是曹总仍然不足,骂道:“让你深一点,你这个货听见没有。”

 抓了妈妈的头发,把她的头往自己的裆里面,让自己的更加深入,长的一下子几乎全部进妈妈的嘴巴。

 我的喉咙本能的一阵干呕,差点吐了出来,刚刚公车上的经历,让我知道入喉咙的痛苦,那种窒息难熬,肮脏腥臭的感觉,让人死的心都有曹总的虽然比三角眼的短一些,但是却了很多。

 如果进去我估计喉咙会被撑裂曹总野蛮残忍的入,根本不顾妈妈痛苦的挣扎,果然还有一截在外面的时候,曹总再也不进去了,但是他却顶在那里仍不罢休,妈妈开始还烈痛苦的挣扎,逐渐的动弹不了,直翻白眼我害怕她会窒息死去。

 好大一会儿,曹总才放开妈妈,她脸蛋已经扭曲,不住的咳嗽,连气都不上来,嘴张的大大的,嘴角淌着好多口水和黏

 曹总狠狠的骂道:“臭‮子婊‬,不给你厉害你就不听话。”说完,他抬起‮腿双‬,下体完全暴在妈妈面前,就来乌黑的眼都了出来,全是褶皱四周有些黑,恶心死了。曹总指着自己肮脏的眼,命令道:“‮子婊‬,给老子眼。”

 我都不敢相信他会提出这样恶心羞辱的要求,给人最肮脏的眼,如果是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妈妈呜咽着,哀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这里好臭好脏,你我吧,我听话了。”

 她宁愿让这个恶魔自己宝贵的体,也不愿意做这样恶心的事情。妈妈这样委屈求全,曹总仍不放过她,拉过来,左右开弓,又是一连串的耳光,妈妈都被打蒙了,嘴角渗出了血丝。

 曹总骂道:“知道吗,你现在是‮子婊‬,竟然嫌我脏,你比我的眼还脏还下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你现在是替你十六岁的女儿给我眼,不然,我现在就让人把她抓来,当着你的面在她嘴里拉屎,你信不?”

 我差点吓的叫出来,在我嘴巴里面拉屎,我只是听听就已经开始干呕,使劲克制才没有发出声音来。

 妈妈已经绝望了,叫着:“不要,不要提我女儿了,求你,我听话,我。”说着,迟疑的把嘴巴凑进曹总臭烘烘的下体,曹总不耐烦的把她的头一按,进了自己的里面。

 妈妈努力克制自己用舌尖扫动曹总的眼,几次她都差点吐出来,眼上的赃物都进嘴里,只能偷偷把嘴里的污秽吐出,生怕被曹总发现让他吃下去。

 而曹总早就美的哼哼起来:“哦,舒服,第一美人给我眼,哈哈,神仙也享受不着,喔,过瘾,舌头再进去一点,对,哦,舒服死了,以后我拉完大便就不用纸擦了,你给我干净就好了。”  m.UYiXs.Com
上章 燕小如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