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
第04回
我马上发现这次我不是顶在娘的上,而是进了娘的里,娘的身子又是一震,她紧紧抓住我的双手终于松开了。而我则感觉到巴被娘的两块丰部夹住了,那里很紧,又有点热,热得我只想让巴出来透透气。

 于是我股轻轻往后动了一下,把了出来,巴头部和娘的的磨擦,让我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这感觉让我忍不住想再体会一次。想到就做的我立刻巴,不过这次却顶到了娘的,没有入那里此时我的双手已经解了,我立刻把它们出来,来到娘的股上来回抚摸那光滑的感。我当然不会摸摸就了事,我找到了娘的,用手把它们往外撑,然后股,把我的了进去。

 松开手的时候,我又享受到了刚才紧的感觉。这次我没有上次那么傻了,我没有把巴整条出来,而是出一点,然后就猛地入。这样我才不会又要用手来开路嘛。

 当然已经完成任务的双手也没有闲着,我一手往上,从娘的腋下穿过,接触到娘那丰的大子。而另外一只手则从娘的部穿过,往下准备抚摸娘的下体。

 接触娘子的手,马上摸到了娘那特别硬特别大的头,我只是摸摸捏捏了一会儿,就往另外一个子摸去,但是却发现,那里早就被娘的一只手占据了。

 搞得只好退回原来的阵地防守。

 而往下的那只手却出师不利,还没进攻就发现被娘的另外一只手占领了。我当然不愿意就这样退兵,试着看对方答不答应组成联合探索队。结果是,我顺利的摸到了娘的。那是成竖形排列的发,和我成三角形排列的不同。原本我还想探索一下娘她的地方,可惜友军死占着不肯离开,我只好退居二线抚着娘的那竖形发了。

 很快,我的注意力被吸引到自己巴上面,我这样连续的动,每动一次就带来一种快,这种感觉和爬杆时所产生的感觉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越动就是越想把入娘的身体内,我那现在硬起来比同龄人大了三四倍,也长了三四倍的巴,终于到了底部。但是我马上发现底部还有一个微微张开的小,这个小一旦被我的头碰触一下后,就紧紧的闭上。当这个小闭上的时候,娘的就变得很紧密,甚至夹得我的巴有点痛。

 这样我进攻了那个小几次,就被娘的夹了几次,在第四次被夹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阵酥麻,好像电击一样的感觉,从脚跟往上涌,先是传到脑部,然后再传到巴上,巴感受到这股电,猛地跳动起来,一股非常急的意急涌上头脑,好像非常希望立刻就出来。

 我吓了一跳,娘让我体验到那么美妙的感觉,我居然想在娘的身上撒?就算娘非常的宠我,相信也不会原谅我在玩着游戏的时候,在娘的里小便,再说现在可是在炕上啊,这里是睡觉的地方,怎么能够拉在这里呢?

 我马上气,咬牙硬忍,同时按住了巴的部,不让那出来。这是小时候玩看谁得久的游戏时掌握的方法。好一会儿我的意终于消失了,我松了口气,总算没有在炕上拉,都读小学4年级的人了,要让人知道还会濑,那不是羞死人?

 我的意虽然消失了,但是那种触电般的感觉还在脑海中漂浮着。而我那巴依然立,不过我现在不敢再入娘的了,要是等下忍不住的话,那就糗大了。{等我以后真的再和娘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个小是娘的眼,而我的当然没有真进娘的那里面去,而只是在娘的间摩擦而已〕我原本想转身的,但想了想还是把巴再次入娘的里,双手抱着娘的细,准备睡觉了。因为我发现时间过了好久,两个姐姐的谈话声早就停止了,并且还传来她们睡的呼吸声。

 可是娘却在这个时候,抬起了股,让我的巴退了出来。接着娘回转身来和我面面相对,虽然在黑暗中,但是我依然能够看到娘那闪亮的眼神。

 娘和我都没有说话,好一会儿,娘伸出手把我推得转过身去,然后在我背上开始写字了,依照感觉我发现娘写的字有点难理解,第一句是:“小X生,连你娘的股都干!”那个X是因为那个字笔画蛮多的,我根本感觉不出来。

 我有点呆呆的,因为我不知道“干”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指我那样用娘的吗?这样我就明白为什么那些家伙骂人会老是说尻你娘了,原来干娘真的这么好玩的,嗯,不知道干姐会不会也这么好玩呢?不过,我绝对不会让那帮家伙干我娘和干我姐,要干也只有我能干!我暗暗的下定决定。

 娘写的第二句是:“什么时候长变硬的?”这话我理解,我转过身来,这次娘没有转过身去,只是把下体往后移动了一下。我只好在娘的腹部写了:“一个月前。”这几个字。

 娘又问为什么这么小就会这样,我怎么知道要到哪个年龄才适合这样,所以我没有回答,只是摸了摸娘的小腹。

 娘的手指在我的口滑动着,好像在想着写些什么才好。过了好一会儿,娘飞快的写出几个字,然后就把我推得转过身去。我在脑海中仔细思索了一下,才想到这句话是:“太短了,不顶用。”

 不会是说我的巴太短了吧?我现在可是比那些家伙长了好几倍哦。我刚想转过身去抗议,但是娘已经整好被子,把我牢牢抱住了。不过,她只用一只手穿过我的脖子,箍住我,另外一只手则往下一把抓住我依然立的巴。

 她在我的头上抚摸了一阵,然后松开,好像试了试自己手中有没有沾到什么东西。接着,那只手再次握住我的巴,轻柔的上下套动着。虽然被娘用滑的手这样套很舒服,但是却比不上娘那紧密地。所以我根本没有一滴意,任由娘玩的我巴。

 忽然,娘把被子拉起,把我们两人都罩在被子下。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娘的嘴又轻轻的贴了上来,她用只有我能够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好厉害,居然没有。”

 我不懂什么的,我现在只感到很闷,很需要空气,我挣扎着往外钻。

 娘看到我的样子,笑了一下,把被子好,松开握着我巴的手,转到我的背后又写起字来了。

 我睡眼朦胧中感觉到那是一句:“刚才的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的姐姐。”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让姐姐知道,但是内心深处还是认为不让姐姐知道为好。于是我点点头,终于在娘的怀抱中睡着了,在入睡前,我感觉到娘仍握着我那已经慢慢开始跟着主人休息的巴玩着。自从那天的事后,娘与我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娘和我的关系比以前更亲密。有一天,我憋的很急,就一边子一边往厕所跑。刚进厕所我已经把硬邦邦的巴掏出子了,我抓着巴刚想。天那!娘正在里边。我看到娘的子子卷在大腿上,内拉到了膝盖,两条大腿岔的很开。一股白色的正从黑的一片出来。娘用目光看着问我:“是不是想。”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好。<东北大炕>
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