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兽医 下章
第两百八十一章 争夺交配权?
专心下棋的林文志,并没有发现自己女儿和周晓川之间的‘眉来眼去”要不然,他铁定会感慨万千的长叹道:“女大不中留…,真的是女大不中留啊!”旁边的林立斌虽然发现了这一幕,却没有开口点破,只是在那儿猥琐的偷笑。

 在得到了林清萱提醒后,周晓川用只有老才能听见的微弱声音说道:“我改变主意了,不再放水,要赢下这局棋。”

 说起来,老已经有很长段时间没有下过棋,早就被憋得饥渴难耐,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以小试身手的机会,却又被告知要放水输给个臭棋篓子,这让它的兴奋劲瞬间归零,而此刻周晓川突然又改变主意要赢,它心头的兴奋劲顿时就飙升到了顶峰:“真的?太好了!说实话,放水让棋什么的,实在是让很不啊。主人你放心,这局棋我轻轻松松就能给你赢下来。”

 于是,在老的指挥下,周晓川一改先前的棋风,以犀利的攻势向林文志发起了猛攻。

 原本还是略占上风的林文志,顿时就被攻的手忙脚招架不足。而先前占据的那些优势,也在瞬间崩盘,急的他额头上面竟是涌出了一层蒙蒙细汗来。

 “咦,这小子居然还隐藏了实力…”梁浩眉头一挑,很有些惊讶。

 不过,即使周晓川此刻有了反败为胜的迹象,梁浩也并不认为周晓川的棋力就有多高,毕竟林文志这个臭棋篓子水平太差,就算周晓川赢了也说明不了什么。真正让梁浩不解的,是刚刚都还在放水的周晓川,怎么就突然不让棋了呢?难道他就不怕赢了这局棋后,会惹得林文志不高兴吗?

 困惑中的梁浩,不由自主将目光投向了林清萱。在清楚看到了她眉目间转着的喜后,眉头顿时就皱紧成了一团:“难道说,林文志这个老家伙讨厌别人放水让棋?要真是这样的诘,那我刚刚放水让棋岂不是做错了?可他在赢了之后,分明是对我笑了亦…”

 就在梁浩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周晓川跟林文志的这局棋,也到了尾声阶段。因为周晓川的攻势太过猛烈犀利,以林文志的棋力根本就抵挡不住,所以在一番手忙脚的招架无果后,他很爽快的投子认输:“小周,我是真没想到,你的棋艺居然这么好口这局棋,我是输得心服口服啊。”

 “林叔叔过奖了,我赢得也很侥幸。”周晓川对围棋并不了解,他只知道自己赢了,却不知道自己是以的攻势将林文志给杀的灰头土脸。

 老这个家伙,在得到了周晓川不再放水的指示后,居然是追穷猛打一点儿面子也不给,要不是林文志早早便投子认输,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他还真不知道会输成什么样呢。

 林文志苦笑着摇了摇头:“侥幸?你将我给杀的丢盔卸甲一败涂地,怎么可能是侥。幸?”说到这里,他神情变得严肃了起来:“小周,谦虚的确是一种美德,可要谦虚过了头,就成虚伪了。”

 听到这里,周晓川就算再怎么不懂围棋,也明白刚刚一定是将林文志给杀了个够呛,忙空用只有老才能够听见的细微声音询问道:“我说老,这局棋你就一点儿也没给林叔叔留情面?”

 “是啊。”老回答的理所当然:“不是你让我别放水的吗?”

 周晓川被这个回答呛住了,苦笑着说:“你好歹也得给别人留点颜面吧…”

 “你又没说过。”老回答的理直气壮。

 “我没说过…”周晓川彻底无语,除了苦笑之外,真想不出其它的表情:“好吧,这都是我的错。”

 与此同时,原本满心疑惑的梁浩,在瞧见林文志输棋后的种种反应后,顿时就明白了过来:“敢情这个林文志还真不喜欢别人放水让棋啊,以如此大差距输掉这局棋,非但没有生气,隐隐约约竟还有点儿高兴…呃,可恶,他居然还让周晓川教他下棋…,看来,我刚刚放水让棋的做法又错了!”倍感后悔的他,急于想要找一个挽救的办法。而在他看来,这个挽救的办法,就是在棋盘上面击败周晓川,让林文志也见识下自己的真实棋艺。如果可以取代周晓川来教导林文志下棋,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了。

 在梁浩看来,周晓川虽然以较大优势赢了林文志,但就棋力来说,应该还是在自己之下。毕竟自己的棋力,早就已经达到了业余五段的水准,赢下周晓川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梁浩笑着向周晓川发出了挑战:“周先生的棋力还真是不错,不知道能否跟我也来下一局呢?”虽然脸上在笑,可他目光里面透出来的却是一股令人悚然的寒。

 周晓川还没有开口,林文志便抢先一步说道:“小周,你就跟梁浩下一局,我看这家伙也是一个深藏不的,你们两个锋,我也好在旁边观摩学习。”

 事已至此,周晓川也就只能是苦笑着点头答应:“既然林叔叔都开了口,那我也就无法再拒绝了。

 梁先生,请吧。”

 在梁浩看来,周晓川脸上的苦笑表情,分明就是害怕认怂的表现,这让他更加坚信自己是必胜无疑,同时也迫切的想要将周晓川给杀个落花水。要不是林文志在旁边观战,他还真想要跟周晓川开个赌,谁输谁就从这里滚出去…

 吃一堑长一智的老,在这局棋开始之前询问道:“主人,这一次你是要赢要输?要大胜还是留有余地的小赢?”

 周晓川扫了眼信心十足的梁浩,冷笑着回答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把你的本事全都给我拿出来!”

 “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在答应了一声后,老突然又八卦的问道:“哎,我说主人,对面这个人类,是不是跟你争夺配权的对手啊?”

 争夺什么?…,配权?!

 周晓川的脑门上面,顿时出现了一道道的黑线。

 虽然差不多的确是这个意思,但你能不能够说的稍微含蓄、稍微好听点儿?配权这个词,也太直接、太难听了吧!

 老可不知道周晓川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以聒噪出名的它,只是在不停地催问着周晓川这个问题。

 苦笑之余的周晓川回答道:“算…算是吧,不过你也别说的那么难听啊,我们人类管这叫做情敌…”

 可惜老并不买账,甚至还在哼哼着吐槽:“什么叫说的难听啊?你们最终的目地不就是配吗?难不成,你还想搞柏拉图式的爱情啊?”别说,它这诘还真有点儿诘糙理不糙的意思。

 周晓川差点没被这句诘给呛死,只能是干笑着转移话题:“你居然还知道柏拉图式的爱情…”

 从来不知道谦虚为何物的老,骄傲的回答道:“我在钻研琴棋书画之余,也曾研究过一段时间的哲学。”

 “不是吧,你还研究过哲学?这尼玛也太不科学了吧?”周晓川震惊了:“我说,除了琴棋书画和哲学之外,你还研究过什么?可别告诉我,你连数理化都懂…”

 老的语气中透着浓浓的遗憾:“数理化我也曾研究过,可惜那玩意儿就跟天书似的,怎么也看不懂,尤其是高等数学,简直就是一坑爹货嘛。”

 周晓川这才长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世上还有你搞不懂的东西,要不然,我真怀疑你丫到底是乌还是外星人…”

 一人一相互吐槽的同时,也没有忘记落子下棋,因为这局棋刚刚才开始,所以梁浩暂时还没能够察觉出自己跟周晓川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仍旧是信心满满,认为这局棋自己是必胜无疑。

 就在梁浩自我感觉相当良好的时候,老则正在冲周晓川说着这样一番话:“我觉得光是大胜的话,还不足以打击到他。我有个办法,保管能将他给气得半…”

 一听说老有办法让梁浩吃瘪,周晓川顿时来了兴趣,忙问道:“快说说,是什么办法?”

 “办法很简单,就是跟他下一局指导棋。”老笑的很是jiān诈:“虽然我听不懂这个人类跟你说了些什么,但从他的神态语气我可以看出,他应该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而且对自己的棋艺也是相当有信心,如果我们在跟他下棋的时候,不停点出他的错误和破绽,必然就能将他给气得半死!”

 “这个办法不错。”周晓川眼睛一亮:“就照你说的办,咱们跟这个梁浩来下一局指导棋。”

 梁浩并不知道周晓川正在和老商议着对付他的办法,见他坐在棋盘前发呆,忍不住是挑眉催促道:“你发什么楞呢?赶紧猜子开棋!”同时他也在心里面暗自高兴:“还没开始下棋就傻了?你小子还真是有够怂的呢!不过这样才好,你越是丢脸,我就越是加分,哈哈哈哈…”要不是为了在林文志等人面前扮绅士装风度,他还真想要模仿曹来个仰天大笑三声呢。

 (推荐票过五万了,这都是大伙儿的支持!希望大伙儿继续投推荐票,让我们早破六万、七万甚至十万慨!)!。  m.UYiXs.Com
上章 花都兽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