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凄生涯 下章
第十三章
老婆如遭电击,脑中霎时清明,挣扎道:“不行,我有老公的!”王经理在她耳边轻声道:“有什么要紧?”一边得理不让人地吻着她的耳垂,一边手指在她的蒂上有技巧地旋转着。

 “不要…就这样好不好…我结婚了…真的不要…我不要对不起我老公…求你了…”老婆的苦苦哀求伴着呻,更加刺王经理的

 王经理不顾她的挣扎,强行下了她的罩,然后双手拉着她的内就往下扯,老婆死命拉住两条细绳逃避,只听一声轻响她的内被扯断。

 王经理猛扑了上来,她仍然在做最后的抵抗,王经理抓住她的双手高举过头并叉,然后一手就将她两个手腕握住。

 老婆的‮腿双‬在挣扎中被王经理的腿分开,感觉王经理的那个一下下顶在她的口。终于她的‮腿双‬也被住,接着就觉得自己被猛地入,睁开眼看见王经理的脸上尽是胜利的足。

 她心中充满着对不起我的罪恶感,泪水突然无可抑制地涌出,同时也绝望地停止了抵抗。王经理见她已经认命,也就放开了她的手,开始尽情地享受我老婆的动人体。

 王经理的长而坚有力而注意技巧,渐渐她在快里开始失。她的双手紧抓沙发垫,‮腿双‬已不由自主地开始耸动,拌着动人的呻

 王经理起身了个软垫在她下,她略抬配合。王经理将她的两条苗条修长的美腿温柔地抬上肩膀,她用力夹紧王经理的脖项,将王经理拉向身躯。

 王经理得意地将在她的顶,故意不入,老婆美丽的眉头皱着大声呻,却又不好意思开口。王经理决意彻底征服下的人,故作温柔地道“想要?”“…”老婆鼓足勇气嗯了一声,脸上一阵热,连耳都红了。“要什么?”“…你…你知道的嘛…”“我想听你说。”“要你的…那个…”“哪个?”

 “……”老婆艰难地在男人面前说出语。男人将头顶入老婆的,却不再深入。王经理一面将头旋转摩擦她的道浅处,一面继续对我老婆的言语辱。“要说

 ““…“老婆在体的强烈需要里痛苦地挣扎。“说啊。”“嗯……“老婆难为情地别过头,将脸埋在枕头里。“说你要我的。”“我要…你的…”老婆从枕堆里发出几乎细不可闻的话音。“响点!”“我要你的。”

 “你就这么点料啊?再响点!”“我要你的!”老婆忍无可忍,回头嚷道。王经理哈哈大笑,猛地将到底,刺得我老婆把嘴张成o型,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叫。

 接着王经理抱起阿晶,托住她的肥,把茎一下一下地在滑的道里频频头传来的难言快,让人不能稍停下来,何况她也跟随着节奏,用户一一送,合拍非常,根本就罢不能。

 狂不息的水已经过了囊,开始顺着大腿淌去,他也渐感‮腿双‬有点发软,微微颤抖,便抱着她一边送,一边朝睡房走去。

 进了睡房,把她往上一抛,趁空将上半身的衣裳光,赤条条地再向她扑去。阿晶早已在股下垫上一块巾,把大腿往两边张得几乎逞一字形,抬高着户来接了。

 他顺势向她身上,阿晶竟然主动用手引领他的茎让道里,他将往前一,轻而易举便又再把那小填满。两条虫在上互相搂抱,如漆似胶,滚作一团,只感郎情妾意,相逢恨晚。

 王经理一边,一边低头欣赏着两个性器官交接的美妙动人画面,只见自己一条引以自豪的大茎在她鲜滴的两片小中间出出入入,把一股又一股出外的水给带得飞溅四散。

 难得她道口的皮也特别长,随着茎的送而被拖得一反一反,清楚得像小电影中的大特写镜头;整个户由于充血而变得通红,小硬硬地裹着青筋毕茎。

 让磨擦得来的快更敏锐强烈;蒂外面罩着的皮被扯动,把它反复磨,令它越来越涨,越来越硬,变得像小指头般幼,向前直,几乎碰到正忙得不可开茎。

 他起,干脆抬高她‮腿双‬,架上肩膊,让茎可以得更深入,得更爽快。阿晶看来也心有灵犀,两手放在腿弯处,用力把大腿拉向前,让下体可以得更高,肌肤贴得更亲

 果然,他每一下冲击,都把她的大腿得更低,像小孩玩的跷跷板,一端按低,另一端便跷高,股随着他下身的高低起伏而上下送,合作得天衣无

 一时间,满睡房声响大作,除了器官碰撞的“辟哩啪啦”声,还有水“吱唧吱唧”的伴奏,环回立体、无边。她耳中听到自己下面的小嘴响个不停。

 上面的大嘴自然不会沉默,和着乐曲添加主音:“啊…我的小亲亲…爱哥哥…啊…你真会弄…我的小命都交给你了…啊…我的小舒服极了…啊…我要丢了…要飞上天啦…嗯…”说着便双眼紧闭,咬着牙关,两腿蹬得笔直,搂着他还在不断摆动的部,颤抖连连,香汗水同时齐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的妈呀!原来除了自己的小老公,别的男人也能带给我的这一刻死去活来的销魂感受!强烈的高令她身心畅快,几天来老公不在家的抑郁终于得到了彻底的大解

 慢慢消化完高的余韵后,全身便像瘫了一样软得动也不想再动。王经理见她给自己得像升上天堂,心中自然威风凛凛,干得更劲力十足,一下一下都把茎顶到尽头。

 只恨没能把两颗睪丸也一起挤进里,净管不停地重复着打桩一样的动作,让小弟弟尽情体味着无穷乐趣,希望一生一世都这么不停,没完没了。

 心想“阿晶真是不错,我以前怎么竟看走了眼,差点与她失之臂呀…”阿晶让前所未尝过的高袭得差点昏死过去,现在再承受着他一轮狂风暴雨般的劲,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唯一可做的,只能不停把出体外,对他的艰辛苦干作出回报。

 自己也莫名其妙,哪来这么多水,淌不完,整个人就好象变成了一部净会生产水的机器,把产品源源不断的输出口。

 股底下垫着的巾,本来是打算盛接出来的,免得沾污单用的,现在还没出来,倒让水给浸得透,用手拧也扭出水来。

 王经理此刻把出体外,放下肩上的一只脚,另一只仍旧架在膊上,再把她身体挪成侧卧的姿势,双膝跪在面,上身一高,便把她两条大腿撑成一字马,户被掰得向两边大张。

 水由于两片小的分离,便被拉出好几条透明的黏丝,像蜘蛛网般封满在道口上。他一手按着肩上的大腿,一手提着发烫的茎,破网再向这“盘丝

 里进。不知是他经常游泳,力特别强,还是这姿势容易发劲,总之每一下送都鞭鞭有力,啪啪作响,每一下都深入,直顶尽头。

 她的体给强力的碰撞弄得前后摇摆,一对房也随着漾不停,王经理伸手过去轮抚摸,一会用力紧抓,一会轻轻捏,上下夹攻地把她弄得像一条刚捞上水的鲜鱼,弹跳不已。

 双手在抓,差点把单也给撕碎了,脚指尖得笔直,像在跳芭蕾舞。口中呻声此起彼落,耳里只听到她一边气,一边大声叫嚷:“哎呀!

 我的心肝…啊…哪学的好招式…啊…千万不要停…啊…好哩…哎呀!快让你撕开两边了…啊…”话音未落,身躯便像触电般强烈地颤动,眼皮反上反下,一大股水就往头上猛猛地冲去。

 她自觉高接一的来过不停,就好象在湖面抛下了一颗石头,层层涟漪以小为中心点,向外不断地扩散出去。

 整个人就在这波滔起伏的中浮浮沉沉,淹个没顶。王经理见到反应便知她再次登上高的顶峰,不由得快马加鞭,直把得硬如钢条,热如火,在道里飞快地穿梭不停。

 一直连续不断地送到直至头涨硬发麻、丹田热乎乎地拚命收,才忍无可忍地把滚烫热辣的一滴不留的全进她道深处。

 阿晶正陶醉在死的高里,朦胧中觉得道里得疾快的茎突然变成一下一下慢而有力的动,每顶到尽头,子颈便让一股麻热的体冲击,令快加倍,握在房的五指也不再游动,而是想把它挤爆般紧紧用力握?  m.UyiXs.Com
上章 滛凄生涯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