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兽医 下章
第两百九十章 我真不是阳痿……
事实上,周晓川之所以不想去医院检查治疗,一方面是神秘能量已经将他身上的伤势给治疗了个七七八八,最多到明天,他满身的伤势就能够基本痊愈。要知道,他身上的伤可是相当多、相当严重,如果换做别人,哪怕是擅武当纯剑、一身修为极高的方老爷子,在年轻巅峰时期,估计也是撑不住当场就要挂掉的。当然了,要是方老爷子有一剑在手,纵然是面对着六头凶猛的东北虎,他也不可能会受这么多、这么重的伤…而另外一个不愿去医院检查治疗的原因,则是因为他现在正处于【虎威】能力的副作用期间,那话儿正疼着呢,虽说这只是暂时的,也就只会瘿个二十四小时,但问题是,这事情毕竟很丢人,一旦被医生给查了出来,他这脸该往哪里放?二十来岁就瘦…这尼玛不惹来一堆的非议才怪!说不定,就会有人怀疑自己是夜夜笙歌掏空了身体。

 更何况,林清萱还在身边,要是让她知道了这件事情,还指不定会怎么想呢”

 还好,周晓川的这些担心最终都没有成为现实。

 在医院里面进行了详尽细致的检查后,周晓川最终得到的结论是:“除了一些轻微的擦伤、挫伤之外,并无其它大碍。”甚至那个给他看病的中年医生,还难得的开了句玩笑:“你这身体,是我见过最健康的,各项生理指标都跟教科书里面的数据一模一样…我说,你该不会是照着教科书来长的吧?”

 听到周晓川的身体没有大碍林清萱长松了一口气同时心头也有些纳闷:“我先前明明是看到晓川受了蛮重的伤,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轻微的擦伤、挫伤了呢?难道是我看错了不成…”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周晓川〖体〗内淌着一股拥有极强治愈效果的神秘能量。

 就在周晓川跟林清萱要告辞离开的时候,那个中年医生突然冲周晓川使了个眼色趁着林清萱没有注意的时机,将一张处方签到了他的手中:“小伙子你可不能够再像以前那样花天酒地,得一段时间的才成了!这张处方中的药,都是强肾壮治疗你这个疥的。我知道,得了这个病的患者都不希望让自己的老婆和女朋友知道,所以我悄悄将这方子给你待会儿下楼后,趁你女朋友不注意赶紧去药房取药,回去后抓紧时间吃吧。只要你按时服药、并锻炼身体的话还是能够重振雄风的,毕竟你才二十来岁,还年轻…”

 周晓川看了眼手中这张处方签,又看子眼‘好心,的中年医生,神情在瞬间变得极为丰富,犹豫了一番后,最终还是开口低声说:“其实,我这并不是痿…”

 中年医生点点头,一脸理解的表情:“嗯,嗯,不是痿,我懂得,我不会给你女朋友说,放心吧。”

 懂…懂你妹啊!

 周晓川彻底无语了。

 看到中年医生挤眉弄眼的表情,周晓川就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解释都没用了,只能在苦笑子两声后,一脸无奈的将那张处方签揣进了兜,想要在走出诊室后,再找个机会扔掉。

 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刚刚走出这间诊室的时候,林清萱便一脸狐疑的凑了上来问道:“晓川,你跟那个医生在诊室里面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呢?”

 鬼鬼祟祟的是那个医生,我一点儿也不鬼祟好吧”

 周晓川突然发现,刚刚那个医生单独将他留下,并没有起到保密的作用反而还有点盖弥彰的意思,但他又不能够责怪那个医生,毕竟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只不过是好心办了错事。

 “没”“没什么。”周晓川干笑了两声,拽着林清萱就要离开这里:“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这医院里面消毒水的味道实在太刺鼻了,熏得我有些头昏。”

 林清萱一脸的鄙夷:“爱宠之家里面也有消毒水味道的好吧,我说你这岔开话题的功力实在太低了川…”同时将手伸到了周晓川面前,说道:“拿来吧。”

 “拿什么?”周晓川不由的一愣。

 “还能有什么?刚刚那个医生给你的东西呗。别以为我没有看到,我这视力可是相当敏锐的。”林清萱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哼哼着说:“他将你单独留下的时候,我就已经起了疑心,随后你们两个的动作也太大了些,一点都不隐秘,我就是想看不到都难。要知道,我抓的每一个小偷,动作都比你们来的隐蔽。”

 呃…我们和小偷,似乎没有什么可比**?

 周晓川忍不住苦笑了起来,就在他想要找个理由糊弄过去的时候,林清萱的手却是直接伸进了他的兜,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将那张处方签给掏了出来:“咦,处方签?奇怪,那个医生干嘛鬼鬼祟祟给你一张处方签?唔…这上面的药,好像都是强肾壮的啊?这是给你开的?你为什么要吃这些药?”身为一个武者,林清萱也懂一些简单的医术医理,一眼便认出了这张处方签上‮物药‬的功效。

 “呃…这只是个误会而已。”周晓川伸手想要将处方签给夺回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林清萱却看到了处方签诊断那一栏里面写着的两个字,先是一愣,随后就睁大了一双眼睛不敢相信的看向周晓川:“痿?你患了痿?”

 周晓川一听这话就急了,连忙解释道:“不,我不是疾,他这是误诊,误诊!”因为着急解释,他说话的声音不由的大了几分,这条原本还有些喧嚣吵杂的医院过道,竟是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落到了周晓川身上。在这一道道的目光里面,既有同情和惋惜,也有鄙夷和不屑,当然也少不了幸灾乐祸。

 “哎,这么年轻就痿了,真是可惜啊,人牛的乐趣也少了许多…”说这句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头发谢顶了的中年男子。很显然,他应该也患了相同的毛病,要不然这语气里面,也不可能透着一股同病相怜的气息。

 “看这年轻人的模样,也就是二十来岁吧,怎么就疾了呢?到底是的灰飞烟灭了呢,还是被漂亮女朋友给榨干了?不管怎么说,这人呀,就是不能够仗着自己年轻逞强胡来,要不然,等年纪大了,想要再‘活动活动”都只能是有心无力…”几个很的大妈聚在一起对周晓川指指点点、窃窃sī语。然而,也不知道她们是天生大嗓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们窃窃sī语的声音稍稍有些大,刚好是让这条过道里面所有人都能够听得见…

 边”这尼玛也太丢人了啊!

 被众人指指点点、评头论足的周晓川,臊的脸都红了,真心想要扯开嗓子冲这些人吼上一声:“哥们我的痿是暂时的,二十四小时后就又是一条顶天立地的好汉!”他最终还是没有将这番话吼出口,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说了这话也没人会信,指不定还会闹腾出其它的麻烦事来。唯一让他感到庆幸的,是这家医院里面没有人认识他。所以,他在第一时间便拽着林清萱狂奔出了医院。

 直到坐进了奥拓车后,周晓川这才长松了一口气,刚刚那种被人当‘熊猫,看的感觉,实在是糟透了。

 等他顺了气后,林清萱这才眉头微皱的说道:“晓川,你不会真的痿了吧?”本来她是不太相信,但周晓川这过jī的反应却是让他起了疑心。

 周晓川急忙否认:“怎么可能?我好着呢…”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清萱的手就直接伸进了他的裆,握住了那软趴趴的玩意儿。这在平里稍加刺jī就会一柱擎天的玩意儿,今天却是任凭林清萱的手怎么刺jī、挑逗都没有反应,一直保持着软趴趴的状态。

 这下子周晓川傻眼了,他就算是想要否认也否认不掉。想通后,他干脆承认道:“好吧,我的确是痿了,不过这痿只是暂时的,最迟明天下午就能够恢复正常…”

 林清萱并不相信周晓川说的话,开玩笑,谁家的疫是说什么时候好就能够什么时候好的?她皱着眉头,一脸关心的说:“你怎么突然就痿了呢?之前你不是还好的吗?好几次都差点儿没把我给折腾sǐ…意识到说漏了嘴的她,脸猛地红了起来。

 周晓川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来解释这件事情,只能是苦笑着含糊其辞:“这个…呃,是个意外,没错,都是意外…”

 倒是林清萱帮了他的忙,皱着眉头想出了一个解释:“难道是你在练武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不成?”

 在这个时候,周晓川也只能是顺着她的话说:“呃…没错,就是在练武的时候出了岔子,所以才造成了暂时痿,休息个一两天就没问题了。”!。  m.uYixS.com
上章 花都兽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