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兽医 下章
第三百零六章 出人意料的暴走
袁焕山说这话的语气,让洛川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而他身边的那六个男子则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哄笑着回答道:“做什么?难道你的眼睛长到脑袋后面去了吗?就看不出来我们是在这里玩弓猎么?”

 “就你们这样也配叫弓猎?想要玩弓猎,就拿着弓弩和猎刀进深山去啊,在这里欺负狗算个的弓猎啊…”说话之间,袁焕山脚下的步伐却是半点没有减慢,一步步的近洛川和那六个持弩男子

 就在这个时候,洛川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凌厉杀气从袁焕山身上迸发出来,这让他周身的汗瞬间就竖立了起来,厉声喝道:“姓袁的,你想做什么?给我站住!”

 “去你妈的!”袁焕山一声暴喝,双足突然在地上一点,整个人如下山猛虎一般,气势汹汹的扑向了洛”

 这个变化来的太过突然,出乎所有人预料!

 谁也没有想到,袁焕山居然会突然对洛”发难!

 “这是怎么回事?袁焕山该不会是疯了吧?”所有人的心中,都闪过了这样一个疑问

 袁焕山真的疯了吗?当然没有!他突然暴起攻击洛川,都是有原因的

 自从袁焕山来到省城,接触到了这个洛”后,对方便一直摆出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不仅开口闭口管他叫‘袁小子”言语间还多有冷嘲热讽之意,并且开出的合作条件极为贪婪,当真是想要将他们袁家当成冤大头来宰

 要不是自己家族急于进入省城市场,要不是在来省城之前自家老爸千叮咛万嘱咐要收敛火爆脾气,只怕袁焕山早就已经发作翻脸了,又怎么会一直忍着怒火陪着笑脸到现在?

 洛”虽然是省城里的地头蛇,但袁焕山还真不怕他

 强龙不过地头蛇?!蛇就是蛇,永远都斗不过龙!

 当然,洛川恶劣的态度以及贪婪的胃口只是因,真正的导火索,还是这些家伙以杀狗来取乐的残忍行径如果说,袁焕山没有来到这里、没有看见这一幕的话,或许他还会为了家族利益继续隐忍下去,但当他看见那一条条身上着箭矢,或是死去或是惨叫哀嚎的狗后,心中的那个火药库瞬间被点燃“轰,的一声爆炸了

 袁焕山这辈子最痛恨狗的人,因为他这条命就是狗救回来的

 事情发生在十五年前,还是一个十来岁的头小子,跟着父母一起在袁家老宅生活而袁家老宅,就坐落在莹峰山的山脚下面一方面为了改善伙食,另外一方面为了磨砺武艺,袁焕山经常带着那条他从小养大的守山犬一起,进到莹峰山深处狩猎别看他那时候只有十来岁,一身本领在袁家同辈人中已属佼佼,就算跟长辈过招也不落下风,所以对他独自进山狩猎的行为,袁家的长辈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甚至是乐见其成,毕竟跟野兽之间的搏斗也是实战,这实战经验多了,实力修为自然也就能够涨的上去

 然而,就在一天袁焕山领着守山犬进入莹峰山深处狩猎时,却遭遇到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因为前面几天雨绵绵的天气已经留下隐患,所以这场暴雨的到来,直接就引动山体滑坡造成了一波泥石即便那个时候的袁焕山,已经是一个实力不弱的国术高手了,可在自然灾害面前,却仍旧是相当的弱小,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滚滚而下的泥石给冲翻在地,瞬间掩埋

 倒是他的那条守山犬,提前预知到了危险临近,及时跃到了旁边一块大岩石上面,险险躲过了汹涌的泥石然而,侥幸躲过一劫的守山犬并没有独自逃命,而是冒着生命危险留了下来,跑到袁焕山被掩埋的地方,跟疯了似的用两只前爪拼命挖掘后来,它愣是靠着自己的这双爪,硬生生的将袁焕山从泥石中给挖了出来,救了袁焕山一命可它自己,却因为这场疯狂的挖掘,将两只前爪给磨的血模糊,甚至连骨头都了出来最后因为伤势过重失血过多,它死在了送往宠物医院的路上…

 从那以后,袁焕山就再也没有养过狗同样也是从那以后,袁焕山只要一看到狗的事情,便会血气上头、怒发冲冠,直接进入暴走状态

 不过,进入了暴走状态的袁焕山并非是在蛮干事实上,他先前发给袁焕文的短信,就是让袁焕山领着人赶过来增援只不过,那个时候袁焕山还不清楚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只以为今天会是一出‘鸿门宴”需要提早做准备,才不会落了下风被动挨打

 当然了,袁焕山选择在援军赶到之前发难,而不是等袁焕文领着人到了后再开打,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周晓川

 在此之前,袁焕山虽然知道周晓川有一身不弱的国术功夫,却并不清楚他的国术功夫有多高口直至先前见到周晓川挥手扔出六枚石子的‘极高明暗器手法,后,方才有了一个大栅的估计在他看来,周晓川的实力,应该是不在他之下既然有这么一个强力奥援在旁边助阵,他也就不必怕洛川这帮人了

 这些日子的调查,已经让他摸清楚了洛川的底细,这个家伙虽然是省城的地头蛇,但本身并不会国术,手底下虽然有几个国术高手,但都没有在此处现身即便他们埋伏在这里,以自己和周晓川联袂的实力,撑到援军赶来还是问题不大

 眨眼间的功夫,如暴怒猛虎般的袁焕山,就已经扑到了洛”面前他的两只手捏成虎爪状,分别抓向了洛”的咽喉和心脏这两个要害部位

 袁家的拳法多是以模拟野兽为主,而袁焕山此刻施展出来的,正是袁家拳法中杀伤力最大的猛虎十三式之夺命虎爪

 毫无疑问,一旦他这两爪抓实了,洛川的下场必然会是相当凄凉并血腥的!

 洛”虽然不是国术高手,但毕竟是在道上混了多年,反应速度相当之快,就在厉声喝止袁焕山的时候,他右手飞快伸入间拔出了一把

 砰一

 这么近的距离,洛川甚至不需要瞄准,掏出后立刻就扣动了扳机

 然而,袁焕山对此也是早有预料,就在洛川伸手入怀的时候,他便猜出了对方的打算,及时侧身避开了要害部位,但左肩还是中了弹,使他前扑的势头微微一缓

 也正是这一缓,让洛”及时后撤避开了袁焕山致命的两爪

 惊魂未定的他,立刻高声叫道:“都他妈愣着做什么?这家伙已经疯了!搞死他!他要不死,我们就得死!”他这番话,既是说给自己手下听的,同样也是说给旁边那六个持弩男子听的

 可惜的是,这六个持弩男子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一个个竟是被吓呆了,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倒是洛川身边的四个保镖,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纷纷拔出来想要杀袁焕山

 纵然是面对着五把,袁焕山仍旧是不闪不避,如搏命的猛兽般扑向洛”竟是摆出了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事实上,处在五只口下的他,已经是避无可避,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了周晓”的身上

 “周哥呀周哥,我这次是死是活,就看你了一一你可千万不能够让我失望啊!”幸运的是,袁焕山这一回赌对了!就在洛”和他四个保镖即将扣动扳机的时候,五支箭矢挟着凄厉破空劲响声飞了过来,瞬间就穿透了他们持的手腕

 这五支箭矢,正是周晓”从那几条幸存的狗身上取下来的,倒也算得上是一种变相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啊一一!”

 凄厉的惨叫声中,洛”和他四个保镖的落到了地上

 洛川怎么也没有想到,貌不惊人的周晓川会是一个国术高手,更没有想到,自己会栽在他的手势

 几乎就是在五把手落地的同时,袁焕山再度扑到了洛川面前,这一次,他没有再施展虎爪,而是直接一记重拳轰在了洛”的面门

 这一拳,不仅是将洛川打的鼻血、牙齿横飞,也将他给撂翻在地

 袁焕山也是得势不饶人,在摆平了洛川后,立刻又冲四个手腕负伤的保镖发起了猛烈攻势

 这四个保镖虽然都有着一身功夫,但跟袁焕山比还是差远了,更何况此刻有一只手受伤,战力下降严重,竟是被袁焕山给打的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洛川在此地的另外十几个手下,却也在这个时候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虽然他们的手中并没有,但都握着一把明晃晃的砍刀嗷嗷怪叫着,就要挥刀砍向洛川,救出自家老板和同伴

 可就在最前方那三个人的砍刀刚刚举起时,一个快如鬼魅的身影突然从旁边急速飞奔而来,扬起右腿就是一记漂亮的鞭腿,狠狠在了最右边的那人身上,愣是将他给的横飞了出去,撞到了左边的另外两个同伴。  M.uYixS.com
上章 花都兽医 下章